飘天文学网 >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十六年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十六年后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时光悄然流逝,树叶枯败荣华,深山不知岁月,一颗参天大树下,一道身影盘坐在地。

        距离项凡尘吞噬申公屠,凝聚箭道已经过去十六年。本来他以为最多一年,自己便可以凝聚箭道,但是他却高估了自己,或者说低估了箭道,虽然万道同归,但是各道自有所短,皆有所长。

        箭道的凝聚难度丝毫不在剑道之下,项凡尘凝聚剑道之所以那么迅速是因为他的剑道底蕴深厚,只差临门一脚。

        箭道却是他的短板,即使吞噬了申公屠,箭道的底蕴也远远及不上剑道。

        十六年来,项凡尘不断整理吞噬得来的东西,力求走出自己的道路,同时参悟其余大道,但是进度却并没有那么喜人。

        大树下。

        项凡尘身上盖满了树叶,密密麻麻,已经基本看不出人形,与其说大树下是一个人影,不如说是一堆树叶。

        叶堆之中,项凡尘气息若有若无,整个人处于入定的悟道状态。不远处,葱葱郁郁的草木间几只灰白的野兔在吃着嫩绿的草尖。

        入定的项凡尘为了不被打扰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使得凶猛的野兽与妖兽不敢靠近。

        但是最底层的兔子却几乎感知不到这种气息,因此这片没有野兽的地域,也成了一些小动物的乐园。

        “沙沙~”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惊到了正在进食的小兔叽,兔叽短腿一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逃离现场。

        “咻~”

        兔叽速度虽快,但还是慢了一步,一道身影从树林之中窜出,后发先至,一把捏住了它命运的长耳朵。

        一个穿着蓝色长跑的男子出现在兔子所在的位置,男子极为年轻,长相帅气,手里正捏着兔子的长耳朵。

        在空中无助的蹬了蹬小短腿,发现无法着力之后,小兔几放无奈的弃了抵抗。

        “哇,好可爱的小兔子。”

        又一道碧绿的身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是一个身着翠绿色长裙,同样年轻,长相明眸皓齿的小姑娘。

        “霖霖,给你!”

        男子伸手将兔叽递了过去。

        “谢谢安然哥!”

        小姑凉蹦蹦跳跳来到男子身边,伸手接过兔叽,将其抱在怀里。

        抚摸着手里的兔子,少女抬头看向面前的男子,眼里有爱慕闪过。

        “安然哥,我们回去了吧!这里离家里的寨子太远了。”

        “好的,霖霖!不过咱们进山走了这么久,先休息一下吧!”

        男子说着,取下水囊递了过去:

        “再喝口水吧!”

        “谢谢安然哥!”

        少女接过水囊小小的喝了几口,又将水囊递了回去。

        “安然哥,你也喝两口吧!咱们休息一下就回,今天出来玩得真高兴,谢谢安然哥陪我出来玩。”

        看到少女饮下自己递过去的水,男子眼里心里一丝不忍,若她不是滕青山的女儿该多好。

        很快,男子将心里的不忍压下,看向少女,眼里有着仇恨的火花。

        “不用谢我,既然你喜欢就好好玩吧,以后就没有机会在玩了。”

        “安然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滕洪霖看向面前这个自己爱慕的男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自己父母曾经提醒过自己,可是滕洪霖并没有放在心上,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在她眼里,安然哥是完美的,是爱自己的。

        “就是我所说的意思,你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看这里的风景,没有这可爱的兔子玩了。”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器,一拉引线,将信号弹放了出去。

        “咻~”

        一颗信号弹冲天而起,轰的一声,炸响天空。

        这里是大延山深处,除了跟在自己身后埋伏起来的人,男子也不怕别人发现。

        “安然,你。。怎么会?”

        “怎么会?要怪就怪你爹滕青山,怪你是仇人之女!”

        樊安然越说越激动,头上青筋暴出,说到最后已经是怒吼。

        “仇人。。之女?也就是说你从头到尾都是在骗我?”

        爹,娘你们是对的,小霖错了。

        滕洪霖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心里仿佛刀割一般的疼痛,既是因为自己看错了人,也是后悔自己没有听父母的话。

        滕洪霖脚下一动,就想要逃离,虽然滕洪霖平常不怎么用功习武,但是在滕青山的管教,以及耳濡目染之下,滕洪霖实力不差,实力还在樊安然之上。

        “啪!”

        可是滕洪霖并没能逃离,而是脚下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手里的兔子也乘机跑掉了。

        “水里。。有毒?”

        对方果然预谋已久,早就在水囊里的水里下好了毒。

        “不错,是有毒,是软骨散!”

        樊安然看了一眼逃离的兔子,将手里的水囊丢了出去。

        “软骨散?”

        滕洪霖努力的想要站起来,踉踉跄跄的退到参天大树边上,扶着树木才能站稳。

        “不错,这毒,无色无味,也没有什么毒性,只是会让人暂时武功全失,手脚酸软无力。”

        说着樊安然看向树林后方,一群人已经围了上来,还带着一个特殊金属制成的囚笼。

        “安然,你这次抓到滕青山的女儿,立了大功了。”

        一群人,很快来到樊安然身边,看向滕洪霖的目光之中带有仇恨。

        看着围上来的众人,滕洪霖目露绝望,从怀里掏出一枚霹雳雷珠。

        “爹,娘,红霖错了,我们来生再见!”

        说着滕洪霖就要引爆手里的雷珠。

        “遭了,这滕洪霖要自杀。”

        “快,拦住她。”

        “滕洪霖乃是我们的重要筹码,千万不能让她死去。”

        一群人快速向着滕洪霖奔去,欲要阻止滕洪霖。

        只是他们距离滕洪霖颇远,万全来不及阻止。

        “轰~”

        下一秒,一支利箭虚影冲天而起,直达天际,利箭浩大古朴,带着无匹狂暴的气势。

        利箭冲天而起之时,滕洪霖手里的霹雳雷珠也轰然爆裂。

        “这是哪家小姑凉,这么可爱要自杀啊?”

        下一瞬,一个身影出现在书影的另一侧,手里拎着一个神色有些呆滞的姑凉。

        身影正是在此闭关的项凡尘,而他手里的自然就是滕洪霖。

  http://www.piaotian5.com/book/10480/79351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