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5.皇帝的战争

15.皇帝的战争

        “疯了,所有人都疯了,一切都乱套了。”

        身穿火红色长袍的红衣持火者跪在黑铁大帝索瑞森眼前,他全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愤怒,这些红衣持火者是索瑞森皇帝最信赖的仆从,他们奉命保卫着王座厅,在必要的时刻,他们会为自己的皇帝奉献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突如其来的瘟疫让我们失去了和军营的联络,平民们慌作一团,瑟银兄弟会也明目张胆的在黑铁酒吧设置了撤离点,陛下,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叛乱,整个城市内部的秩序已经崩溃了,您必须离开!”

        黑铁贵族们聚集在王座厅,他们有些焦躁,这很正常,这一次的进攻不像是从前和兽人打仗那样明明白白,就像是黑暗中的匕首刺入了后心一样,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暗炉城三分之二的防御已经被完全瓦解了。

        那看不见的对手用死亡和恐惧做武器,将整个地下城市都纳入了自己的阴影里,这如何让他们不慌张

        忠诚的持火者们为坐在火焰阴影王座里的皇帝送上了一套平民的衣服,但下一刻,那位带着红宝石王冠的黑铁皇帝就一把将那衣服夺过来,扔在了地上。

        “你让我逃离自己的城市”

        索瑞森从王座上站起来,这个穿着华丽长袍的黑铁皇帝就像是暴怒的狮子一样:

        “你让我抛弃王座逃跑在你眼里,你的皇帝就是这样一个懦夫吗回答我!”

        皇帝的咆哮声让黑铁贵族们无法回答,但索瑞森家族传承的性格就是这样,越是艰难,越是绝望,越能激起他们的斗志,200多年前,面对大军压境的铜须和蛮锤的联军,上一代黑铁统治者老索瑞森亲王宁愿召唤出异界怪物摧毁一切,也不愿意向敌人俯首称臣。

        而现在,年轻的索瑞森皇帝也面临了和父亲一样的选择,只是这一次的抉择更痛苦一些,开战到现在不过数个小时,黑铁矮人遭受了失败的耻辱,最重要的是,哪怕是在现在,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对手到底是谁。

        就像是在和幽灵战斗一样!

        “让炎术士们在学识厅布置防线!让阿格曼奇把所有还能用的魔像都启动起来!”

        索瑞森站在王座前方,他如火焰一样的双眼里闪耀着决死的光芒:“暗炉城属于黑铁氏族,谁也没想夺走它!七贤大厅里有强大的魔法结界,瘟疫不能通过那里,听好了,懦夫们!”

        皇帝的声音在整个王座厅里震荡着:

        “我们还没输呢!别忘了我们身后的力量!只要有它在,就没人能击败黑铁!现在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等着那些入侵者。”

        索瑞森的发言已经确定了皇帝的意志不可能再被改变,尽管索瑞森对暗炉城的统治充满了压迫与暴力,黑铁矮人也对对这位残暴的皇帝颇有微词,但在关键时刻,你不能不承认,有这么一个强硬的统治者,确实能让人安心很多。

        在皇帝的咆哮声中,所有贵族和黑铁骑士们都急匆匆的离开了王座厅,他们要召集还能动的所有人,为皇帝陛下构建最后一道防线。

        而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皇帝索瑞森重新坐回了王座,在王座两侧的石柱上,跳动的不熄之火将他黑色的脸庞映照于阴影之中,皇帝看着自己最信赖的仆人,他沉声说:

        “你去找弗莱拉斯大使,告诉那个傲慢的火妖,黑铁需要炎魔之王的力量!立刻马上!”

        “遵命,陛下!”

        红衣持火者急匆匆的领命而去,在王座厅中只剩下达格兰索瑞森皇帝一个人之后,这位坚毅的黑铁皇帝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最终,他转过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王座后方的一个密室,走入其中。

        “达格兰,是你吗”

        一个柔和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伴随着黑铁皇帝打开密室的灯,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黄色长裙,有一头金色长发,面容姣好的女矮人,而从她黄色的皮肤来看,这赫然是个铜须矮人,黑铁矮人真正的死对头。

        “我的茉艾拉,是我。”

        一向以残暴和铁血形象出现的索瑞森皇帝,在面对这个女矮人的时候,显得非常的温柔,那双如火焰一样跳动的眼睛里,也浮现着一抹不加掩饰的爱意,他走向那虚弱的女矮人,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

        “情况很糟糕,我不能冒险把你继续留在这里,我会让你把你送出暗炉城,回去你父亲那里”

        女矮人听到这诀别的声音,顿时紧张的握住了索瑞森的手,她低声问到:

        “你不和我一起走吗达格兰。”

        “我不能走,茉艾拉,这是我的城市,这是我的王国,在敌人挑衅的时候,索瑞森家的男人不可能抛下一切一走了之,但死于敌人之手并不让我感觉到恐惧,真正让我感觉到恐惧的,是和你的分别。”

        黑铁矮人皇帝抱着自己的爱人,他轻声说:

        “血脉的阻隔让你无法成为我的王后,该死!只要再给我2年的时间,我就能摆平那些顽固的贵族,为你带上王后的宝冠该死,也许我无法完成我对你的承诺,但茉艾拉,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黑铁矮人的王后,如果我不幸战死我们的儿子,就是黑铁的下一任皇帝!”

        茉艾拉铜须也并非一个普通的女矮人,她是铁炉堡铜须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叛逆的女儿,她渴望自由,因此孤身一人离家出走,而她和黑铁皇帝达格兰索瑞森相识相爱的过程,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总之,茉艾拉经历过战场,她很清楚矮人王族们的战斗意志,她曾在自己的父亲和叔叔身上见到过这种死战不退的意志,而现在,轮到她的矮人踏上战场了。

        她从达格兰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与不屈,于是她擦干眼泪,将达格兰的手放在她的腹部,她轻声说:

        “我是铜须之女,我身体里流淌着铜须家族的血脉,而我们的儿子会有铜须与黑铁最高贵的血脉的混合,他不仅仅会是黑铁的皇帝,我的达格兰,他会成为所有矮人的皇帝!我发誓去战斗吧,我的丈夫,我会在远方为你祈福。”

        “我知道,我能听到。”

        黑铁皇帝咬着牙,亲手将一件诡异的披风披在茉艾拉身上,在那件披风被系紧之后,茉艾拉的身影就在他眼前缓缓消失,他目送着在最忠诚的黑铁皇家骑士的护卫下,离开密室的妻子,他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转身握紧了黑铁矮人皇帝祖传的武器。

        那沉重的,造型最完美的,铭刻着无数符文的单手战锤反对者。

        索瑞森走出密室,他如同自己的父亲那样,端坐于王座之上,在悄无声息之间,等待着敌人的到来,而在十几分钟之后,一阵巨大的嘈杂声伴随着惊恐的尖叫与魔像崩溃的巨响在王座厅之外响起,那沉重的大门在未知的力量作用下缓缓开启。

        手持魔剑天启的黯刃之王漫步走入王座厅,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冻结于冰霜地面的脚印,鲜血领主跟随在他身后,汲取了数十人的血液而化作的鲜血之蛇缠绕在麦拉血红色的长袍之外,伴随着他的意志晃动,那鲜血之蛇也在舞动。

        泰瑞昂停在了索瑞森皇帝的眼前,麦拉则抬起手,将一个蛇类一样的头颅扔在了皇帝脚下,那是炎魔之王的忠实仆从,也是那位炎魔之王派到暗炉城的大师。

        一个诡异的火妖,就像是娜迦一样的软体生物,但这些火妖却是生活在岩浆中的。

        “你没有后援了,达格兰索瑞森。”

        泰瑞昂将缠绕着暗红色的细碎闪电的天启魔刃拄在手中,这把蜕变了两次的魔刃感觉到了即将开始的战斗,但已经被喂养的很刁钻的魔刃,却并不因为即将吞食灵魂而愉悦,也许在它看来,眼前这个强悍的黑铁皇帝的灵魂,已经不足以让它感觉到期待了。

        “你的城市归我了。”

        黯刃之王说到:“很抱歉在战争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出现,但现在我来了,就站在你的国土之上,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我从未见过你!”

        索瑞森皇帝从王座上站起,这个年轻的黑铁矮人握紧了手里的战锤,一抹实质性的火焰在冰冷的战锤表面跳动着,他盯着泰瑞昂,沉声说:

        “黑铁矮人和你们从未有过仇怨!为什么要进攻我们”

        这个问题让泰瑞昂沉默了片刻,最终,黯刃之王抬起头,看着索瑞森,他回答说:

        “我也很想为这场战争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仇恨,比如征服,比如单纯的屠杀,但我意识到,这也许不是你想要的答案,所以就直说了吧,我从未敌视过黑铁矮人,我从未敌视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种族,在我看来,你们都是一样的。”

        “噌”

        魔剑被抬起,如月亮一样弯曲的剑刃指向了眼前的索瑞森皇帝,冰冷的声音从冰冷的剑刃上擦过,就像是奏起了一场沉寂的音乐。

        “你们最终会被清除,只是或迟或早,很不幸,黑铁矮人排在第一位,不要认为我是个疯子,黑铁皇帝,我只是在履行必须有人承担起的责任而已,如果你要用战斗来反抗,那就让我们快点结束它,我其实不喜欢战斗。”

        泰瑞昂的眼神眯了起来,他轻声说:

        “因为我不以残忍为乐。”

        “疯子!”

        索瑞森皇帝听到这毫无逻辑的回答,他觉得这是一种挑衅,呼啸的火焰在索瑞森身体上燃烧起来,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团鲜活的烈焰一样,整个王座厅的温度都因此在快速提升。

        黑铁矮人的国王不仅仅是个强大的战士,他还是一名杰出的炎术士,那是黑铁矮人被炎魔之王奴役之后,被赋予的特殊能力,极度的火焰亲和。

        “下毒的杂碎!”

        呼啸燃烧的火焰在索瑞森的怒吼声中如爆裂的炸弹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滚动着汹涌而出,在那火焰之海的最中心,索瑞森左手握着战锤,右手分开,一团浓缩到极致的熔岩火球在他手心汇聚,他气势汹汹的朝着泰瑞昂扑了过来,而麦拉就站在一边,旁观着这一幕,根本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哐”

        武器碰撞的力道让黑铁皇帝气势无双的冲锋被强行打断,骤然聚拢的火焰在索瑞森的怒吼声中,伴随着他右手的火球,狠狠的砸向泰瑞昂的脸颊,那些火焰在他的右臂上缠绕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火焰组成的巨人之臂一般,那最中心的火焰已经变成了白色,那是可以融化钢铁的致命温度。

        “噗”

        但当火焰接触到泰瑞昂脸颊的那一刻,却像是将火球扔进了水中一般,发出了熄灭的声音,黑铁皇帝的眼神在这一刻瞪大了,在火焰消散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泰瑞昂的脸,在那头顶光秃秃的蓝色铁环王冠之下,一层厚重的寒冰覆盖在泰瑞昂的脸上,那熄灭了火焰的寒冰,隐隐组成了一张骷髅的脸。

        而在下一刻,这张骷髅脸就化为一团寒冷的雾气消散开,泰瑞昂平静的眼神又一次落在了索瑞森皇帝的脸上,他的持剑的左手向外挥动,在龙之力的加持下,索瑞森就像是风中落叶一样,被狠狠的扔向后方的大地,他在空中旋转着砸落在地面上。

        他手中依然死死握着黑铁的战锤,但在他回过神的那一刻,他眼中出现了幻影一样的漆黑双翼,站在原地的泰瑞昂的身影已经消失,再次出现时,冰冷的月亮型刀刃就从正面刺入了他的心脏,黑铁皇帝整个人都被刀刃挑起,挑在空中,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刀刃的嗡鸣,但他依然咬着牙,用最痛恨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对手。

        似乎是在用最后的力量诅咒他。

        黯刃之王皱着眉头,感受着魔刃天启传来的隐隐抗拒,片刻之后,他有些怜悯的看着索瑞森:

        “抱歉,我本想给你一个战士般体面的结局,但天启显然认为你还有所欠缺。”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8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