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30.守望

30.守望

        在奎尔萨拉斯的森林中,在莉蕾萨将军的墓地之前,过往的记忆与评价被一点点的推翻。

        泰瑞昂成为死亡骑士,还和兽人勾结在一起,进攻奎尔萨拉斯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不过考虑到泰瑞昂毕竟是奎尔萨拉斯的英雄,对于英雄黑化这件事,官方采取了隐瞒的策略。

        但事实证明泰瑞昂并不是凶手和屠夫,尽管他闭合结界,困住兽人的举动很可能不是因为怀念故国,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行为还是为奎尔萨拉斯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再加上死亡骑士和兽人在斯坦索姆山区的大战。

        这一切都表明了在兽人入侵奎尔萨拉斯的战争中,泰瑞昂其实是站在高等精灵这一点的,那个死亡骑士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怎么做的

        希尔瓦娜斯说出的事实让奥蕾莉亚的内心犹如一团乱麻。

        她内心有一丝喜悦,她并没有看错泰瑞昂,她猜对了,死亡骑士是害怕伤害到她,所以故意将她推离。

        但她同时又有一丝茫然,她见过战场上死亡骑士是如何残杀生者,唤起死者,她也见过泰瑞昂面对死亡和杀戮无动于衷的冷漠,那不是伪装,那就是另一个他!一个完全真实的他。

        到底哪一个才是泰瑞昂的真面目

        隐藏在那已死躯壳之下的,到底是过去的灵魂,还是一个被死亡催化的怪物她不敢肯定。

        但奥蕾莉亚内心刚刚下定决心的意志,在此时又如同遇到了流水的火焰一样被熄灭,让她无所适从。

        新任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上前一步,她从腰间的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在了奥蕾莉亚手心。

        入手冰冷,风行者长女将那东西放在眼前,那是一只被冰封起来的野花,被寒冰包裹着,就像是它还绽放时候的样子。

        “他骗了你,姐姐,他骗了我们所有人,他还有感情,但却被他藏在死亡的躯壳之下他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亲手为她报仇,他保护了永歌森林,他保护了银月城,他保护了我和理拉斯,他还是那个泰瑞昂死亡没有带走他。”

        希尔瓦娜斯伸出手,拥抱了一下奥蕾莉亚,后者并没有落泪,她只是低头看着那冰封的花朵,最终将其小心翼翼的握在了手心。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希瓦,但我看到的泰瑞昂,他不是过去那个,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的心很乱。”

        奥蕾莉亚看着自己的妹妹,她眼中有一抹让人心疼的纠结,她轻声说:

        “我到底该怎么办妹妹。”

        “去问他!质问他!”

        希尔瓦娜斯伸出手,放在姐姐的肩膀上,她漂亮的眉毛挑起来,她厉声说:

        “如果那个混蛋还喜欢你,他就该回来银月城,太阳井的魔力会重塑他的躯体,如果他不喜欢你了,就一箭射死他,省得他为风行者家族制造出更多的丑闻。”

        眼看着奥蕾莉亚还有些犹豫,希尔瓦娜斯便压低了声音,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你还不知道吧,姐姐,凯尔萨斯王子正在组建一支特别的小队,他要尝试着和泰瑞昂接触,看看是否能让英雄重归奎尔萨拉斯,既然他还有活人般的感情,那他就依然是我们的英雄姐姐,我觉得由你来统帅这支小队,再合适不过了。”

        “而那个时候”

        希尔瓦娜斯反手摘下背后的战弓萨拉多斯,将其重新塞进了奥蕾莉亚的手中:

        “不管是你决定把他带回来,还是你要杀了他,你都会需要萨斯多拉的力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有这个能力,我的姐姐。”

        奥蕾莉亚没有拒绝,片刻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脖子上从不离身的项链取下来,那是泰瑞昂留给她的项链,奥蕾莉亚让珠宝匠重新点缀了它。

        那上面镶嵌着绿色,红色和蓝色三块水晶,风行者长女将项链拆开,将蓝色的三分之一放入了希尔瓦娜斯手中,她温柔的抚摸着妹妹的头发,将其抱在怀里,她低声说:

        “希尔瓦娜斯,感谢你为我和泰瑞昂做的一切,我的妹妹,我会去面对他,最后一次在那之后,我发誓,我会顺从我的命运。”

        “不管它通往光明,还是坠入黑暗”

        另一边,在墨绿色的光芒飘荡不停的黑暗之门前方,一切存在的障碍物都被士兵们拆毁,卡德加带着13名达拉然的法师站在一个刚刚绘制的特殊法阵中央,数以百计的联盟骑士和步兵在他们身后的环形山的山坡上驻守,防备任何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达纳斯托尔贝恩、图拉扬、库德兰蛮锤,以及刚刚赶来的大骑士乌瑟尔、提里奥弗丁、温德索尔将军,还有军情七处的首领肖尔,这些联盟的指挥官们也紧张的看着眼前的法师们。

        今日,法师们将尝试关闭或者摧毁黑暗之门,将这过去7年的恐怖象征彻底抹平,来让艾泽拉斯世界从战乱的阴影中解脱。

        这是很危险的行为,哪怕是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外行,站在黑暗之门之前,都能轻易的感觉到眼前这墨绿色的能量漩涡里蕴含的力量,如果它爆炸开,对于脚下的这片大陆绝对会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但联盟却不得不冒险,原因很简单,眼前这扇大门通往兽人的世界,而且在那世界里已经确定了还存在数目惊人,侵略性极强的兽人,这扇门还矗立在这里对于艾泽拉斯来说是个异常恐怖的威胁,人类世界的士兵们精疲力竭,参战各国都伤亡惨重,他们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来应对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了。

        “嗡”

        14位法师一起施法,法阵上弥漫起来紫罗兰色的光晕,就像是一层光纱一样,在卡德加身边晃动,强大的魔力聚集在这法师的身体里,连带着麦迪文在弥留之时留给他的那些魔力,让卡德加的双眼都绽放出了紫罗兰的光芒,在这光芒的映衬中,眼前庞大的黑暗之门那每一根魔法线都清晰异常。

        “我要一根一根切断它们!”

        卡德加挥舞着麦迪文留下的鹰首杖,大声喊到:“维持魔力,”

        跳动的魔法让整个环形山周围都聚拢起了暴躁的魔力之风,普通的士兵们甚至感觉到眼前的世界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呼啸的风拍打在他们脸上,刺的皮肤生疼,他们不得不抬起手,遮挡着眼睛。

        而伴随着卡德加每切断一根黑暗之门的法力线,那被截断的魔力都会在空中荡开类似于钟声一样的响动,搭配天空中逐渐散开的阴霾,那些因为魔力失控而在空中乱舞的闪电,这一幕看上去就像是神话故事一样。

        “铛,铛,铛”

        魔力的爆鸣越发激荡,指挥官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达纳斯握紧的手心已经淌出了汗水,而矮人库德兰更是一个劲的往嘴里灌酒,圣骑士们半跪于地面,祈祷着圣光的庇护,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的人,都是真正的勇士,是冒着黑暗之门大爆炸的危险旁观着这一切。

        当最后一根魔法线被切断之后,天空中覆盖的阴霾云层彻底散去,聚集于此地的邪能消散开,让温暖的阳光直射入大地之上,那种光明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卡德加面色苍白,这种长时间操纵巨大魔力的行为,对于他遭受过诅咒,已经不再年轻的身躯造成了相当大的负荷,他额头上已经挂满了汗水,在他眼前,巨大的黑色石柱之内,那墨绿色的能量漩涡已经如落潮的潮水一样,缩小到了人头大小的光点。

        这代表着艾泽拉斯这一侧的黑暗之门实际上已经被关闭了是的,黑暗之门连接世界,在德拉诺和艾泽拉斯各有一道门,代表着两个世界的坐标。

        紫罗兰的魔法光芒消散开,卡德加用袖子擦了擦汗水,他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指挥官们,朝着他们点了点头,顿时,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就在指挥官的群体中呼喊出来,有些诚挚的信徒甚至跪在地面上,在阳光在7年后又一次照耀这片大地的时候,亲吻地面上的尘土。

        更多人抱在一起,欢呼着艰难的胜利。

        卡德加回过头,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他挥起法杖,庞大的魔力喷涌而出,在空中汇聚成撕裂的魔法光线,将支撑黑暗之门的黑色石柱轰碎,在魔力风暴的肆虐之下,那象征战争开始的标志,塌陷于尘土之上,在石柱的爆鸣中,一个暂新的时代,一个和平的时代到来了。

        “我们的战争结束了。”

        达纳斯托尔贝恩看着手中的战斧,他摇了摇头,哈哈笑着接过矮人递过来的烈酒,任由那辛辣的味道冲入肠胃,指挥官们的行为拉开了一场狂欢,士兵们唱起了歌,分享着粗制的酒,尽管没有胜利的大餐,但亲眼见证了黑暗之门毁灭的所有人,嗅到胜利的滋味对于他们而言,就是最好的醉酒大餐。

        “我会留在这里。”

        在黑暗之门环形山之外,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卡德加轻轻抿了一口烈酒,对其他指挥官说:

        “黑色沼泽的据点我会接收下来,这件事已经上报给了达拉然,估计很快就会有命令传达下来。”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坐在椅子上矮人库德兰疑惑的问到:

        “是要做一些属于魔法师们诡异的研究吗”

        其他人也将探寻的目光看向法师,后者笑着摇了摇头:

        “不全是一方面是因为在战争中,我对魔力的使用有了些心得,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体悟,以及没人打扰的进行实验,另一方面”

        卡德加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环形山,一抹忧虑在他眼中闪耀着:

        “黑暗之门在这里矗立了7年,那邪能之力已经渗入了这片大地,让它变得荒芜,如果不加阻止,这种荒芜会一点点的吞噬大陆的其他地方,更重要的是,尽管黑暗之门已经毁掉了,但我还能感觉到一处无法平息的空间裂隙,就像是玻璃内部的裂痕,那么的显眼,我必须想办法关闭它!”

        “哦裂痕”

        已经喝的微醺的温德索尔将军回头看了一眼,他耸了耸肩:“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那里空无一物。”

        “用肉眼当然是看不到的总之,如果有足够的资源,我会在这里建立一座长期的堡垒,守望对于世界而言的威胁,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它守望堡。”

        “守望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胜利。”

        卡德加似乎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而他的沉默也没有影响其他指挥官们的热烈情绪,在这些军人眼中,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在肆意的享受和平时光。

        宴会结束之后,卡德加一个人漫步在这环形山的山坡上,他看着下方谷底那残存的半截石柱和那些台阶,在他内心中闪耀着源源不绝的疑问。

        “兽人的家园德拉诺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

        “那个濒死的逼得兽人不得不入侵迁徙的世界,又蕴藏着什么样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战争真的结束了吗逃回德拉诺的兽人们真的甘愿陪着他们的世界一起去死吗”

        卡德加的眼中涌动着无法消弭的疑问,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是的很快,很快所有疑问的答案,都会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呈现在卡德加面前。

        当然,那也许并不是他想要的

        而在德拉诺世界的黑暗天空中,泰瑞昂站在死灵龙的头顶,灰白的头发四散飞舞,他看着远方黑暗之门的绿色漩涡一点点的泯灭,死亡骑士们站在他身后,被他们俘虏的小侏儒趴在龙背上,无助的瞪着大眼睛,抹着泪水,所有人都知道

        回去艾泽拉斯的道路被关闭了,他们被扔在这里了,扔在一个陌生的世界。

        “走吧!让我们好好看一看这新世界”

        泰瑞昂到没有太多感触,在德拉诺他感觉到了由衷的自由,他打了个响指,死灵龙跳转了方向,一口咬死了躲闪不及的一头双足飞龙和它背后的兽人骑士,在那兽人的惨叫声中,死亡骑士把玩着手里崭新的颅骨,他摩挲着下巴:

        “先去哪里好呢”

        “对了先去影月谷吧,去看看我们亲爱的耐奥祖先生。”

        “黯刃骑士团已经研究决定了,就让他来当下一任大酋长吧!”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8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