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染济宁城【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染济宁城【求月票】

        一边叩首,汪冠一边大叫:“我愿意交代谁人主使算计督主,我可以作证,还请督主饶我一命!”

        陈礼眼睛一缩,虽然心中已经有所预料,可是当看到汪冠如他担忧的一般跪伏在楚毅面前的时候,陈礼仍然是禁不住心中一沉,气急道:“汪冠,你敢,你就不怕大人灭了你满门老小吗?”

        汪冠红着一双眼,转身冲着陈礼吼道:“他吕文阳以为此番我等失败,他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吗,真当楚督主是傻子,猜不到是他幕后主使吗?”

        陈礼指着汪冠气急,当即一口鲜血喷出,生生的被气的昏了过去。

        楚毅眼中寒光一闪,果不其然,其实在察觉到运河之上的异常之后,楚毅便在猜测究竟是什么人在针对算计于他。

        能够驱使这一条运河之上大小帮派为其所用的人寥寥无几,也只有那位漕运总督吕文阳了。

        漕运总督别看只是一地方官员,但是其执掌整个漕运,意味着大运河这一条大明命脉大半掌握在其手中,运河沿线的调兵之权倒也罢了,一两个卫所或许他可以私下调动,但是大规模的话必然要经过兵部以及五军都督府核准,除此之外,便是整个大运河的官船调派,这些皆归漕运总督过管辖。

        大运河之外也就罢了,可是但凡是依靠这一条大运河为生的人,可以说尽皆受到漕运总督的直接或者间接影响。

        否则的话,那些桀骜不驯的帮派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好说话,放着千万两纹银不去动,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做那出头鸟。

        “好一个吕文阳,竟然连督主都敢算计,此番定要将其抄家灭族!”

        曹少钦杀气腾腾尖声道。

        这次曹少钦可是差点丢了性命,几乎栽在那几名江湖一流好手的手上,要不是修炼葵花宝典,换做其他的一流顶尖强者恐怕已经被围杀至死了。

        “督主,您就饶我一命,我可以替你指证吕文阳”

        楚毅淡淡的看了汪冠一眼道:“本督主要杀他吕文阳,还需要你来指证吗?”

        说话之间,楚毅道:“曹少钦,方立,尔等且留下将银两卸船装车,辅助高凤镇守押送前往京师。”

        高凤眼睛一眯,守着大运河也不是没有好处,一者油水充足,一者消息灵通,别人不清楚,可是不久之前,楚毅在江南疯狂制造的几起血案已经传到了高凤耳中。

        高凤都没想到楚毅下起狠手来竟然如此之狠辣果决,就算是他陡然闻知的时候都禁不住一阵心中发寒。

        若非如此的话,高凤又怎么可能会在接到楚毅的求助之后第一时间点起兵马昼伏夜出潜行至济宁城外,说到底高凤是被楚毅的狠辣手段给镇住了。

        “楚兄弟,你这是准备”

        楚毅翻身上马,一甩大氅,冲着高凤露出一丝森寒的冷笑道:“楚某此去杀人矣!”

        看到楚毅那眼眸深处的杀机,高凤禁不住咽了口水努力的露出几分笑容向着楚毅道:“楚毅兄弟尽管前去便是,由咱家在,纹银定然安然无恙。”

        曹少钦实力不差,方立更是心思缜密之辈,再加上高凤统帅大军,光天化日之下,除非是某些人真的想要造反了,不然在这陆路之上,他还真不担心有人能够劫走纹银。

        “石魁,楚方、齐琥,点起人马,随本督主去抄家灭族!”

        “是!”

        随着楚毅一声令下,石魁直接点起人马,他麾下的精锐经过先前一场混战已然折损近三成,除了死去的近百人,尚有数十名伤者,不过还有一战之力者还有三百余人。

        三百余人豁然起身,转眼之间列队整齐,齐琥、石魁直接带上了汪冠、陈礼等人直奔着济宁城而去。

        济宁城依托大运河,虽然不如扬州、杭州这江南水乡繁华之地,却也比之北方许多城市要繁华的多。

        当轰隆隆的马蹄声冲进济宁城的时候,济宁城的安宁被打破,石魁亲自带队,犯官汪冠、杜文等十几名济宁府家族一门上下尽数被抓。

        楚毅亲自率人抄家,济宁知府汪冠家宅之中足足抄没出现银二十余万两之多,要知道他这知府不过上任三年而已,竟然靠着大运河攒下了数十万的身家。

        至于说济宁守备杜文家中也足足抄没出了十几万两纹银,但是相比知府汪冠,杜文家中现银不多,可是杜家名下的田地足足有三万余亩,可以说济宁周边的良田大半都在这些人手中。

        济宁府包括知府、守备、同知、通判、府经历、州判、教授等官员尽数被拿下,这些人家中至少都所处纹银上万两,田亩加起来更是超过了一万多亩。

        至于说济宁城中的商铺、酒楼差不多三成处在这十余名官员的名下。

        待到天色大亮,偌大的济宁城仿佛从沉睡当中一下苏醒了过来,然而当这些人如同往常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候却是发现一队衙役敲锣打鼓而过。

        “济宁知府汪冠、守备杜文等官员率军袭击钦差,意图谋反,今抄家灭族,午时三刻,斩首示众,宣示四方,以儆效尤!”

        这些衙役所过之处但凡是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一下子都懵了,一夜之间好像整个济宁城变了天一般。

        一名屠夫一脸愕然的拎着刀冲着对面一位顾客道:“我不会听错了吧,知府大人,守备大人他们要被处斩了?”

        对面那人也是一脸的呆滞,一巴掌拍在脸上道:“幻觉,肯定是幻觉啊!”

        然而衙役瞧着铜锣宣告四方的声音尚未远去,可以清楚的听到,众人对视一眼不由的齐刷刷的奔着法场而去。

        此时济宁城法场之上,以济宁知府汪冠,守备杜文等人为首,加上几家的家眷,足足上百人之多,愣是将济宁城的法场给挤得满满的。

        这会儿法场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跑过来看热闹的人,本来大家是不怎么相信的,毕竟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下子将整个城中大半官员给杀个精光的,但是当他们来到法场之所在的时候,亲眼看到昔日高高在上如知府汪冠、守备杜文等人狼狈无比的跪在那里,所有人都傻眼了。

        “天啊,真的是知府大人、守备大人啊,他们不会是真的去袭击钦差仪仗了吧!”

        人群当中,几名文人看到知府、守备等人被押在法场之上一个个神色变得无比难看,做为文人,他们消息自然灵通,不像这些百姓一般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事。

        他们不久前便听闻了楚毅在江南之地大开杀戒,大肆屠戮文人士子的消息,听了那些衙役的告示,这些文人心中恍然,他们倒是相信知府汪冠等人之所以冲击钦差,正是要杀了阉贼楚毅。

        但是看这情形,显然汪冠等人失败了。

        “这天杀的阉贼,他在江南杀了那么多人,如今竟然要在济宁城大开杀戒,他这是要一路杀京师吗?”

        “真是可惜了知府大人他们了,看来这一遭他们在劫难逃!”

        楚毅居高临下看着汪冠、杜文等人道:“诸位当真对得起天子啊,尔等不过十几家,竟然抄没出现银五六十万两之多,田亩超过五万亩,店铺、酒楼数十家之多,这就是你们为官之道,你们就是这么报效天子的吗?”

        在一些文人士子悄然传播之下,不少百姓知晓了楚毅的凶名,大家几乎是本能的对太监没有什么好感,结果不少百姓竟然有些同情汪冠、杜文等人,现在一听楚毅所道出的汪冠几人贪污的偌大的数目,这些百姓一个个都傻眼了,顿时群情激愤,不少人更是直接捡起地上的石子、杂物向着法场之上的汪冠等人砸了过去。

        对于这些平民百姓来说,哪怕是一两纹银在他们眼中就是他们一个月的花销了,现在楚毅竟然告诉他们,汪冠十几人家中足足抄没出数十万两纹银,这么多纹银从何而来,傻子都知道这是贪墨而来的啊。

        “贪官,贪官!”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一时之间四周对汪冠、杜文他们的喊杀声震天,就连先前在人群当中帮汪冠他们说好话并且抹黑楚毅的一些文人士子这会儿也被吓了一跳,连忙逃走,生怕遭了池鱼之殃。

        楚毅带着几分不屑看着面色惨白的汪冠等人,捻起令牌丢出道:“诸位请上路吧,记得下辈子莫要做贪官!”

        汪冠等人一个个剧烈挣扎咒骂:“阉狗,你不得好死!”

        一颗颗头颅滚落,济宁城为之变色。

        一夜之间,济宁城官场被楚毅屠了三成还多,可以说八品以上的官员死了七七八八,就剩下极少数声名不错的官员以及吏员。

        济宁城东厂据点除了主事费喜之外,尚且还有十几人,楚毅亲自施展移魂大法,自其中筛选出三名已经被人收买的番子清理了这一处据点。

        除了现银被押送出城交由高凤、曹少钦等人押送前往京师,至于剩下的田亩、商铺的地契则是吩咐留守的东厂人员负责后续处理。

        济宁城大门开启,楚毅率领石魁等人离去,只留下一片血色以及楚屠夫的凶名。

        一匹快马急奔而来,赫然是一名东厂番子,就见那东厂番子滚落于地,自袖口之中取出一封信道:“督主,此乃高凤总管传来的消息。”

        楚毅打开信封目光一扫,嘴角微微一翘看向被捆在一匹马上狼狈无比的陈礼道:“本督主却是要去会一会这位漕运总督,我倒是要看看,他就真的不怕死吗?”

        更新送上,求月票,打赏吧。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615/6531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