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6.迟来的告别(上)

26.迟来的告别(上)

        这并不是泰瑞昂在死后第一次和奥蕾莉亚见面,早在近10天前,他们就在丘陵战场上大打出手过一次。

        不过那一次,泰瑞昂还穿着死亡骑士团的黑色盔甲,带着面罩,就连头发,都收拢在脑后,死后说话的声音也变得阴霾而沙哑,再加上那一次双方的冲突激烈,奥蕾莉亚虽然觉察到了古怪,但中途被泰瑞昂打晕,将她直接带回达拉然的法师卡德加也守口如瓶。

        泰瑞昂的身份没有暴露,但从那一次之后,他就有种预感,两个人迟早还会见面,而这种见面,是泰瑞昂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因为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奥蕾莉亚。

        在跨越死亡之后,就像是大部分亡灵一样,灵魂的残缺让泰瑞昂的情绪波动被压制到了最低点,虽然会说会笑,但更多的是出于习惯,强烈的感情也不该属于亡灵,回忆对他们来说都是痛苦的事情,更何况暴走的情绪

        上一次和奥蕾莉亚相遇,冰冷之心里涌动的那种怪异的,让人不适应的情绪让泰瑞昂回避着与她的见面,他甚至不愿意出现在正面战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有必须来奎尔萨拉斯的动机,但泰瑞昂更愿意做完自己该做,也是必须做的事情,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但命运的性格就是这么糟糕,在他完全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将奥蕾莉亚丢在了泰瑞昂面前。

        “泰瑞昂!”

        奥蕾莉亚翻身下马,在内心涌动的情绪操纵下,她上前几步,却被手持剑盾的图拉扬挡住,圣骑士警惕的看着对面的两名死亡骑士,他们是危险的!

        “奥蕾莉亚”

        泰瑞昂的嘴巴动了动,干巴巴的叫出了眼前这个女人的名字,但接下来要说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于是就又闭上了嘴,他没有感情的冰蓝色双眼和奥蕾莉亚的淡蓝色眼眸对视着,不到1秒,他就在黑暗中悄然的移开了目光。

        每一次看到那女人的眼眸,都会让他感觉到不舒服并不是厌恶。

        双方这种尴尬的对峙持续了3秒钟,由大骑士图拉扬打破了沉默,他上前一步,金色的圣光在手中的利剑和重盾上闪耀着,在他身后,10名训练有素的圣骑士也齐刷刷的上前一步,这种威胁让露米娜斯飞快的拉开了弓弦,活跃的死亡之力在她的双臂上绽放开。

        “你杀了加文拉德大骑士”

        图拉扬质问到,这杀气腾腾的问题,让泰瑞昂从那种诡异的沉默中被惊醒,他冰冷的眼神里跳动着一抹嘲讽,伸手在腰带上取下了一样东西,放在图拉扬眼前晃了晃。

        “我杀过的人很多,加文拉德只是没什么不同的那一个,不过我想,你真正想问的,是这个吧”

        那是那颗属于加文拉德,上面沾染着血渍的治愈圣契,是圣光教会的古老遗物,而本该无时无刻绽放光芒的它,在主人战死之后,就变得黯淡下来,作为战利品被泰瑞昂瞬身携带。

        “圣物!”

        图拉扬的黑白分明的眼眸紧缩了起来,第一批圣骑士被分别授予了不同的古老圣契,可以说,正是圣契造就了五大骑士与圣光紧密的联合,如同白银之手骑士团要填补加文拉德战死留下的空缺,就必须追回治愈圣契。

        而眼看着这圣契在泰瑞昂手中黯淡,图拉扬再也忍不住内心汹涌的怒火,他手中的利刃向下挥砍,整个人都在圣光的包裹中,朝着泰瑞昂冲了过来。

        “狂徒!把圣契还回来!”

        突然爆发的圣光在黑夜中如一盏明灯一样,这种高度聚合的圣光让刚刚复苏的露米娜斯阳痕感觉到痛苦,而泰瑞昂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了符文闪耀的重剑,在全身的死亡能量涌动中,精准的架住了图拉扬的这一击。

        灼热的圣光和暗红色的死亡能量在黑夜中碰撞着,两种绝对对立的力量泯灭之间,在黑暗中爆发出绚丽的火光,将两个人分别逼退两步。

        大骑士发出了一声战吼,在他身后,圣骑士们也挥舞着长剑重锤加入战场,而泰瑞昂看着双手上被圣光灼伤的伤口,他嗤笑一声,拉着露米娜斯就重回了黑暗的戴索姆废墟中。

        失魂落魄的奥蕾莉亚犹豫了一下,她已经认出了泰瑞昂,她已经知道,那一天在丘陵上屠杀了她的游戏部队的,就是以前的爱人这种记忆和现实的撕裂感让奥蕾莉亚万分痛苦,她反手抽出了背后的战弓,她要亲手抓住泰瑞昂,她要问个清楚!

        但就在奥蕾莉亚踏入废墟的那一刻,泰瑞昂冷漠的喊声在黑暗中突然响起:

        “圣光也许给了你们力量,很可惜,它给不了你们智慧”

        “你们又一次踏入陷阱了,勇士!”

        “轰轰轰轰轰”

        在13天前就被摧毁的战争废墟中,什么最多

        答案是,无人收敛的尸体!

        在圣骑士勇敢的踏入废墟之中的那一刻,他们也在毫无觉察的情况下,踏入了泰瑞昂的主战场,尽管一次性引爆小半个废墟的尸体是一种沉重的压力,但面对来势汹汹,而且占据着数量和质量双重优势的圣骑士们,泰瑞昂不得不这么做。

        超过30具尸体被同时引爆的场景是惊人的,但分散在小半个废墟里,威力也被减弱了太多,这只是血肉之躯,它并非炼金炸弹,实际上,如果没有针对加文拉德的陷阱那样的集中布置,死亡骑士的尸爆技能就更多的是被用于传染疫病,而并非直接伤害。

        不过在翻转于黑暗之中的血肉风暴和呼啸的死亡能量的遮掩中,悬浮于天空上的白骨狮鹫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泰瑞昂和露米娜斯的身边,死亡骑士一把抓起还有些愣神的小姐姐,翻身跳到了白骨狮鹫的背后。

        他从来都没想着在这个地方,和这些圣光勇士正面对抗虽然他们非常讨厌。

        但就在这死亡野兽展开双翼,飞入空中的那一刻,尸爆掀起的鬼祟黑暗,也被重新燃起的圣光撕破,泰瑞昂回头看去,11名圣骑士毫发无伤,圣光在他们的身体周围组成了金色的光盾,帮他们有惊无险的挡住了这一次突袭。

        这个发现让泰瑞昂的心沉了沉,显然,圣骑士们也在进步而且速度不比他的死亡骑士慢多少。

        “休想跑!恶徒!”

        眼看着白骨狮鹫要冲入黑夜之中,愤怒的图拉扬前冲了一步,将手里包裹着圣光的长剑狠狠的掷了出去,被圣光加持过的力量让长剑出手如呼啸的飞斧,在黑夜里划过绚丽的轨迹,狠狠的砍在了白骨狮鹫的身体上。

        “嗡”

        爆发的灼热圣光让这死亡造物的身体都开始摇晃起来,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有那么一瞬间,泰瑞昂能感觉到,这飞行的白骨狮鹫的虚弱灵魂都有些崩溃的征兆。

        “飞起来!给我飞起来!”

        死亡骑士双手摁在白骨狮鹫的脖颈上,将身体里的死亡能量注入这死亡造物之中,强迫它在痛苦中再次摇晃着展开双翼,原本坠向大地的白骨狮鹫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重新升入天空。

        “唰”

        就在狮鹫冲天而起的时候,一道飞爪一样的绳索从地面飞起,扣在了白骨狮鹫的爪子上,下一刻,奥蕾莉亚的身体被带着冲入天空,在图拉扬愤怒的吼叫声中,突破包围的死亡骑士飞快的消失在了天际。

        “追!必须要追上他!”

        大骑士翻身上马,朝着泰瑞昂飞走的方向赶了过去。

        不仅仅是加文拉德大骑士身死的仇恨,不仅仅是治愈圣契的重要,还有一些对于奥蕾莉亚的担忧,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个真正属于圣光的勇士,都不允许这战斗就这么轻易的结束。

        而在另一边,泰瑞昂很快就发现了狮鹫下方艰难的固定着身体的游侠,在看到奥蕾莉亚在黑暗的寒风中死抓着绳索的样子,他冰蓝色的眼中罕见的迸发出了一股怒火。

        “你来控制它!”

        他将手里的缰绳塞进了露米娜斯小姐姐的手中,新生的死亡骑士犹豫了一下,但感受着泰瑞昂周身涌动的死亡能量,和他不再稳定的情绪,她还是乖乖的服从了命令。

        “啪”

        泰瑞昂甩出一记死亡之握,在飞行的颠簸之中,扣在了奥蕾莉亚的身体上,将她抓到了狮鹫背后,死亡骑士抓着她的肩膀,看着一脸倔强的游侠,他总是冰冷的声音也变得激烈起来:

        “你不要命了吗!你就这么想死吗!”

        “我只是想问你!”

        奥蕾莉亚反手抓着泰瑞昂冰冷的手腕,她淡蓝色的眼睛里跳动着一抹不加掩饰的痛苦:

        “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是不是我认识的泰瑞昂我们都在等你回来,理拉斯给我写了十几封信,就连希尔瓦娜斯,虽然她不说,但我能感觉到,她也为你的死感到伤心为什么会这样!”

        “我已经死了!你认识的泰瑞昂已经死了!”

        那种古怪的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泰瑞昂的情绪就重新平复了下来,他第一次在死后勇敢的直视眼前女人的双眼,内心的冷漠,从死后就塑造的面具,在这一刻彻底被打破,他轻声说:

        “我死在了辛特兰的森林里,奥蕾莉亚,游侠泰瑞昂的命运在那一刻被画上了句号,从死亡归来,死亡骑士泰瑞昂的命运是残酷的,生者和死者之间,是不可逾越的鸿沟,离我越远越好!奥蕾莉亚就当我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怎么能做到!泰瑞昂,你让我怎么做到!你让我怎么才能忘了你!”

        奥蕾莉亚伸出手,一记耳光狠狠的搭在泰瑞昂脸上,她的手腕被死亡骑士握住,后者低声说:

        “你瞧,哪怕是在死后,这具身体的本能依然让我不愿伤害你,但别逼我”

        白骨狮鹫飞掠过奎尔萨拉斯冰冷的夜空,两个命运已经分离,很可能再也无法交汇的可怜人在这夜色中交谈,在越发靠近前线战场的时候,泰瑞昂内心的思绪就翻滚的越发剧烈。

        那些被强行压制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在这一刻翻滚起来,将他已死之躯的灵魂都震慑的摇曳不已,但这并非好事。

        但对于亡者来说,经常回忆过去就等于自我毁灭的开始,泰瑞昂看着眼前的女孩,他决定最后一次坦露心扉。

        “哪怕是临死前,我眼中闪过的最后影像依然是你的身影,在刚刚苏醒的时刻,我非常渴望能在见你一面,我曾很遗憾我没能亲口对你说出告别,但现在,过多的感情对于死者来说是折磨,是负担,我不愿意伤害你不代表着我希望重拾那份感情,对现在的我而言,生命是监狱,而死亡,是解脱”

        “我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迟到的再见已经送达你的耳畔”

        泰瑞昂伸手扣住了奥蕾莉亚的肩膀,他伸出手指,有些颤抖的,将沉默游侠脸颊上的泪水拭去,他冰冷的声音中那一抹罕见的温柔转瞬即逝。

        下一刻,在白骨狮鹫的飞行轨迹偏转的时候,坐在泰瑞昂对面的奥蕾莉亚,被他硬生生推下了狮鹫。

        “是时候说再见了!奥蕾莉亚”

        “别放弃我别放弃你自己,泰瑞昂我们,我,我还能接受你!!”

        距离地面只有不到10米的高度,而且下方就是一颗枫树,这种高度并不致命,奥蕾莉亚的身体在空中本能的翻转,在落入厚重树叶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泰瑞昂渐行渐远的背影。

        “不,你只是被自己强烈的感情控制了,你那温暖的世界,是接受不了一个冰冷的死者的,我和这个世界已经格格不入永别了,我曾经的爱人”

        泰瑞昂最后的声音在奥蕾莉亚耳中渐渐消失,她躺在摇曳的枫树树冠上,抬起头,看着黑夜中慢慢消失的黑暗影子,泪水,也不只是悔恨,还是痛苦,亦或是遗憾以及诀别,总之,泪水在这一刻沾满了游侠美丽的脸。

        她知道,泰瑞昂,那个曾经在永歌森林的落叶中,发誓要永远守护她的人,在这一刻,彻底的从她生命里消失了。

        还真是残忍的告别呢。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7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