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天才纨绔 > 第1960章 群魔乱舞

第1960章 群魔乱舞

        “诸位师兄,可满意了?”江枫笑着问道。

        温别离与其他人面面相觑,待反应过来,江枫那话的弦外之音后,不免就是恼羞成怒。

        “江师弟,事关宗门,绝非小事,请务必以大局为重!”温别离沉声说道。

        “温师兄所言是极!”江枫认同点头,对温别离的说法,无比认可。

        “既然江师弟同样如此认为,为何偏生,故意避重就轻?”温别离的脸色分外难看,若非是忌惮于江枫,早就出手,强势镇压。

        “是啊,为何避重就轻!”江枫说道,仿佛自语,又仿佛是说给温别离等人听的。

        果不其然,诸人在听到江枫这句自语之后,各自的脸色,都是变得难看起来。

        没有谁是傻瓜!

        相反,正是太过聪明,所以往往,会做出自作聪明的行为。

        “江师弟,我等并无私心!”温别离寒声说道。

        自认是好言相劝,孰知江枫毫不领情,这让温别离愤怒不已。

        “说到底,只有师弟我一人有私心了。”江枫轻轻叹息。

        原本看在同门的份上,江枫却也不想,做的太绝,然而诸人步步紧逼,江枫又岂是好说话之人?

        “我江枫便是有私心,又如何?”江枫接着说道。

        这时候,江枫不再以师弟相称,就是划清与诸人之间的关系,若是温别离等人,还要依仗师兄的身份进行威逼,就也休怪他江枫翻脸不认人。

        “终究是到了这一步吗?”

        闻声,舒静?看江枫一眼,在心中默默叹息,但她打定主意袖手旁观,索性冷眼纵观全场,看一场好戏。

        “江师弟,藏书阁乃是天剑宗的藏书阁,莫非你是连根与本都要忘掉吗?”

        伴随着江枫话音落下,一道怒喝之声炸响,那是吴麟,大步上前,怒声叫嚷。

        “江师弟,你别忘记了,你所得到的,具是宗门所赐予,若是没有宗门,你谈何能有今天?怎能忘恩负义?注定为世人不齿!”

        又有一人站出,那是陆深,义愤填膺,捶胸顿足。

        继二者之后,其余诸人纷纷发言,听那般言论,仿佛江枫十恶不赦,非自戮不足以明志。

        “说完了?”江枫不为所动的问道。

        “江师弟,当初一星宗门的强者降临天剑宗,是谁为你挡下泼天灾难,难道,这么快就全部忘记了吗?”温别离幽幽说道。

        “现在呢?说完了没有?”江枫不紧不慢的说道,好似那漫天的诘责,都是耳边风一样。

        “要是诸位都说完了,我便来说上几句。”江枫说道,很淡然,丝毫不受影响。

        “藏书阁自然是天剑宗的藏书阁,宗门对江某有恩,此点江某一向铭记于心,不敢有忘。”扫视诸人一眼,江枫缓缓说道。

        “但天剑宗是诸多同门共同铸建的天剑宗,什么时候,成了尔等的天剑宗?”声音陡然转冷,江枫怒。

        “江师弟,你是认为,我们没有资格?”陆深说道。

        江枫大笑,反问道:“你认为有?”

        “那么程某呢?可有?”

        不等陆深回话,另有一道声音传来,旋即一道身影,撕裂长空降临而来。

        一眼看去,待那一张熟悉的面孔进入视线,江枫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副宗主!”

        “副宗主!”

        ……

        陆深等人,连连与来人打着招呼,正是天剑宗的副宗主程乾。

        江枫不言,在程乾出现之后,忽然明白过来,今日之事,并非是由温别离主导,而是由程乾一手主导。

        甚至可能,那背后主导之人,是天剑宗宗主柳真元!

        “江枫,你认为他们没有资格,那么,程某可有了?”转头望向江枫,程乾再度问道,索要一个答案。

        “不够!”江枫毫不客气的说道。

        若是在以前,面对这等强者,江枫或许只能给面子,但今时不同往日,但凡江枫不高兴了,程乾又岂有在他面前说话的资格?

        胆敢指手画脚,一巴掌拍死!

        “江师弟,你这是何必,天剑宗待你可是不薄。”程乾说道,遗憾叹息。

        “程副宗主这是在和江某讲道理?”江枫淡笑说道。

        “理不辨不明!”程乾说道。

        “话虽如此,程副宗主难道就笃定江某一定会和你讲道理?江某又凭什么要和你讲道理?”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几分,江枫笑着问道。

        “……”

        双眉微皱,程乾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枫。

        “江某抬手就能拍死你,你可服气?”江枫说道,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无比,一句话从江枫口里说出来,毫无烟火气。

        “……”

        程乾脸色骤然为之一变,因为,听江枫这话的意思,赫然就是,代表着江枫的立场。

        “不服?”

        脸上的笑容,突兀消失,下一个刹那,江枫出手了,右手手腕一翻,抬手就是一掌,朝着程乾拍了过去。

        这是无比随意的一击,可是以江枫目前的修为层次,再如何随意出手,都不是程乾能够抵挡的住的。

        “轰!”

        掌风像是天穹一样,覆盖在程乾的头顶上方,程乾根本连反应都是来不及,就是直接被江枫这一掌镇杀了。

        “这……”

        “不……”

        ……

        江枫强势无匹,抬掌镇灭一位副宗主,诸人都是脸色惊变,连连失语,谁也没有想到,江枫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所有人望向江枫的眼神都是变了,到这一刻,他们才是意识到,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何等不可一世的至强者。

        他们公然质问,意图羞辱,这等行为,与找死有何区别?

        所以,程乾死了!

        “你们有谁见过,强者与弱者讲道理的?”手掌收回,江枫漫不经心的问道,仿佛杀的不是一位副宗主,只是随手拍死了一只蚂蚁一般。

        “你们之所以还活着,正是因为江某念及同门之谊,如若不然,你们凭什么活着?”

        “还有谁要是不服,尽可站出来,江某必当一力成全!”

        江枫又是说道,一样云淡风轻的口吻。

        所有人都是噤声,程乾之死,无疑是平地惊雷,让所有的人都是惊震交加,尤其是陆深和吴麟,更是脸色惨白,无一丝血色。

        每个人都知道,江枫杀程乾并非没有因由,乃是杀鸡儆猴,但一掌镇灭的那一幕,所造成的冲击可想而知,谁人再敢忤逆?

        “你们真的让江某很失望。”摇了摇头,江枫顿感兴致寥寥,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而江枫杀程乾,的确是有因由,但并非他们所想的杀鸡儆猴,仅仅是由于,程乾是背后的主导之人罢了。

        仅此一个理由,程乾非死不可。哪怕柳真元当面,江枫也必杀程乾无疑。谁敢阻拦,谁就死!

        且程乾的死,极大的抑制了江枫的杀戮**,不然的话,死的可就不是一人,而是所有人。

        “师姐,走吧。”招手,江枫说道。

        舒静?点头,追随着江枫一起离开。

        “很痛心?”一会之后,舒静?戏笑着说道,一副看戏意犹未尽的模样。

        “师姐胸有成竹,想必早就猜到了此事。”江枫无可奈何的说道。

        “温别离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用在江师弟你身上,再合适不过。”舒静?不置可否的说道,不承认也不否认。

        “人一旦太贪心,就不可避免会犯错。”江枫淡淡说道。

        “只是我很意外,江师弟你竟然只杀一人。”舒静?说道。

        就算是江枫大开杀戒,舒静?也不会认为有什么不对,毕竟,每个人都在处心积虑的找死不是吗?

        既然是找死,那么江枫成全他们,反而是再应该不过。

        “还该杀谁?”江枫莞尔。

        说到底,包括程乾在内,无一人有资格入江枫的眼,杀一人或者全部杀掉,毫无区别,这也正是为何在杀了程乾之后,江枫的杀戮**会被抑制的缘故。

        对于江枫来说,碾死一只蚂蚁,毫无必要不是吗?

        “你还想杀谁?”舒静?却是问道,仿佛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好奇。

        “罢了。”江枫摆了摆手。

        此间之事,就当了去,往后天剑宗之事,再也和他没有关系,除了藏书阁,除了舒静?,以及,除了那个为他拼过命的司昙音。

        “司师姐?”

        想到这里,江枫心思微动。

        放眼天剑宗,舒静?都是超然于外的人物,自身今日大闹一场,舒静?既然选择置身事外,毋庸置疑,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可是司昙音不同!

        程乾的死,就算无人追究,也终究是会造成一定的后遗症,那样一来,将会让司昙音在天剑宗内的处境日渐艰难。

        “事情既然因我而起,怎能连累到司师姐。”江枫暗自说道,前往与柳真元相见。

        “程乾被我杀了!”在见到柳真元之后,江枫第一句话就是说道。

        “无妨!”柳真元平静说道。

        “有人提醒过我,杀一人,或许不够。”看向柳真元,江枫又是说道。

        “杀了我,这天剑宗,往后就全部都是你的责任。”听江枫这样一说,柳真元反而是笑了。

        然后,柳真元说道:“所以在杀我之前,你务必要想清楚了,是否打算留在天剑宗,成为天剑宗新一任宗主!”

        “什么意思?”江枫愕然。

        “实不相瞒,上一任宗主,就是我杀的!”柳真元直言不讳的说道,很直白,也很坦然!

  http://www.piaotian5.com/book/3368/7597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