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序的嘴角勾了勾,沉声道:“军务在身,请恕朱某不能开城,你说你有王刺史的军令,可有凭证?”

    刘裕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书函,又拿出了一块北府军的令牌,用细线捆在一起,一边的刘道规递上了一把大弓和一根长箭,刘裕把这些东西拴在了箭上,搭箭弯弓,一箭射出,这箭不偏不倚,直接钉到了朱序身后的城楼横梁之上,入木三分,仍然摇晃不已,这份劲道和力量,让看的人无不骇然。

    朱序却是平静如常,他早就见识过刘裕的本事,身边的护卫取下箭枝,把那信物与书信呈上,朱序看了一遍,点头道:“不错,确实是王刺史的公印,来人,开城,把这些壮士迎往城中西校场安置。刘壮士,还有请你来刺史府一叙。”

    一刻钟之后,刘裕,刘毅与何无忌三人,昂首立于朱序的刺史府大殿之上,这里早已经给改成了军营军帐的模样,书吏文员们在角落里奋笔疾书,仆役们抱着一堆堆的公文来回奔跑,正案前有一个很大的沙盘,上面尽是标注着中原一带的局势,全副武装十余员将佐,挎剑立于两侧,而朱序则正襟危坐于胡床之上,看着堂上的北府军三英,微笑点头:“果然是刘裕,刘毅和何无忌三位壮士,想当年老夫亲眼见到你们在淝水之战中横扫千军如卷席,今天却在这里得见。”

    刘裕微微一笑:“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些年朱刺史独守中原,辛苦了,王刺史听说最近并州有变,中原可能会有异动,所以特命我等前来支援。”

    朱序轻轻地“哦”了一声,说道:“既然是王刺史派你们来援,为何不按军队的模式装备,却是便装前来?我们这里一开始还把你们当成奸细了呢。”

    刘毅正色道:“朱刺史,朝廷并没有下令,让我等以军队的形式来支援你们,这次只是王刺史,或者说是刘大哥觉得中原危急,不愿意我们上次北伐的成果毁于一旦,这才在乡里召集了北府军中以前的老弟兄和其家属,前来支援,所以,并未携带盔甲军械。”

    杨佺期睁大了眼睛:“什么?!你们是私自前来?我的天,这可是聚众违令行为啊。”

    何无忌摇了摇头:“这位是杨将军吧,久仰大名了,我等此行,是上报过王镇军,并得到他的首肯的,并不是私自前来,因为事出紧急,等不及朝议,所以王镇军让我等先行前来,战具和军械如果携带,一路行军会影响速度,所以我等空手上路,只带随身刀剑弓箭以防身,等朝议下达,自然会有大批正规援军出发的,请将军放心。”

    朱序点了点头:“有王镇军的公函在此,不是私自聚众,杨副将,这里是军议,要慎言!”

    杨佺期勾了勾嘴角:“这么说,你们来这里是要用我们武库中的装备了?不过我可有言在先,洛阳城中的装备,本来只够我们守城部队使用,备用的甲胄和槊矛,多是以前秦军淘汰的旧装备,远远比不得你们北府军那精钢铠甲,百炼钢槊,你们要是用了不趁手,可不要说我们供应不周啊。”

    刘裕微微一笑:“既来之,则安之,城中的旧装备,我们可以先用,也请朱刺史能安排加紧赶制一些精良装备,可能这几天,就会有强敌来袭,这个时候,我们是风雨同舟,需要齐心协力。”

    朱序平静地说道:“这点老夫自会安排,只是老夫很奇怪,为什么在我们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敌军大举来袭的情报,只有苻丕的残军数千人,向洛阳西边的陕郡方向而去,当地的冯将军和郭将军也作好了应对,慕容永的军队现在还只是在黄河边,你们在后方却说形势危急,有什么是老夫不知道的吗?”

    刘裕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有充分的情报,可以证实,前荆州刺史桓温的世子桓玄,已经秘密地潜入了弘农和陕郡,他将调动这里的兵马,去追杀苻丕,所以,三天之内,这里将会成为不设防的地区,而慕容永的兵马,也会很快过河,穿过陕郡,直指洛阳。这就是我们来此的原因。”

    杨佺期的脸色一变,沉声道:“一派胡言,冯该和郭铨受朱刺史的节制,没有我们的命令,他们怎么敢擅离职守?”

    刘毅冷冷地说道:“如果是桓玄和朱刺史同时下令,杨将军以为他们二位会听谁的呢?荆州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桓家世子的话,可比朝廷的命令管用,他们只需要说是追杀伪秦皇帝,便宜行事,就可以对上面有个交代了。”

    朱序的神色凝重:“桓玄如果有此意,为何不来见我?要自行其事?他现在没有官身,这样搞说不定要掉脑袋,对他有何好处??”

    何无忌正色道:“朱刺史,桓温父子的心思,天下人皆知,桓玄现在在荆州有人望而无名份,要想名正言顺地掌控荆州,除非是现任的荆州刺史王忱保举他,所以,他必须要立下这个大功,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再把功劳转让给王忱,如此才能合作。您是豫州刺史不是荆州刺史,在这点上帮不了他,所以他不会来找你,而是直接找冯,郭二将,这二人都是他父亲当年的旧部,对桓家忠心,您应该非常清楚。”

    朱序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若是弘农陕郡的守军撤离,那必然门户洞开,我洛阳将成为孤城一座,传令,速速收缩附近各地的守军,集结于洛阳,并飞鹰传书荆州的王刺史,请他速命镇守襄阳的南阳太守鲁宗之,率部来援。还有,不管冯该和郭铨听不听令,都要给他们下令,要他们坚守陕郡和弘农,不得擅离。”

    两个将佐奔上前接过了军令,飞快地退下,朱序的目光落回到了刘裕的身上:“多谢你们这回把这么重要的消息传达,只是老夫有个问题,这些事情,为何王镇军不能通过飞鸽或者快马来报,而是要你们步行来传达呢?有何深意?”

章节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飘天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指云笑天道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云笑天道1并收藏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