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6.黑石塔下

16.黑石塔下

        燃烧平原的天空总是焦灼,暗淡,从地面看向天空,那泛着黑色的云层中混杂着一丝不详的光晕,看上去极其惨白,长时间处在在这种环境中,不管是野蛮的兽人,还是追击他们到此的人类士兵,都会感觉到相当的压抑。

        这是一片被诅咒的大地,暴躁的元素,阴毒的矮人,甚至还有黑色的巨龙居住于此的流言,总之,这不是个好地方,如果不是因为战争,恐怕没人会主动到这里来。

        此时,在黑石山周围的岩浆长河之外,在骑士们的簇拥中,安度因洛萨元帅正在观察着此地战场的局势。

        “兽人们难道就打算死守这座山”

        元帅放下了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他满是皱纹的眼角挑了起来,代表着这位元帅此时并不好的心情。

        眼前的黑石山横跨在燃烧平原和灼热峡谷中央,将暴风王国和铁炉堡铜须矮人们的国土分隔开,在200多年前,黑铁矮人流亡于此之后,这些矮人们就挖空山体,在内部修筑了一座巨大的城市。

        用易守难攻形容黑石山都是最浅显的评价了,这里堪称一处天险。

        别的不说,只要据守在黑石塔的兽人打定主意死守,光是那通往黑石山内部的两座钢铁浇筑,5米多宽,重达数十吨的巨门,就足以阻挡数万联军战士的攻击。

        “这可真是麻烦!”

        洛萨元帅是个老兵,是个娴熟的指挥官,但看到眼前这种局势,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诺莫瑞根的侏儒工程师告诉我,那两扇巨门根本炸不开。”

        站在元帅身边的副官图拉扬的眼神中也有一丝晦暗,不仅仅是这几天战事不顺,更因为他鼓起勇气的表白,被奥蕾莉亚风行者女士毫不婉转的拒绝了。

        这让副官骑士多少有些心神不宁,他骑着战马,侍卫在元帅身边,看着眼前的黑石山中隐藏的高塔,他沉声说:

        “我们手里的攻城武器也没办法打破巨门周围的山壁,麦格尼国王已经答应会派遣一支矮人蒸汽坦克部队来支援,但说实话,矮人们似乎也觉得短时间不可能攻破这堡垒,在灼热峡谷那边,麦格尼国王带领的矮人军队,已经做好了长时间围城的准备。”

        洛萨的眼睛眯了起来,若有若无的杀气在他身上绽放开,他的手指在腰间的指挥刀上摩挲着,片刻之后,元帅扭头看向身边的法师指挥官。

        “卡德加先生,如果大规模传送”

        “理论上是可行的。”

        不需要元帅说完话,卡德加就明白了洛萨的意思,他揉着额头,一边思索,一边回答说:

        “在得到了高等精灵火翼军团法师们的帮助之后,我们确实可以将一部分士兵直接送入黑石塔内部,但有几个问题!”

        “首先,就算是所有法师一起出动,建起的传送阵最多也只能送几千名士兵进入敌方内部,面对穷凶极恶的兽人,几千名士兵根本撑不到完整的双向传送门的搭建完成。”

        “其次,元帅阁下,别忘了,这黑石塔里可不只有兽人,黑铁矮人在此居住了200多年,在暗炉城中的黑铁矮人部队不会比铁炉堡的矮人军团更少,现在黑铁矮人态度暧昧,他们的皇帝索瑞森收下了我们的礼物,却没有答应会加入我们的战争,用传送阵直接突破黑石山的防御,很可能会引来黑铁矮人的反弹。”

        法师稍显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的表情:

        “如果黑铁矮人加入了兽人一方,那就”

        “不需要多说了!”

        洛萨的手指握紧了腰间的剑柄,他沉声说:

        “卡德加法师,我请你现在就去准备进入黑石塔内部的传送门,军情七处和拉文霍德的刺客们已经准备好了,我需要他们进入黑石塔焚毁兽人的军需品,至于黑铁矮人”

        “他们和卡兹莫丹的铜须矮人的仇恨不需要我多说了,现在既然铜须加入了联盟,黑铁就不可能成为我们的盟友,不需要再花心思去争取他们了。”

        元帅看着眼前巍峨的黑石塔,暴风城落陷的血流成河,莱恩国王在王座上被刺杀,疯狂的丘陵大战,过去的一切都如同幻象一样浮现在他眼前,最终,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元帅几乎是咬着牙,沉声说:

        “我已下定决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伤亡!必须!必须在这里将兽人彻底击溃!我们的世界里没有这些野蛮人的位置!”

        元帅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很快,一批穿着皮甲,腰佩短剑匕首的特殊士兵就聚集了起来,在长官们的带领下,这些刺客们三三两两的组成行动小队,很快就有人通知他们去领这一次破坏行动专用的装备。

        那是一个巨大的帐篷,里面传出刺鼻的火药味,十几个特制的木箱子在半开的帐篷里堆放着,有三分之一都已经打开,一个身高只有5米左右的女性侏儒用特有的儿童音大呼小叫着维持秩序。

        她有一头粉红色的头发,复杂繁琐的工程学护目镜戴在额头上,大眼睛里满是古灵精怪的光芒,小鼻子小嘴巴搭配的非常精巧,刺客们交头接耳的说这个小侏儒笑起来一定很可爱。

        不过工程师艾拉现在却些恶声恶气的,她挥舞着手里的大号扳手,用和乖巧的外表完全不符的尖锐声音呵斥着那些手脚不干净的刺客们。

        “这可是特制的燃烧弹,稍不留神就会连着你的衣服和你的手一起烧起来,一个人拿2个就够了!这东西是有保质期的,你拿那么多也没用!嘿!说你呢!白痴,别用你的脏手碰那些绿色的高爆炸药!”

        在刺客们此起彼伏的荤段子的调戏下,这和洋娃娃一样的工程师艾拉顶着压力,好不容易分发完了炸弹,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刚想喝口水,但眼睛向后一扫,脸色就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她放在帐篷里的实验台上,最少三分之一的试制品炸弹都被那些人渣顺走了,这一下气得小侏儒七窍生烟,艾拉抓起扳手就要去找那些刺客们算账,但走到门口却又有些畏惧。

        侏儒胆小的性格,和他们高超的智慧一样,已经是名声远播了,艾拉反复的给自己打着气,但最后还是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她有些害怕那些人类刺客,尽管侏儒也有很多著名的刺客,她还和其中一两个是很好的朋友,但艾拉就是怕,没有什么理由。

        不过很快,小侏儒的心情就莫名的变好了,她抬起头,看着远方的黑石山,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憧憬。

        “哎呀呀,洛萨老先生很快就会打败那些粗鲁的兽人,我很快就能回诺莫瑞根啦!还有四篇论文没写完呢,唉,在这些大个子的军队里待着,真是不舒服!”

        就在小侏儒艾拉离开的时候,在刺客的帐篷里,军情七处和拉文霍德这两个情报以及刺客组织之间,正发生着一场谈话。

        “肖尔先生,这已经是公爵第三次招揽你了,据我所知,能被他如此另眼相看的人,你可是第一个。”

        和泰瑞昂有过一面之缘的话唠刺客泰尔斯把玩着手里的匕首,用一种很放松的姿态坐在椅子上,对眼前的年轻人说到:

        “军情七处已经被兽人毁了,你现在手下只剩下了小猫两三只,何必硬撑呢”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已经回绝了他两次!”

        马迪亚斯肖尔抬起头,他打量着话唠刺客,片刻之后,他轻声说:

        “军情七处的重建已经完成,在暴风城重建之日,我也将回归我的祖国,请代替我感谢公爵的好意,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忙了。”

        这就是下了逐客令了,话唠刺客却一点都不生气,他笑嘻嘻的站起身,在走出帐篷的时候,他突然回头问道:

        “拉文霍德的刺客来趟这趟浑水,是因为报酬够高,只要不死,活下来就能变成富翁,但你们呢肖尔,军情七处都是一群没经验的新手,这一次你肯定要亲自上阵,我很好奇,你们为那个远在库尔提拉斯的小国王出生入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话唠刺客泰尔斯呲了呲牙:

        “若是为了前途,刺客联盟的实力绝对比你新建的暴风王国强十倍不止,若是为荣誉,刺客联盟也能提供给你成为刺客大师更好的条件”

        他看了一眼肖尔,压低了声音:

        “当然如果是帕索尼娅女士的要求,那就无可厚非了,那毕竟是和公爵在同一个年代活跃的传奇刺客,据说帕索尼娅女士在撤离暴风城之时,作为对兽人刺杀莱恩国王的报复,带着残存的军情七处,对奥格瑞姆和他的酋长们进行了一次凶狠的暗杀,她的匕首差一点就刺入了”

        “你真的想知道吗”

        肖尔打断了话唠刺客泰尔斯的话,他看着眼前的年轻刺客,这个三十岁的刺客首领嘴角泛起了一丝温和的笑容,就像是一只眯起眼睛的猫一样,他低声说:

        “关于军情七处的那些故事,关于我们独特的“信仰”,关于我们内部的秘密,你想知道,对吧”

        这个反问让话唠刺客犹豫了一下,最终他点了点头,但很快他就解释到:

        “拉文霍德也好,军情七处也好,既然是行走在一样的黑暗里,我和你们就没什么不同,我不相信干一行的会有无畏的献身者,我们都是为钱卖命的一群人!”

        这回答让肖尔皱起了眉头,他伸手撑起自己的下巴,沉声说:

        “你对这个世界以及你职业的理解太偏激也太片面了,泰尔斯,公爵先生看上去一点都不关心你们的所思所想,这是不好的这样吧,如果这一次我们都能活下来,你就可以参加接下来军情七处的一系列活动。”

        肖尔伸出了一根手指,对泰尔斯摇了摇:

        “我相信你已经听够了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所以这一次我不会亲口回答你的问题,但我很欢迎你用眼睛来看,正如你所说,泰尔斯,军情七处刚刚重建,百废待兴之中的暴风王国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前提是你学会管住自己的嘴,以及让自己更多时候都待在影子里,现在的你,有些太引人注目了,最重要的是,你似乎很享受这种注目。”

        “七处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说完这句礼节性的话,肖尔对泰尔斯笑了笑,那笑容温和却并不亲近,他开始继续在堆满了桌子的情报里忙碌着,泰尔斯没有打扰他,他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肖尔的帐篷里。

        接手军情七处快3年的马迪亚斯肖尔没指望这一席话就能打动泰尔斯,话唠刺客的资历在这一行里虽然只是个菜鸟,但他入行3年,已经做到了很多老手都做不到的事情,据说很是被那位拉文霍德庄园的公爵看重。

        但肖尔却感觉到,泰尔斯心中其实很迷茫,这个天才刺客就像是落入黑暗中的雏鸟,不知道未来该飞向哪里最少,肖尔给泰尔斯留下了一个选择。

        对于真正优秀的刺客而言,选择这种东西,永远都不嫌多的。

        一个小时之后,肖尔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他站起身,手指在腰间一抹,两朵晦暗的光芒在手心中一闪而逝,总是眯起眼睛的猫褪去了伪装,这一刻,这刺客首领离开了他喜爱的影子,他站在阳光下,就如一把出鞘利刃。

        面对兽人攻城,国破家亡时的无奈,仓皇北逃时的痛苦,在一片鄙夷中积蓄力量的孤独,面对拉文霍德招揽时的心动和拒绝,直到今日利刃,出鞘!

        “兽人你们活得够久了!”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8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