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美时代 > 8、你是魔鬼还是秀儿

8、你是魔鬼还是秀儿

        万长生回到学校才八点过,这回他就知道绕开宿舍门,不从女生寝室那边经过,直接顺着电梯上楼回到寝室。

        付仕亮和丁晓鹏依旧在埋头作画,只不过他俩练习的就都是速写了。

        相互画对方的坐姿,几分钟就能完成那种,然后还叫对方换个姿势。

        丁晓鹏先瞥见万长生腋下的范本:“买这么多干嘛,一两本看看规律就行,道理都是一样的。”

        真诚待他,万长生就认真作答:“博采众长嘛,都看看,兴许能找到各有各的特点。”

        丁晓鹏做个鬼脸,但讽刺的话终究没出口。

        你个才画了一天的新手,还敢说什么博采众长?

        要是能总结规律特点的话,那都是能当老师的水准了。

        付仕亮则关心内容:“素描的三本,色彩的五本,为什么没有速写的呢,其实对于所有考生来说,最难的就是速写,我们每天都要花一两个小时的课外时间来练习,这个必须手熟,熟能生巧!”

        万长生看了几分钟他们画的速写,忍住了指点的冲动:“我……还是先把最基础的素描和色彩画好了再说吧。”

        丁晓鹏终于没忍住:“好?我们画了三五年都没敢说个好字!”

        不是怼人,实在是有点对菜鸟的不知天高地厚头疼。

        付仕亮也笑:“对啊,有些地方说画好了的意思是画完了,但在我们考生里面,千万不要这么说,老师怼你一句,我都不敢说画好了,你有什么资格,那就尴尬了。”

        万长生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行当还有这句禁语。

        不过确实是有道理的,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字画这种东西谁都不敢说自己写画得十全十美。

        谢过两位室友,万长生就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开始老僧入定般的翻看初级教材范本画和分步骤讲解了。

        两位室友频频行注目礼,可能都有点怒其不争吧。

        绘画是门手上技艺,哪有闭门造车只看攻略的,必须得上手练啊!

        这家伙是没救了。

        离开家的第一天晚上,万长生睡得不怎么好,四人寝室有点嘈杂,磨牙的、打呼的、走廊上走动的脚步声,都让他辗转反侧。

        出门方知在家好。

        万长生的脑海里面没有忐忑、新奇和慌乱,只有赶紧把这劳什子文凭拿到的简单念头,太想念家里那安静自在的生活了。

        他很清楚只有方向明确,思路简单,才能稳准狠的达到目标。

        体现到现如今的情况下,就是第二天一早,万长生无惧所有人的围观,教室门打开以后,他自己坐在简单的石膏几何体面前,就开始按照昨晚总结的内容开始绘制素描。

        没错,到万长生这里就得用上绘制这个词。

        听着就很像勘测勘察的科学味儿。

        补习班比正规美术院校还要管得严格些,但学美术就是散漫,没有标准的上课铃声跟正儿八经的开课氛围,老师把今天要画的几样东西摆好,组成静物,乱七八糟的各顾各捧着画板就开始吧。

        可今天,从陆涛还没来,所有人进了教室就挤在万长生这个角落后面了。

        目瞪口呆的看他绘制,而不是作画。

        听听,作画,这俩字应该是唐伯虎拿起刷香油……哦,不,是拿起蘸满墨汁的毛笔那种飘逸洒脱的感觉吧。

        万长生不是,他依旧是那身黑色夹袄,衬着那圆寸头,埋首画板上,用写字抓铅笔的动作拿着笔从画纸的边角开始。

        像个在地里对待庄稼的农民。

        补习生们只要探头看一眼,就挪不开。

        刚开始还有人忍不住讽刺:“有这么画画的吗?大关系都不交代,就开始从局部作画?”

        这是个基本生活常识,任何成年人做事都应该是先把大框架弄出来,再做好每个局部,先有计划才能适应各种变化嘛。

        画画如人生,也是这个道理,看看所有行家画画,都是唰唰唰的先把要画的东西,在整张画面勾勒出个大概的草稿形状,再一点点加深细化各个部位。

        这就叫先有大关系,再有局部,最后根据总体效果,收拾调整下整幅画的主次关系,才算是完整的作画。

        总分总的关系,不光在写作文的时候,画画也一样。

        可万长生不是,他就像写作文那样写字,从画纸的边角开始,其他部分全都是雪白的,他直接从边上这样如同打印机出图似的,一点点出来就是完整的黑白灰明暗交错画面!

        所以还有人接腔:“对啊,这画什么画,物体之间大小比例关系,黑白关系,全都乱得一塌糊……”

        可不过一两分钟,讽刺、嘲笑、揶揄的声音就销声匿迹。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

        后面进来还提着早餐的学生,受到这种环境气氛影响,也都蹑手蹑脚的跟着探头看,当然也跟着凝固。

        因为那画面上出现的物件,精准明晰!

        先轮廓,再明暗,阴影加深……

        大小比例关系就跟尺子量过似的,前后左右空间关系,用光影黑白交代得清清楚楚。

        明明昨天看过他画这些东西还跟铁丝箍出来的一样,今天就像那静物立方体边上摆着的示范画册上一样,丰富多彩的各种光影明暗,线条编织得绵长细密,一支拿着铅笔的右手,就像机械绘图仪似的唰唰唰不停呈现!

        您说画画的笔为了画长线条是怎么拿的?

        对不起,不需要,万长生整个小臂都能悬垂着活动自如,线条比整个手腕甩开长多了!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就在这里,明明画纸那边还是雪白的空无一物,这边已经填满了成品的样子!

        现在所有人都不怀疑,当他那条手臂唰唰唰到另一边尽头的时候,整张纸恐怕就跟照片打印出来差不多了!

        这是什么画法啊!

        所有学生都看得有点呆滞,可又觉得哪点不对说不出来。

        丁晓鹏和付仕亮像见了鬼似的。

        他俩明明昨晚看见这货什么练习都没做,怎么睡了一晚就跟百变星君成了复印机!

        直接复印示范画册么?

        昨天那个女生探头想说什么,但又看着那打印出图的架势忍住了,只满眼放光的看。

        所有人都有点不敢出大气,生怕破坏了打印机工作,连默默掏出手机来拍的都是极少数。

        好想喊老师出来看看,这里有个魔鬼啊!

        完全不按照您教的步骤作画!

        太秀了!

        直到陆涛点头哈腰的陪着个长发眼镜走进来,皱眉:“上课时间都要……”

        他提着嗓门喊出来的声音,竟然都只影响到最外围几个学生,吐吐舌头散开,里面几十号人围着竟然一动不动!

        仿佛施了魔法那种凝固。

        长发眼镜脸色不见阳光那种苍白,瘦得皮包骨的颧骨高高,光看脸还有点仙风道骨,可一身皮夹克、宽松哈伦裤跟高帮皮鞋上到处都有颜料痕迹,抬手制止了陆涛继续驱散学生,也跟着凑过去,他个子不算高,哪怕有高帮皮鞋的跟,还得踮脚。

        然后他也就保持那种踮脚好几分钟,才带着忍俊不禁的表情收回来,跟旁边同样伸头的陆涛对视一眼,退回来,一直退到教室门口。

        陆涛腆着脸小声:“有天赋就是了不起哦……就像赵哥您一样。”

        赵哥笑:“我可没他这种天赋,不过他这技能树点歪了,幸好我来。”

        陆涛感叹:“您最多都只是来找曹哥,从来不看学生……”

        赵哥主要是退过来,反手把长发束在脑后用橡皮筋箍住:“本来老童叫我来,现在是我想来了,这小子挺有意思的,好了,你可以上课……”

        他直接绕开所有人,从前面走过去。

  http://www.piaotian5.com/book/12636/79241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