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9.屠杀.伏击---为蛋总的左右蛋刀兄弟加更【2/10】

29.屠杀.伏击---为蛋总的左右蛋刀兄弟加更【2/10】

        失去了游侠将军的指挥,金雾村和风行村的防线变得岌岌可危。

        游侠们每一分每一秒都会付出极大的伤亡,而在对面熊熊燃烧的森林里,暴掠氏族的兽人们肆意的吼叫着,失去了大酋长的压制,他们可以自由的使用邪恶的魔法,召唤出大量的恶魔,投入战线之中。

        局势随时都会崩盘,但游侠们还在支撑,因为在后方快速赶来的游侠部队即将抵达战场,只要在这最后时刻咬牙顶住,这些丑陋的兽人入侵者们,就会品尝到失败。

        而在兽人的阵线之后,一匹骷髅战马从森林里冲出了出来,骑在战马上的,是一个高大的兽人,穿着盔甲盔甲,手握黑色战斧,他的眼睛里跳动晦暗的光芒,全身缠绕着冰冷和死亡的气息。

        这是个罕见的兽人死亡骑士,在看到他的时候,暴掠氏族的兽人们脸上跳出了厌恶的神色,他们认识他,这是那个精灵死亡骑士的狗腿子,一个叫格洛库什的兽人,一个软弱的家伙。

        “嘿!我说你!”

        暴掠氏族的督军挥舞着手里的战锤,朝着狂奔过来的格洛库什大声喊到:

        “快冲过去杀那些精灵,你们这些死人不害怕他们的箭,快去冲破他们的防线!”

        “噗”

        回答他的,是一抹在黑暗中亮起的刀锋,兽人督军的脑袋冲天而起,在格洛库什庞大的力量加持下,他的身体几乎被砍下的战斧当场轰碎。

        这一幕让周围的兽人们惊呆了,虽然死亡骑士让人厌恶,但他们是属于部落的呀!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死亡骑士疯了吗

        “啪啪啪啪”

        在骷髅战马的冲锋中,格洛库什锋利的斧子扫过周围呆滞的兽人的身体,杀戮是如此的简单,搭配寒霜四溢的寒冰符文,让杀戮成为了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

        而终于放开手的格洛库什黑手,就像是一头冲出囚笼的猛虎一样,悍然杀入了暴掠氏族的阵线之中,当然,兽人也不傻,他们也会反击,而就在这时候,跟随在格洛库什身后的四个黑暗游侠也举起了手里的战弓,从背后燃烧的森林里,给了阵型被打破的兽人真正的背刺。

        “砰”

        格洛库什的骷髅战马被一个强壮的兽人挥锤砸碎了脑袋,兽人死亡骑士跳在地面上,他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闭上来的兽人们,他冰冷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狞笑:

        “泰瑞昂总说我学不会实际上,我学会了。”

        他的手指握紧,同一时刻,周围遍布战场的尸体中的死亡能量被引动,格洛库什的尸爆没有泰瑞昂那么精细,但这个兽人成为死亡骑士的时间很长,他身体里的死亡能量总量惊人,在这种粗暴的引动下,反而造成了更具破坏性的效果。

        “轰轰轰”

        十几具尸体被引爆开,将周围围上来的兽人战士们掀翻在地,有4个倒霉鬼当场被炸死,剩下的也是人人带伤。

        但我们已经说过了,尸爆这种攻击方式不在伤害,而在于疫病的传染!

        伴随着那些尸体爆炸,带有死亡能量的血肉在暴掠氏族的阵线中挥洒的到处都是,下一刻,黑手手中战斧的鲜血符文激活,那些血肉中的疫病以沸血术的形式爆发开。

        身体里的一部分鲜血被引发的沸腾,这种痛苦绝对能在顷刻间摧毁一名战士,只是一瞬间,暴掠氏族的攻势就因为一个死亡骑士的杀入,而变得混乱起来。

        精灵游侠们虽然不知道兽人阵地里出了什么事,但他们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几乎是同一时刻,代表死亡的利箭之雨就从天而降,这杀戮效率,可比黑手一个人蛮干强多了。

        而片刻之后,从后方赶来的泰瑞昂和露米娜斯的加入,让这场杀戮变得更加疯狂。

        “古尔丹在哪”

        黑手在精神链接中问到,泰瑞昂摇了摇头:

        “没人知道,但他放出了恶魔猎犬,被我们杀了好几头,他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我们要做好准备!”

        说完,精灵就后退了几步,将战场让给了杀得兴起的格洛库什。

        他站在遍地的尸体中,他操纵着身体里的死亡能量,一点一点的渗入周围的大地,进入那些刚刚被砍死的兽人的尸体里,就像是复活死亡骑士一样,但却省略了很多步骤,不唤醒灵魂,只唤醒死去的尸体,让他们重新行动起来。

        泰瑞昂此时要的不是精锐死亡骑士的复活,他要的是一场尸潮!

        “嗡嗡嗡”

        伴随着死亡能量的共振,第一具兽人无头的尸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就像是一具空壳,泰瑞昂将自己的死亡能量连接在这尸体上,就像是把玩着提线木偶,有些僵硬,难以操纵,但问题不大。

        很快,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伴随着死亡能量被一点一点的分薄,泰瑞昂的身体变得空虚起来,他扭头看着身边,那里有一个被露米娜斯的骨箭刺穿胸口,濒死的兽人,他抬起手,那腥臭的血液以一种恐怖的方式,被从兽人的躯体里抽了出来。

        他没有怜悯,没有留力,不到2秒钟,这兽人全身的鲜血都被抽取一空。

        “真是恶心的血!”

        嗅着手中血球上附带的强烈刺鼻的味道,泰瑞昂皱着眉头,伸手将血球打碎,然后将血雾汲取一空,身体里的死亡能量再度充盈的同时,泰瑞昂又继续开始了自己对死尸的操纵。

        3分钟之后,整整35具尸体站在了泰瑞昂身边,死亡骑士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同时操纵这么多尸体,对他的精力是很大的负担,他迫切的需要释放

        “让开!”

        心灵的命令传达到了格洛库什和露米娜斯心中,两个人飞快的让开道路,下一刻,那些狰狞恐怖的尸体,就吼叫着冲向了那些还活着的兽人,那些他们曾经的同胞。

        “嗷嗷嗷”

        他们手里提着武器,或者干脆用手指,用牙齿,用拳头去攻击那些手足无措的兽人们,曾经发生在人类阵地上的事情,又一次发生在了兽人群体里,面对砍不死的尸体,兽人们的阵型彻底混乱,而泰瑞昂漫步走在战场上,他双手张开,第一次将萨莱茵对于鲜血的渴望彻底释放。

        “本来还想和部落来个温柔的告别,但很遗憾,我们还是得兵戎相见”

        “说实话,我也很想看看我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噗噗噗噗”

        泰瑞昂彻底释放了内心一直被压制的血之饥渴,那种鲜血精灵与生俱来的本能在这黑暗的战场上彻底爆发开,在眼前混乱的战斗中,最少有10个兽人的伤口崩裂开,那些混杂着魔能的鲜血在燃烧森林的火光中,如长蛇一样从他们身体里被汲取出来,汇聚在泰瑞昂的胸前。

        这一幕让本就恐惧的兽人们更加惊恐,战线崩溃的速度更快,但泰瑞昂还不满足

        “不够!不够!”

        “我的痛苦,我的愤怒,我失去的我还要更多!”

        汲血能力又一次爆发开,在泰瑞昂沙哑的吼声中,更多的兽人被抽取鲜血,他们虚弱的想要逃跑,却被后方疯狂的尸体追上,纠缠,在鲜血之潮淹没一切的时候,他听到了那些屠杀者的惨叫。

        他们害怕了。

        “母亲曾教过我,这世上有三样东西特别难以穿透:钢铁、石头以及人性,她想让我和岩石一样坚强,但你瞧,若这些东西已经被穿透,就不难发现,它们其实也不过如此。”

        “已经不需要再压抑自己了”

        在这奎尔萨拉斯冰冷的夜色中,一个鲜血的怪物苏醒了。

        “嗡”

        站在战场中央,泰瑞昂的身体表面,此时完全被浓重的鲜血覆盖了,他的身体在缠斗,他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骨头都在吼叫着渴望鲜血的味道,于是下一刻,他满足了自我的饥渴。

        “这种感觉还不错”

        弥散在空中的鲜血被以血雾的形式吸收,泰瑞昂苍白的脸颊变得殷红起来,就恍如已死的躯体在这一刻复活,他发出了舒爽的呻吟,那是内心对于鲜血的渴望第一次被完全满足。

        而鲜血进入他的身体,带给他的,是更庞大的死亡能量的转化,那种充斥全身的黑暗力量,让他有种要被撑爆的感觉。

        他迫切的需要将这些力量释放出去!

        “噌”

        死亡骑士反手抽出背后的重剑,手指在剑刃上一抹,7个符文被完全点亮,下一刻,他反手握住重剑,狠狠的刺入脚下的大地。

        “轰”

        身体里的死亡能量如水银泻地一样注入周围的泥土里,翻滚着冲向它们能找到的每一具尸体,疯狂的共振,在格洛库什和露米娜斯呆滞的目光中,这一刻,足有近百具尸体从地面上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

        而泰瑞昂被那些尸体拱卫在战场中央,他站起身,伸出手指,指向那些四散溃逃的兽人,他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的眼睛里,跳动的是一抹最冰冷的杀意。

        “去吧!去吧用杀戮取悦我!”

        “嗷嗷嗷嗷”

        根本没有灵魂,只能按照被唤醒者的意志行动的尸体们被泰瑞昂的疯狂灌入躯体,就像是最残忍的野兽一样,他们拖着蹒跚的躯体,如混乱的兽潮一样,冲向了那些已经彻底崩溃的暴掠兽人们。

        泰瑞昂回过头,在看到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的时候,格洛库什和露米娜斯同时后退了一步,他们感觉到了威胁,眼前这个死亡骑士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他似乎变成了一头疯狂的怪物。

        这种畏惧被泰瑞昂看在眼里,他伸手抽出寒冷的利剑,他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他轻声说:

        “你们在怕我”

        “为什么我们是同一边的”

        “轰”

        从天而降的墨绿色陨石打断了泰瑞昂的话,三个死亡骑士回过头,就看到全身翻滚着阴霾气息的大术士拄着手杖,从燃烧的森林里走了出来,那颗被呼唤下来的地狱火在地面上砸出了陷坑,这恶魔的造物活动着躯体从陷坑中站起来,它站在古尔丹身后,就像是一座燃烧的火山一样。

        “啊,我找到你了,小泰瑞昂!”

        古尔丹暗红色的眼珠子里跳过一丝好奇,他看着眼前被尸潮围堵着屠杀的族人们,他看向泰瑞昂:

        “你果然要比血魔更威胁,不过我更好奇,你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有兴趣告诉我吗”

        “我更有兴趣告诉你的是另一件事,古尔丹。”

        泰瑞昂提着寒气四溢的重剑,大步走上前,他轻声说:

        “你要死了今天!就在这里!”

        这句冰冷的宣言让古尔丹楞了一下,随后,他就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狂笑着:

        “被谁杀死呢被你们吗!”

        “三个在我看来不值一提的小杂碎,你们认为,你们有挑战大术士的能力是什么给了你们狂妄的勇气!”

        他的眼睛眨了眨,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样:

        “哦,对了,莉蕾萨将军死了,对吧死在我手里,她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死亡,所以,她的死让你愤怒,让你失去理智的要挑战你根本不可能打赢的对手”

        “告诉我你是疯了吗你是要自杀吗泰瑞昂!”

        面对这种嘲讽,泰瑞昂没有回答,而格洛库什提着战斧,露米娜斯手握战弓,三个人在燃烧的森林的火焰照耀下,就像是一堵墙一样,挡在了古尔丹面前。

        不需要语言,仅仅是这种姿态,就代表了黯刃骑士团的决心,而在并不遥远的塔奎林小镇的废墟中,塞伦特鬼鬼祟祟的从黑暗里走出来,他从腰后的包裹里,取出了那颗妥善保管的符文石,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在那里,一场战争已经开始了。

        “嗡”

        越靠近被魔力风暴摧毁的位置,他手中的符文石就越明亮,在走到被碾成齑粉的纪念碑时候,塞伦特抬起手,手里的符文石就像是被无形的魔力托举着,缓慢的悬浮在了原本的位置上。

        “咔”

        一声轻响,就像是最后一个齿轮归位!

        被阻断的庞大魔力在这一刻重新恢复了联通,当那种魔力的死寂笼罩在奎尔萨拉斯的大地上的时候,原本信心满满的古尔丹面色大变,而在他背后,那耀武扬威的墨绿色地狱火巨人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哀嚎,就像是快速冷却的火山一样,顷刻间化为灼热的碎石,倒塌在了地面上。

        “唰”

        泰瑞昂的剑刃指向了眼前的大术士,他血红色的眼中跳动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这里距离结界最近的入口有5公里尽情的跑吧!古尔丹,你这肮脏的杂碎已经活的够久了”

        “但也就活到今天吧!!!”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8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