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1.主母的巡行

11.主母的巡行

        “我只是回一趟家而已。”

        带着兜帽的奥蕾莉亚坐在死神渡鸦背后,在她身边的高空中,30名驾驭着死灵飞龙的高阶骑士警惕的排成了护卫阵型,在更前方的天空中,还有数位600年前,归属于鸦人之王泰罗克麾下的,最精锐的死亡鸦人刺客作为前进的斥候。

        这已经堪称一支精良的作战小队了,而他们此时也不是在执行什么战术任务,纯粹是护卫黯刃军团的鲜血之母通过北疆的天空,返回奎尔萨拉斯。

        但这种严阵以待的阵仗让奥蕾莉亚很不满意,鲜血主母对身边的空气抱怨到:

        “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来护送瞧瞧他们,一脸杀气,就好像要出去打仗一样。”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鲜血色战甲的鲜血守望者出现在奥蕾莉亚身后,那是她的鲜血侍女之一,跟随她前往奎尔萨拉斯的科达娜。

        这性格大大咧咧的前守望者并不如她之前的领袖那么谨言慎行,面对奥蕾莉亚的抱怨,科达娜坐在奥蕾莉亚身边,安抚着有些暴躁的主母:

        “是您的再三要求,才让陛下将护送人员裁减到了30人如果按照他原本的设想,大概会有两个战团和您一起返回奎尔萨拉斯”

        “见鬼!所以我才说,他对我的保护有点太过度了,我只是回去看看我的妹妹和弟弟。”

        奥蕾莉亚摇了摇头:

        “我又不是为了给他征服整个奎尔萨拉斯,2个战团亏他想得出来,15万亡灵浩浩荡荡的进入奎尔萨拉斯边界,阿纳斯塔里安会立刻召集军队的。”

        “这不怪陛下担忧,实际上,主母,您知道的,大家都不同意你在这时候返回奎尔萨拉斯。”

        科达娜低声说:

        “高等精灵加入了人类帝国的战线,他们现在和我们是敌对的,而且奎尔萨拉斯周围的班蒂雷诺尔结界早就修复了,听说精灵们最近几年一直在强化它,那种魔力压制很麻烦,也许独特的萨莱茵能避免压制但不管怎么说,您这一次几乎就是自投罗网。”

        “我能怎么办”

        奥蕾莉亚气呼呼的眯起了眼睛:

        “前线战报你也看到了,奎尔萨拉斯会派出游侠将军统帅远行者支援阿拉希高地战场,我的傻妹妹会带着人去阿拉希送死,你很了解泰瑞昂的性格,而我更了解我妹妹的脾气,两个人一旦见了面,就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

        鲜血主母红色的双眸中闪过了一丝担忧:

        “虽然我很想对我的傻妹妹抱有信心,但说实话,除非奇迹发生,否则活下来的那个人肯定不是她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丈夫,我不想让希瓦成为亡灵,我不想让她体会那种失去感情的痛苦,我就必须得阻止她,哪怕是打晕她,把她囚禁在黑暗神殿里度过余生”

        奥蕾莉亚看向远方的山丘,她轻声说:

        “奎尔萨拉斯的落陷是必然的,作为妻子,我得支持泰瑞昂,我也相信,在他的统治下,高等精灵不会比过去活的更糟糕。”

        “但恕我直言,主母。”

        科达娜耸了耸肩:

        “您的冒险只是在让陛下下定决心而已,万一您之前的同胞做出一些不那么“恰当”的举动,也许湿地的13个战团就会顷刻间跨越蛮锤山,我没去过奎尔萨拉斯,我也不清楚高等精灵的军事力量,但我相信,他们肯定挡不住这样的全面进攻。”

        “道理我都懂,科达娜,但有些事情,是你不得不去做的。”

        奥蕾莉亚的眼中满是担忧:

        “我让温蕾萨劝说希尔瓦娜斯,结果温蕾萨被希瓦禁足在了风行者庄园,我的傻妹妹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必须在她做出愚蠢的事情之前阻止她,这是为了保护她,比起让泰瑞昂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我来更好一些。”

        “总之,您不能进入班蒂雷诺尔结界!”

        科达娜眼看着自己无法说服奥蕾莉亚,她只能搬出了泰瑞昂在临行前的要求:

        “这是您答应过陛下的,如果你非要过去,这些守卫您的卫士,包括我在内,就只能强行带您回去了,希望您能理解我们,娜萨的悲惨遭遇,我可不希望它发生在我们身上。”

        “当然,科达娜,我不会让你们难做的。”

        奥蕾莉亚拂了拂自己暗金色的长发,对鲜血守望者笑了笑:

        “我会在斯坦索姆和奎尔萨拉斯交界的地方与我的妹妹弟弟们见面,一切都会顺利的,放心吧。”

        ———————————————————

        戴索姆,斯坦索姆和奎尔萨拉斯交界处的堡垒,曾是奎尔萨拉斯防御体系的最前线,和位于斯坦索姆北方的奎尔多林小屋互为犄角,来保护从斯坦索姆通往奎尔萨拉斯的山路的安全。

        不过这座堡垒在第二次兽人战争时,被冲入奎尔萨拉斯的兽人摧毁了,连此地的魔力节点都在古尔丹的一干术士的干涉下近乎彻底废弃,于是在战争结束之后,戴索姆堡垒虽然得到了重建,但此地的驻军数目却被大大消减。

        取而代之的,是位于斯坦索姆北部属于高等精灵控制的奎尔多林小屋的驻军数目变得庞大。

        在斯坦索姆的北方出口,由奎尔萨拉斯久负盛名的高阶游侠霍克斯比尔亲自统帅着一支精锐的游侠部队,值得一提的是,霍克斯比尔是上一任游侠将军莉蕾萨女士那个时代的老人,在他年轻的时候,他被称之为奎尔萨拉斯的游侠之王,当然,那是一种敬称。

        现在,他也是奎尔萨拉斯为数不多的统军大将,被游侠将军直接管理,但说实话,霍克斯比尔这样的老兵会不会服气年轻的希尔瓦娜斯还很难说。

        亡灵们的飞行军队在高空之上飞行,有云层的遮蔽,很轻易的就绕过了奎尔多林小屋的警戒范围,然后沿着奎尔萨拉斯的高山下降,最终落在了戴索姆堡垒的外围森林中,而在那里,紧张而年轻的理拉斯风行者,已经等待多时了。

        理拉斯是奥蕾莉亚年纪最少的弟弟,他也是莉蕾萨女士和丈夫的最后一个孩子,在他出生之后没几天,莉蕾萨女士的丈夫就在一次任务中被祖尔金抓获,然后残忍的杀死。

        泰瑞昂的年纪要比理拉斯大一些,在泰瑞昂刚刚来到风行者家族的那一段时间里,理拉斯还是个婴儿,而莉蕾萨将军忙于公事和失去丈夫的痛苦,很多时候都无暇照顾他

        用一种更感性的话来形容就是:理拉斯其实更像是被泰瑞昂和奥蕾莉亚一起养大的孩子。

        在风行者家族中,他和泰瑞昂以及奥蕾莉亚的感情也是最深刻的。

        这个年轻人继承了风行者家族的优良血统,脸庞俊美而身材修长,穿着绿色的战甲,背负着一把战弓,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还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一看就是个有天赋而且风度翩翩的游侠,同时也是银月城出了名的“美男子”。

        此时,这年轻人有些不安的在密林中走来走去,这是奥蕾莉亚和他约好的见面地点,在温蕾萨回到奎尔萨拉斯之后,她就经常会和奥蕾莉亚书信交流,虽然奥蕾莉亚只有在有时间的时候,还会写一封回信,毕竟黯刃之王在外征战,鲜血主母要管理好一整个德拉诺世界的秩序,是极其忙碌的。

        但双方的书信交流却一直没有断过,在接到温蕾萨关于希尔瓦娜斯要带兵出征的消息之后,奥蕾莉亚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为此,她甚至生平第一次,和泰瑞昂大吵了一架。

        泰瑞昂不允许她在这个时候返回奎尔萨拉斯,黯刃之王冷漠的认为这是一场阴谋,但奥蕾莉亚却固执的和蛮牛一样,再加上前几天泰瑞昂带着多尔南去危险的战场,以及再之前关于娜萨的事情,多方的情绪彻底激怒了奥蕾莉亚,两人甚至差一点大打出手。

        总之,在几天的冷战之后,被弄得心烦气躁的泰瑞昂不得不做出了让步。

        “哗啦,哗啦”

        翅膀吹动风的声音让隐藏在密林中的理拉斯抬起头,在黄昏接近夜色的光芒中,他看到了几十个黑点在山脉阴影的笼罩中,缓缓的朝着他所在的地方降落了下来。

        理拉斯立刻反手抽出战弓,搭上了几支箭,他并非不相信自己的姐姐,但奥蕾莉亚成为萨莱茵的事实却让他不得不提起几分警惕,虽然温蕾萨一直告诉她,奥蕾莉亚对亲人的感情没有改变,但因为温蕾萨总是不愿意说出她和奥蕾莉亚见面的细节,所以这种说法很被希尔瓦娜斯怀疑。

        而夹在两个姐姐的矛盾之间,让理拉斯最近一段时间都很痛苦,尤其是前几天,温蕾萨和希尔瓦娜斯在风行者庄园打了一架几乎摧毁了庄园四分之一的建筑物。

        最近几年整个世界风云变幻,而在他身边发生的这一切,从母亲战死,到哥哥姐姐沦为被诅咒的亡灵,这些遭遇连接不断的发生,这一切,都让理拉斯不得不开始用成年人的目光去看待这个世界,去看待很多事情。

        “哗啦”

        第一头亡灵飞龙落在了地面上,这原产于德拉诺世界的野兽有两个头,都装饰着沉重而狰狞的盔甲,它的爪子上套着锋利的爪刃,而在它背后,则乘坐着冷漠而高大的骑士,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从飞龙上跳下来,沉默的握紧武器,然后以战术队形散开。

        将整个密林都快速的搜索了一遍,在确认没有埋伏之后,5名骑士隐隐的将理拉斯包围起来,然后由死亡骑士的队长,向高空中巡行的编队发出了信号。

        几名高阶鸦人刺客在空中悄无声息的进入了隐匿状态,悬浮于密林之上,在高空时刻观察着四周,而在另外的骑士的护送下,身形巨大,狰狞而又美丽高贵的死神渡鸦缓缓的降落于密林之中,这强大的生物在降落时掀起的风暴吹起了理拉斯的长发,让年轻人忍不住去打量它。

        奎尔萨拉斯从未有过这样巨大的野兽,而仅仅从它黑色的双眼就能看出来,这不仅仅是尊贵者的坐骑,更是他们战斗的帮手。

        鲜血主母用宝石和金色的雕饰装饰的死神渡鸦合拢起翅膀,座鞍上带着暗红色兜帽的女性跳下了坐骑,她左右看了看,然后将目光放在了理拉斯身上,她快步走过来,伸手摘下兜帽,那一头暗金色的长发,以及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让理拉斯不愿意相信,这个全身缠绕着冰冷气息的女人,就是曾经对自己无微不至的长姐。

        他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想要靠近奥蕾莉亚,但却被一把冰冷的弧形月刃挡在原地,鲜血守望者科达娜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理拉斯,她的双手在理拉斯身上快速的巡游,在确定这家伙身上没有携带爆炸性武器之后,她对理拉斯摆了摆头:

        “去吧,主母在等你但你最好别试图蛊惑她!年轻人,陛下和主母也许念着亲情,但我不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松的砍掉你的脑袋相信我,我们很愿意这么做。”

        理拉斯咬了咬牙,他努力让自己遗忘科达娜的恶意,他上前几步,还没说话,就被奥蕾莉亚抱在怀中,鲜血主母像是从前一样,轻轻的拍着弟弟的后背,她用沙哑的声音感慨的说:

        “好几年不见了,理拉斯,我的弟弟,你看上去终于长大了,不要在意骑士们和科达娜的冰冷态度,他们职责所在,相信我,他们都是很好的人然后,我很想你,弟弟,我很想你们,所有人。”

        “姐姐”

        理拉斯呼唤着奥蕾莉亚,刚喊了声姐姐,眼泪就从眼眶中喷涌而出,血脉,这是你永远躲不过的羁绊。

        之前思考的很多话都再也说不出口,这个年轻人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姐姐,最近发生的一切给了他太大的压力,改变,改变总是陌生的,尤其是生活里剧变,总能轻易的摧毁一个人。

        在看到奥蕾莉亚的那一刻,理拉斯就像是找到了避风港一样,他抽泣着说:

        “我们也很想你我们想让你回来,回到家园里,你不在那里,那里就很难被称作家。”

        “傻孩子,我也很想陪在你们身边。”

        奥蕾莉亚松开自己的弟弟,她用一种感怀的目光看着他,但片刻之后,她有些遗憾的低声说:

        “可惜不行,最少现在不行,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种拒绝让理拉斯的内心冰凉,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眼前的长姐,之前那些让他心烦气躁的流言蜚语似乎都是错误的,奥蕾莉亚,风行者的长女真的没有改变多少。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诡异、尴尬,片刻之后,奥蕾莉亚轻咳了一声,抚摸着理拉斯的长发,她轻声问到: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希尔瓦娜斯呢她不是承诺过,她也会来见我吗”

        “二姐二姐她她来不了了。”

        理拉斯低下头,不敢去看奥蕾莉亚的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

        “二姐被三姐打伤了虽然她赢了,但三姐那种诡异的力量还是伤害了她,她们两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在庄园里大打出手,三姐被制服之后,二姐为了掩饰消息,就推说自己要修养一段时间但她伤的很重,她嘱托我过来,让我告诉你,她不会带兵去阿拉希,实际上,她现在也没办法上战场了。”

        “你说什么”

        奥蕾莉亚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温蕾萨一直在接收龙王之血的改造,理拉斯说她有打伤希尔瓦娜斯的力量,奥蕾莉亚根本不怀疑,龙王之血对于活人力量的增强效果更明显,而如果真的是在极致愤怒的情况下,刚刚得到这种力量的温蕾萨控制不住力道,那也是非常正常的。

        “告诉我,理拉斯,看着我的眼睛我的妹妹,你的姐姐,希尔瓦娜斯到底怎么了”

        “二姐她,她已经重伤昏迷了,家族的医师也无法确定她多久才能苏醒。”

        奥蕾莉亚变得面色铁青,她的双拳握紧,但随后却又松开:

        “该死!”

        她低声骂了一句,片刻之后,她平缓了情绪,看了看周围沉默的骑士,在眼中光芒的闪耀中,她拍了拍理拉斯的肩膀: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6668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