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三临南京城【1更】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三临南京城【1更】

        楚毅一方仗着船身高大,人马众多,愣是碾压了宁王叛军一方,只杀得这些仓促成军的宁王水军溃不成军,仓皇而逃。

        站立在偌大的战船之上,楚毅遥遥望着前方一片混乱的景象。

        江河乃至大海之上的碰撞不比陆地之上,就算是陆地上的精锐,如果说不通水性的话,一旦上了船,只怕也难发挥出几分战力来。

        所幸的是江南承平日久,就算是宁王费尽心机搞出了这么一支水师出来,可是比起楚毅早有准备情况下所打造出来的水师却是差了太多。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宁王水师大军当中有一部分士卒是由那些海商所提供的话,宁王水师也不可能在朝廷大军的冲击之下坚持上几阵。

        不得不说,宁王水师当中,一些极个别的战船所展露出来的实力还是相当之惊人的,别看楚毅所带来的大军人数众多,可是如果宁王水师都是那般的战力的话,怕是这一场水上大战,最后的胜负尚未可知呢。

        虽然说江南海商不少人选择了支持了宁王,但是这些人支持的力度显然也是非常有限的,至于说让他们倾尽所有的支持宁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楚毅要在他们身上割肉放血,逼得他们没有办法了,否则的话,在这些眼中只有利益的人的眼中,宁王造反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宁王造反对他们有利,所以他们才会选择支持宁王。

        如果有朝一日,宁王危及到了他们的利益的话,相信这些人一样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舍弃宁王,另选他人。

        水面之上一具具的浮尸以及燃烧着大火的战船,数十艘宁王水师大船,其中大半被直接俘获,一部分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同样也有几条船见机不妙先一步逃了出去。

        不过单凭逃出去的那几条船,除非是宁王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再聚集一支水师人马出来,否则的话,根本就阻挡不了楚毅所率领的朝廷大军出现在南京城外。

        如何处置俘虏,如何安置那些被俘获的战船根本就用不着楚毅来费心,不过是一个多时辰过后,船队再次起航。

        就在宁王于南京城举行登基大典的第二日,崩溃了郑启叛军的王守仁倾尽所有兵马,包括被俘获的数千叛军强攻南昌城。

        整个南昌城顿时显得摇摇欲坠,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攻破的模样。

        宜春王朱拱樤都亲自出现在城墙之上坐镇,甚至有几次攻上城去的朝廷大军都杀到了朱拱樤近前,但是却在朱拱樤的疯狂反攻之下,生生的将朝廷大军给挡在南昌城之外。

        从早晨一直到傍晚时分,惨烈的攻城战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意思,王守仁就像是打定了主意不攻下南昌城决不罢休一般,手下两万多兵马被其分成了几部,然后轮流攻城,丝毫不给城中叛军喘息的机会。

        虽然说宁王叛军靠着南昌城有一定的依仗,可是宁王手下的这些人马真的是良莠不齐,留守南昌城的兵马更是一群乌合之众。

        要不是靠着人多势众再加上有南昌城这么一座城池做为依仗,恐怕南昌城守军早就崩溃了。

        如果说南昌城中的守军乃是精锐兵马的话,上万之多的守军在守城的情况下对抗不过两倍多的攻城人马,那简直是不要太轻松。又何至于会像现在这般,城池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攻破。

        朱拱樤一身甲胄,在一众亲卫的护持下立于城墙之上看着那源源不断攻城的朝廷兵马,眼中闪烁着忌惮之色道:“疯子,王守仁他就是个疯子,这都足足一天了,朝廷兵马至少死伤四五千之多,他就不怕再这样下去,他手下的兵马就会崩溃吗?”

        朱拱樤几乎是气的破口大骂,谁让王守仁一心强攻,完全不给他们休息的时间,甚至在付出了大的伤亡的情况下都不肯罢手。

        距离南昌城差不多两里远正是王守仁麾下兵马驻扎之地,王守仁立于一座高台之上遥望南昌城方向。

        王守仁整个人如同一尊塑像一般站在那里。

        眼看着一波好不容易冲上了城墙的士卒再次被叛军反扑赶了下来,死伤数百人之多,王守仁心中便禁不住轻叹。

        如果可以的话,王守仁自然不愿意选择强行攻城这种下下之策。

        只可惜南昌城守军不管素质如何,但是这南昌城上上下下真的是被宁王给打造的固若金汤一般。

        几次劝降之下都没有丝毫的效果,也就彻底的断绝了王守仁想要从内部瓦解南昌城的抵抗的想法。

        做为宁王的老巢,宁王自然是下了极大的功夫,所以一时半会儿之间,王守仁想要自内部攻破南昌城自然是有些不现实。

        站在王守仁的身旁,王五偷偷的看了王守仁一眼,张了张嘴。

        一声轻叹,王守仁似乎是注意到了王五的小动作道:“差不多是时候了,传我将令,命令所有人一起攻城。”

        王五闻言不由一声惊呼,愕然的看向王守仁,显然是没有想到王守仁竟然会下令全军出击的命令。

        不过王五反应过来之后,不管心中怎么想,本能的肃然领命。

        很快在王守仁的命令之下,刨除战损的士卒之外,尚且还有一万余兵马被集结了起来如同潮涌一般向着南昌城而去。

        原本打退了朝廷一波攻击的朱拱樤陡然之间看到下方密密麻麻一片的大军心中顿时一惊。

        意识到这可能是王守仁的倾力一击,朱拱樤忍不住高声尖叫起来吼道:“所有人速速上城墙,若有违抗命令者,杀无赦!”

        朱拱樤披着银甲,竭力的吼叫,就见一队队的士卒涌上城墙,带着几分畏惧之色看着下方黑压压一片的大军。

        一架架的云梯搭在了城墙之上,这云梯的数目比之先前足足多了一倍还多,显然先前攻城的过程当中,朝廷一方隐藏了几分实力,这会儿却是将所有的实力都摆了出来。

        “杀,杀,杀”

        朱拱樤带领着自己手下的亲卫在城墙之上四处游走,砍杀着一名名冲上城墙的士卒。

        不得不说朱拱樤自身能力不算差,至少敢出现在这城墙之上杀敌,其他不说,至少这一份胆气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有的,倒也难怪宁王会将南昌城的防守交给朱拱樤,而非是宁王世子。

        遥遥看着城墙之上朱拱樤四处出击,斩杀了许多冲上城墙的朝廷兵马,紧随王守仁的王五不禁皱着眉头道:“大人,这宜春王还真的是不简单啊,要不是他坐镇的话,只怕南昌城早就被攻破了。”

        王守仁淡淡的看了宜春王朱拱樤一眼道:“朱拱樤便是南昌城的主心骨,只要朱拱樤死了,这南昌城也就破了!”

        啊!

        王五闻言不由的一愣,这会儿王守仁伸手将斜跨在马匹之上的弓箭取过,然后弯弓搭箭。

        只听得咻的一声,一支箭矢破空而去。

        正在城墙之上指挥士卒抵挡冲上城墙的朝廷兵马的朱拱樤突然之间心中生出几分寒意,下意识的向着城墙下看了过来。

        一看之下,朱拱樤不由眼睛一缩,本能的想要闪避,只可惜他到底是慢了一步。

        就见一支箭矢准确的没入了朱拱樤的胸膛之中。

        朱拱樤身子一软,双手努力的搭在城墙之上,目光落在了城下王守仁的身上,隔着十几丈虚空,二人双目对视。

        嘴角露出几分苦笑,朱拱樤眼前一黑,耳边传来亲卫的尖叫声,心中轻叹,南昌城完了!

        “宜春王死了,宜春王死了!”

        一阵呼喊声响起,原本在宜春王的带领鼓舞之下才勉强守住了城池的叛军陡然之间闻知宜春王战死,大家自然是不敢相信,下意识的向着宜春王所在方向望去。

        毕竟一直以来,宜春王便在这城墙之上督促大家抵挡朝廷大军,宜春王是生是死,大家一看便知。

        可是大家看去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那一道身披盔甲的银色身影,甚至城楼之上那一杆代表着宜春王帅旗的旗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一箭射断。

        “宜春王死了,大家快跑啊!”

        “城池破了,逃啊!”

        尤其是这个时候,几波朝廷兵马再度冲上了城墙,没有宜春王督战鼓劲,再加上宜春王战死给这些叛军所造成的心理冲击,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叛军士卒都懵了。

        突然之间有人高声大呼,于是这些士卒几乎是本能一般丢下手中兵刃转身就逃。

        连宜春王都战死了,他们又怎么可能守得住南昌城呢。

        正是在这种想法的冲击下,几乎大半的叛军放弃了守卫城墙,结果大量的朝廷兵马登上城墙然后占据了一段城墙。

        随着这些登上城墙的士卒稳住了局势,源源不断的士卒也随之冲了上来,终于城墙之上局势逆转。

        距离宜春王朱拱樤被王守仁射杀也不过是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而已,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南昌城城门洞开,朝廷大军兴奋的冲进了南昌城之中。

        王五紧跟在王守仁身旁,兴奋的大笑不已。

        城破的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朱拱樤被射杀之前,城池稳固,虽然说几次被攻上城墙,却是被一次次的赶了下去。

        身在王府之中的宁王世子虽然说素来同朱拱樤不对付,但是也不完全是傻子,他很清楚,想要守住南昌城,必然要依靠朱拱樤,所以他放开手将守城的任务交给朱拱樤。

        身在王府之中,宁王世子听着那隐隐约约传来的喊杀之声不禁皱着眉头,看了万锐一眼道:“万总管,你说宜春王他守得住南昌城吗?”

        万锐微微一笑道:“宜春王虽然性情孤傲了一些,但是能力还是有的,否则的话王爷也不会将南昌城交由他来把守。”

        宁王世子轻叹一声道:“希望他不要让父王失望吧!”

        正说话之间,一阵喧哗声传来,宁王世子不由大惊失色道:“万总管,快派人查看,到底是怎么一事!”

        这突如其来的喧哗声,莫说是宁王世子了,就算是万锐也禁不住眼睛一缩,都不用宁王世子吩咐,万锐立刻就命令身旁一名内侍前去查看。

        那名内侍还没有离开王府就见一名将领狼狈无比的冲进王府之中,远远的便道:“世子,世子,大事不好了,宜春王被王守仁一箭射杀于城墙之上,军心大乱,朝廷大军朝廷大军已经入城了!”

        “什么!”

        宁王世子闻言顿时心中一惊,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反应过来之后,宁王世子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拉着万锐道:“万总管,宜春王死了,南昌城破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万锐深吸一口气,尖声道:“世子殿下,老奴这便护持你离开南昌城,我们前去寻王爷!”

        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宁王世子连连道:“对,对,去寻父王,到了父王那里,一切就安全了!”

        很快一队王府亲卫便护卫者宁王世子出了王府直奔着另外一处城门而去。

        与此同时,朝廷大军也攻入了南昌城,整个南昌城陷落。

        宁王府前,一名将领一脸恭敬的向着王守仁道:“大人,末将等人迟了一步,宁王世子已经先一步逃走,不过宁王其他几子却是没有来得及脱身,包括宁王王妃等已然尽数拿下。”

        这名将领很是兴奋,本来大家对于攻破南昌城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可是在王守仁的带领之下,大家愣是攻下了南昌城。

        宁王身为反王,这南昌城就是其老巢,无论是宁王的王妃等亲眷,还是其麾下一众文臣武将的亲眷可都大多在南昌城当中。

        拿下南昌城绝对是大功一件,但凡是随同王守仁的大小将领即便是接下来不再立下其他的战功,单凭这一件军功,便足够获得朝廷的封赏了。

        王守仁微微点了点头向着身旁的王五道:“王五,传我将令,所有士卒严肃军纪,但凡有扰民者,定严惩不待!”

        四千字第一章送上,求支持吧。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615/65320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