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64.逝者之谈

64.逝者之谈

        今日是银色黎明教团国的阿比迪斯将军的葬礼。

        那位诞生于旧时代,并且完整的经历了两次兽人战争,还目睹了帝国的凋零与东大陆沦陷惨剧的老将军死在了联军进攻奥杜尔内殿的战争中,这是一件让所有联军统帅都扼腕叹息的悲剧。

        在今日的奥杜尔那广阔的前厅中,所有不值班的将士们都聚集于此,不仅仅是来自教团国的圣骑士和牧师们,就连兽人与精灵的士兵也站在广场周围,用自己的方式为逝者送上最后的祝福,联军的统帅们穿着朴素的黑袍,站在广场的前方,他们注视着眼前燃起的篝火,以及那些摆放在临时墓碑下的花束,以及那些兽人放置于此的武器。

        那是祭奠的仪式...

        在更远的地方,在阿比迪斯将军的遗体前方,小安度因和萨兰蒂亚一左一右扶着痛哭失声的布丽奇特小姐,在他们身后,圣教军的年轻圣骑士们低头默念着圣光的经文,在这方世界最冰冷的极点,为一位不好相处,但值得尊敬的前辈送行。

        阿比迪斯将军死的很壮烈,虽然并非是一个老军人的经典结局,并没有战死于最后的战斗里,他和莫格莱尼大骑士统帅着银色黎明的圣骑士们,在内殿中肃清那些已经被混沌力量感染的泰坦造物仆从,而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让所有人都很慌乱,奥杜尔内殿的巨石与钢铁摇曳着倒塌,几乎堵死了所有人离开的道路。

        老将军在最危急的时刻,将身边的安度因推开,而自己,却被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压在了废墟之下。

        在最后的时刻,他还是做出了自己的抉择,选择让他很讨厌,但已经证明了自我的安度因活下去,而他自己,这个属于旧时代的军人,用这种不太体面的方式,走完了自己最后的道路。

        在联军的将士时隔2天,才将废墟清理干净,将老将军的遗体从其中抬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发现了阿比迪斯将军在弥留之际,写下的最后一封信,大概是在极度的痛苦和孤寂中写下的最后文字,那些文字非常潦草,但其中洋溢的,是一个孤独的父亲,对于女儿最后的挂念。

        “我的女儿布丽奇特:”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很抱歉我不能亲口对你告别,也很抱歉,最近这几年我没有很好的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如以前一样爱你,就如你的母亲那般。”

        “我的孩子,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双腿的存在了,我能感觉到,我在流血,我很冷...这座神殿距离我们的家太远了,我很担心,在我死后,我的灵魂能不能回去你的母亲身边,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你说,关于银色黎明,关于信仰,关于那个讨厌的小鬼...但算了吧。”

        “在这个时刻,让我们把那些让人高兴不起来的东西扔在脑后吧,我的女儿,你才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宝物,超乎信仰,超乎我的存在,甚至超乎我的灵魂...啊,我听到了,有个声音在呼唤我,很像是你的母亲,也许那就是我的归宿了。”

        “布丽奇特,我的女儿,我很抱歉,在我们还能好好聊天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夸奖你,我没能告诉你,在你成为圣骑士的时候我是多么的高兴,我也没有告诉你,在你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时候,我感觉到多么的骄傲,在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成为那个小鬼的圣教军一员的时候,我愤怒,但我同样感觉到了一种欣慰。”

        “你长大了,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双翼可以自由翱翔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再需要我的庇护,对于一个父亲而言,你的成长让我已经没有了遗憾,而我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当面将这些话告诉你,我的女儿,你才是我这充满悲剧的一生里,最明亮的,最让人骄傲的光芒。”

        “勇敢的走下去吧,我的女儿,别为我的离去而悲伤,当你需要的时候,当你回头的时候,我就在那里...啊,我看到你的母亲了,她依然那么漂亮,她来接我了...”

        “再见,我的女儿...我会为你祝福的...”

        这一封信被第一时间交给了从提尔之手赶来的布丽奇特小姐,让那位骄傲的圣骑士女士当场晕厥,而父亲的离去,似乎将这个诚挚的信徒从圣光的无限信仰中拉了回来,让她已经开始变得淡漠的情绪又一次爆发开,但...这是好事。

        过度沉溺于信仰也会摧毁一个人的生活,当灵魂里填满信仰的时候,其他美好的东西就无法进入其中了。

        换句话说,老阿比迪斯将军的死去,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将自己的女儿拉回了现世,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她。

        他依然是她的英雄,是他的女儿最坚定的保卫者...他并没有辜负“父亲”这个名字。

        但一位英雄的逝世,到底是一件让人感觉到悲痛的事情,在圣教军的圣骑士们抬着阿比迪斯将军的遗体,将其送入篝火之中的时候,很多牧师们都泣不成声,而在一旁观礼的圣光大法师杜安先生,更是在痛苦和悔恨之间,摇曳着身体,倒在了地面上。

        这件事引起了一波小小的混乱,但并没有影响到这个庄严的仪式继续进行,为了送别老友,连卡利姆多大陆,垂垂老矣的乌瑟尔大骑士都赶了过来,那英雄的遗体在火焰中被点燃,一抹抹圣光的火花在那桔色的烈焰中燃烧着,就像是接引一个伟大的灵魂返回圣光之中。

        暗夜精灵哨兵们举起武器,默默的念着月神的祷词,而兽人们则挺直胸膛,将拳头放在胸口,唱起了苍凉的战歌,为老将军送行,牛头人的萨满祭司们站在大厅的高处,他们的手指摩挲之间,一抹抹金色的粉尘飘落在此地的寒风中,让奥杜尔城天空的阴霾,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在更远处的地方,这座泰坦之城的守护者们也站在那里,他们并不如凡人那么情绪外露,但作为和联军一起奋战了数个月的战友,女巨人艾隆纳亚,还是在昨晚,亲自为阿比迪斯将军塑造了一座石像,代表着守护者们对于犯人英雄的肯定。

        这座石像会在一切都结束之后,被送回提尔之手,作为这场神灵战争中牺牲的凡人英雄们的纪念。

        而奥杜尔城,这座被彻底从黑暗纪元中解放出来的机械之城,也会被保留下来,联军高层近几天都在和守护者们交流这件事情,他们和尊贵的莱数次会谈,虽然目前还没有达成协议,但可以预见的是,这座城市未来并不会被再次封闭,它会作为一座中立的圣城,接纳来自各个种族和文明的生灵。

        守护者们希望继续观察凡人的文明,而凡人们也希望拉近和守护者们的关系,也许在不远的未来,这座位于艾泽拉斯北极点的城市,会变得繁荣起来,成为这个世界文明圈的一部分,以及一个象征。

        先知维伦穿着最庄重的祭祀袍,在数名德莱尼守备官的护送下,先知将一束白色的花放在阿比迪斯将军的墓碑前方,在当年人类王国还在东部大陆的时候,维伦曾访问过那些城市,他和阿比迪斯将军还有过一些交流,这个死去的英雄也许算不上维伦的朋友,但他为圣光的信仰而战,为圣光而死,于情于理,先知维伦都要表达自己的哀思。

        当然,参加葬礼只是维伦此次前来奥杜尔的一个目的,他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和小安度因谈一谈。

        在葬礼结束之后,在联军的营地中,先知看着还有些悲伤的小王子,他转了转手中的水晶念珠,然后轻声说道:

        “在德莱尼人的文化中,像阿比迪斯将军这样的英雄,在死后会返回圣光的怀抱,成为那群星光晕的一部分,他们会在天空中以群星的姿态显化,继续关注这个世界,当我们仰起头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关注着我们,用星象回应我们...我的孩子,悲伤,这代表着你对他的怀念,但不要让悲伤影响你。”

        “我知道的,先知。”

        小安度因伸手摸了摸手臂上的黑色布条,他被泰瑞昂保护的很好,他虽然参加过战斗,但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过死亡席卷而来的感觉,那种旁人为自己牺牲的感受并不美好,那是一些沉重的枷锁,压在身上,会让人忍不住去思考更多的问题。

        这个过程,被称之为“成长”。

        “我在沙塔斯城接受圣光的试炼,我在萨兰提斯将军那里接受武技训练,我对德莱尼人的文化很了解,我和阿达尔也是朋友。”

        安度因闭着眼睛,他双手捧着一杯热茶,在那清香的味道萦绕之间,小王子低声说:

        “抱歉,先知阁下,但我现在没心情和您讨论这些,所以,说吧...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小王子稍显无礼的话并没有让先知感觉到不舒服,实际上,作为一个活过了3万年的人精,先知一眼就能看出,小安度因内心现在很茫然,他有自己的思考,他在因为感受过死亡而成长,这并非一件坏事,维伦也没有再沉默,他饮了口茶水,然后对小王子说:

        “我此行前来,是为了和你说一说,关于你邀请纳鲁前往银色黎明教团国的事情...阿达尔已经同意了这个请求,它委派我作为使者,来和你聊一聊关于圣教军未来的发展。”

        说到这里,先知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

        “唉,小安度因,你可能还不知道,最近德拉诺世界,可不太太平...就连沙塔斯城,也在面临着一些威胁。”

        “嗯。”

        安度因点了点头,他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先知:

        “我知道,您和阿达尔之间一直有联系,但沙塔斯城遭到了威胁这件事我未曾耳闻,难道那些不安分的流亡者,又和黯刃起了冲突吗?”

        “不,不是黯刃。”

        先知摇了摇头:

        “但我觉得应该和黯刃有些关系,据说,那是一群从德拉诺的深海里走出的古怪生物...是一些,呃,一些好战的...蜥蜴人。”

        “嗯?蜥蜴...人?”

        ——————————————————————

        艾泽拉斯的故事还在继续,而群星中属于其他世界的故事也没有停歇。

        在阿古斯世界的传送门大厅中,提克迪奥斯庞大的躯体从传送门里挤了出来,这个恐惧魔王看着眼前那陌生的传送门守护者,它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上一任传送门守护者,性感而放荡的哈萨贝尔小姐因为贪污受贿,被欺诈者发配到了艾泽拉斯战场,结果只是一场战斗之后,那个漂亮的可人儿就彻底失踪了,没人知道她的最终结局,但仔细想来,那个结局估计也并非那么美好。

        那里毕竟是艾泽拉斯,群星中最邪门的一个星球,战无不胜的燃烧军团在那里失败了两次,简直是耻辱!

        恐惧魔王熟门熟路的走入了欺诈者的圣殿中,不出它所料,欺诈者正坐在王座上,处理着军团内部繁忙的事务,黯刃军团的事务都会让大领主感觉到头疼,燃烧军团的规模是黯刃的十倍以上,每日的繁琐事务,也足以让欺诈者感觉到疲惫。

        要管理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肯定不只是每天发布一些命令就可以了,那是个压力非常沉重的活,一般人是绝对干不来的,尤其是在另一位军团首领阿克蒙德战死之后,欺诈者每天要处理的政务,几乎翻了一倍,这让基尔加丹这一段时间过的非常不愉快,它迫切的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帮手来帮助它。

        否则,它很有可能会成为燃烧军团历史上,第一个因为忙碌的工作和沉重的压力,导致积劳成疾,累死在王座上的军团首领,那可就太丢人了...

        “尊贵的欺诈者,我们在苏拉玛城的进展喜人,最多再过2个月,完整的阿曼苏尔之眼就会被从暗夜井里剥离出来,我们很快就会完成黑暗泰坦赋予我们的使命了!”

        提克迪奥斯恭敬的俯下身,对欺诈者恭维道:

        “而这一切,都是在您的英明领导下完成的,黑暗泰坦必然会因此对您更加信任!”

        “嗯,我知道了。”

        这个好消息也很难让疲惫的基尔加丹感觉到喜悦,他挥了挥手,示意提克迪奥斯下去吧,但恐惧魔王的眼睛一转,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低声说道:

        “而且还有个好消息,我们在德拉诺世界的探子发现了沙塔斯城的一些异动,那些纳鲁们似乎在准备一些行动,很可能和维伦有关系!”

        “维伦!”

        这个名字让基尔加丹猛地抬了起头,它将手里颅骨制成的印章放在一边,欺诈者的眼睛眯了起来,一个古怪的想法,突然跳入了它的脑海之中。

        阿克蒙德死了...它需要一个帮手,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维伦...也许就很合适。

        但在那之前,它必须想办法击溃那先知的理智和对圣光的信仰,而且阿曼苏尔之眼很快就会被送回来,那创世之柱被军团捕获的时刻,就是目前已经集结完毕的恶魔大军再度攻入艾泽拉斯的时刻...也许现在,是时候找自己的好兄弟维伦“聊一聊”了。

        欺诈者思考了数分钟,然后敲了敲桌子,不动声色的对提克迪奥斯说到:

        “那就去吧!继续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别让卡萨纳提尔发现你的双重身份,另外,把拉基什将军给我找来...”

        听到这命令,提克迪奥斯那阴霾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它恭敬的退出了欺诈者的神殿,在离开那被火焰笼罩的王座的时候,提克迪奥斯哼了一声:

        “啊,亲爱的先知维伦...你的好事,来啦!”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71308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