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1.哎呀,手滑了

41.哎呀,手滑了

        邪能是何时诞生于群星中,已经是个不可考的历史了。

        它极有可能像是其他5种力量一般,是伴随着宇宙大爆炸的时刻,在万物从物质奇点中喷薄而出时,便成为了构成这片群星的基础,但和其他5种力量不同,邪能并非肆意的蔓延于群星的每一个角落,它就像是某种敏感而阴郁的野兽一样,一直蛰伏于自己的巢穴之中。

        就在扭曲虚空之中,那是被邪能充斥之地,在那片同样诞生了恶魔们的星空中,邪能霸道的主宰着一切,据说在那片深渊似得群星倒影中,根本没有其他力量的踪迹,那里只有邪能!

        据说在当初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堕落之时,他周身的奥术之力逆转,他的血液从伤口迸发,而那神圣之血在堕落意志的影响下,也尽数转化为了如绿色岩浆一样的血液,最古老最癫狂的邪能凭空注入他的躯体,让萨格拉斯本就威压群星的力量得到了更可怕的强化。

        这充分证明了邪能的破坏力,它很可能是群星所有基础力量中破坏力最强的。

        当然还有种说法是,并非是因为扭曲虚空承载着邪能,而是因为邪能的存在,才有了扭曲虚空这样古怪的地方,按照这种说法的延伸理论,燃烧军团在过去万年中,不断的用邪能污染世界,其目的不光是为了摧毁文明,实现黑暗泰坦对于群星的大清洗。

        这些恶魔们很可能还是再用邪能来拓展扭曲虚空的范围,只有扭曲虚空才能诞生恶魔,那些群星中的毁灭者们,也在努力的让自己那充满毁灭欲的文明,在群星其他生命的骸骨与灰烬中,变得更加繁荣昌盛。

        但不管怎么说,扭曲虚空的大门一旦被打开,远古的源生邪能一旦外泄,就代表着一个世界被腐蚀的开始!如果不加管控,那么这个世界很可能就会成为群星中不断蔓延的扭曲虚空的一部分

        “您不阻止他吗?”

        在苏拉玛荒野的边缘,大领主站在一座倒塌的钟楼那偏斜的顶端,眺望着维伦与基尔加丹的死斗战场,在他身后,大魔导师艾利桑德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家乡,在一万年前挺过了永恒之井大爆炸的苏拉玛荒野,正在邪能的肆虐下分崩离析,以及被蔓生的邪能彻底同化的恐怖过程。

        她看向无所不能的大领主,她问到:

        “您就任由他这么污染这个世界吗?”

        面对艾利桑德的质问,大领主摇了摇头,他冰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他意味深长的说:

        “这个世界能承受的痛苦,远超你的想象,艾利桑德阁下,更何况,这这是应该出现的,基尔加丹正在自掘坟墓,我为什么要阻止呢?”

        “但是您的骑士正在节节败退!”

        大魔导师扭头看向那大地上被切断的岩石,恍如失重的力场一般悬浮于邪能涌动的空气中,在那已经被墨绿色的邪能岩浆彻底吞没的大灾变一样的陆地上,正在艰难的抵抗着基尔加丹的暗影攒射的天谴骑士维伦,在她眼中,那强大的死亡骑士并不是欺诈者的对手。

        他完全落于下风!

        “节节败退?”

        大领主撇了撇嘴,他低声说:

        “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维伦已经握住了胜利女神的裙角呢?”

        泰瑞昂不再言语,他就像是最好的观众一样,在这场手足相残的大戏中,万分期待着那个引爆眼球的转折点的到来,大魔导师看到大领主的神色,她不敢再问更多,而是抬起头,在她头顶的夜空中,在那邪能充斥的天际,一支黑色的舰队已经跨越过空间的阻隔,出现在了已经被毁灭的苏拉玛的上空战场。

        那是黯刃的舰队,它们正在和艾瑞达舰队展开激烈的空战,在那被绿色荧光点缀的夜空中,攒射的金属风暴在戈光弹的指示下,就像是一道道在空中编制的光芒蛛网,在各种能量的射线交缠撕裂中,双方战舰的能量护盾上,都爆发出了耀眼的火光。

        那雷鸣一样的炮火,那闪耀天际的死亡闪光,将这一切都勾勒的犹如最凄惨的梦境,而在更遥远的黑暗之海上,死海舰队已经列阵于冰冷的海水中,这一次大海魔王没有再用传统的炮击干扰天空的战场,他使用了最新式的武器。

        那些被加持了工程学推进器,又装备着计算核心的飞行鱼雷,黑铁区的军火商们给这些新式武器起了个名字,叫“制导飞弹”,总之,这种新式武器具有火炮不具备的超远射程以及更可怕的破坏力。

        它们就像是层层阵列的金属罐子一样,被放置在死海舰队每一艘战舰的甲板上,伴随着罐子顶端的打开,那些黑色的,就像是放大版的箭矢一样的钢铁武器,在死灵水手们的校准中,在死亡侏儒技师的设定中,各自找到了轰击的目标。

        然后在戴琳一声令下的怒吼之间,数百道黑色的钢铁箭矢咆哮着,在赤红色尾焰的推动中,拖着厚重如烟雾一样的白色气体,呼啸着冲入云端之上的战场,这些武器一起发射的场景是绚丽的,就如黑暗中亮起的灯光一样,在这一刻将无尽之海海域的夜幕尽数撕裂,然后在不详的光芒中,将毁灭与死亡带给自己的敌人。

        “轰轰轰”

        头顶的战舰战场上,被天谴舰队死死缠住的艾瑞达舰队腹背受敌,为了加强破坏力,戴琳并没有分散目标,数百颗飞弹只瞄准了四艘船,而这些被丧心病狂的地精工程师们制作出的爆炸武器在攒射中表现出了惊人的破坏力,在天空被火焰和爆炸覆盖的烈焰狂潮之间,四艘船中的三艘,都在艾瑞达恶魔们惊恐的嘶鸣中,失去了动力,在黑烟翻滚着之间,坠向下方的邪能之地。

        “哐”

        一艘翻滚不休的战舰在空中解体,数以万计的,燃烧的碎片与残骸如流星雨一般划过夜空,给这阴沉的末日之地,又增加了一丝古怪的绚丽,那些碎片坠入维伦和基尔加丹的战场,很快就被空气中涌动的灼热力量气化,在基尔加丹彻底释放了自己的力量之后,开始从大陆架上崩溃的苏拉玛平原早已经成为了焦灼的熔岩地狱。

        在被扭曲虚空的源生邪能尽数吞没的破碎大地之上,基尔加丹的力量与邪能交相呼应,他正在变得更强大,这大恶魔随手挥起一爪,在大地上翻滚的邪能就呼啸着冲入天空,汇聚成邪能的恶魔之爪,如小山一样砸向在地面上艰难抵抗的维伦。

        “哐”

        天谴骑士挥起手中的十字架战锤,阴寒的力量喷薄而出,将那邪能之爪在空中击碎,灼热的液态地狱火铺洒在他躯体上,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中就被熄灭,被冻结,维伦的白色胡须被灼热的火焰烘烤的不像样子,这天谴骑士躯体上的盔甲也被砸的支离破碎,看上去非常凄惨。

        在和欺诈者的战斗中,他似乎一直落入下风,这看上去和黯刃第二高手的身份有些不太相符。

        但在维伦那蓝色眼中,一抹光芒越来越盛。

        他感知着周围的空间与能量,扭曲虚空与这片大地的同化已经接近完成,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放开手反攻了!

        他要基尔加丹死在这里,彻底死在这里!而只有在扭曲虚空中,恶魔才能被真正杀死

        这里,苏拉玛!这里,已经被扭曲虚空覆盖了

        这里,将成为基尔加丹邪恶灵魂的,葬身之地!

        “哗啦”

        欺诈者扔向维伦的邪能陨石,在接触到维伦躯体之前,就被黑暗中涌动的诡异力量分解开,在那邪能之火的飘荡中,维伦抬起头,灼热的风吹起他被烧焦的胡须,在那张布满了伤痕的枯瘦脸颊上,维伦的双眼中的期许与杀戮之光终于变得不加掩饰。

        一股黑暗开始涌现于维伦的躯体上,那并非是纯粹的死亡,而是来自于维伦掌握的另一种力量。

        他身前是圣光的牧师,而死后,他开始被暗影接纳,并且不吝于给予他真正的赐福。

        “哗”

        阴影的黑暗流转之间,就如一副能量的盔甲,笼罩在了维伦的躯体之上,他的左手指尖晃动,三颗暗影法球出现在他的手腕上,开始快速旋转,而在他的右手里,再次被握紧的十字架战锤表面,阴森的寒霜飞快的将这武器包裹起来,死灵符文在那武器上熠熠生辉。

        阴影与死亡,维伦所掌握的两种力量在这一刻融合于他的躯体之上,在他的额头上,一抹晦暗的符文一点一点的被点亮,就像是当初身为先知时所拥有的德莱尼领袖之印一样。

        然而,现在悬浮于维伦额头之上的,那是纯黑色的符文,看上去古怪,邪异,而且强大

        在更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大领主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好戏开场了!”

        泰瑞昂话音刚落,一股席卷整个苏拉玛末日之地的暗影风暴就以维伦为中心,在呼啸之间吹起,维伦脚下被邪能烧融的野兽骸骨被吹动,而下一秒,那风暴就骤然加强数十倍,空中飘荡的实质性暗影覆盖了那些喷涌的邪能火山,就像是无形之手,将那些涌出的地表的岩浆在顷刻间凝固。

        “哗啦”

        在维伦身后,死界之门轰然洞开,咆哮而出的死亡之力聚集于维伦的躯体上,如果如果大巫妖和海拉,都可以像泰瑞昂那样凝聚出自己的死界幻象,那么比他们更强的维伦,怎么可能没有呢?

        “轰”

        难以名状的扭曲之物在死亡之力的充盈中位列于维伦身后,那是一头如章鱼、螃蟹和蜘蛛、蠕虫混合的古怪生物,它的脸颊上布满了黑色的眼球,就如同虫子一样蔓生于大地之间,它扬起头,发出了晦暗的嘶吼,虫型躯体之上,挥舞而出的暗影触须疯狂的拍打在半空中的基尔加丹的千魂护盾上。

        每一次抽击,都会让那由一千个灵魂组成的护盾的能量飞逝。

        灵魂那是死亡的领域!

        “坠落吧!”

        在阴影风暴中抬起头的维伦举起左手,飘荡不休的三颗暗影法球如呼啸的炮弹砸向空中的欺诈者,后者的眼睛在这一刻紧缩,他吼叫着将手中被邪能包裹的战斧扔了出去,如邪能风暴一样呼啸而来的战斧挡住了维伦扔出的两颗暗影宝珠,在力量的碰撞湮灭之间,环形的冲击波再次撕裂大地,但最后一枚宝珠还是击中了基尔加丹的护盾,然后如爆发的黑暗之爪,将那护盾彻底淹没,同化,消亡。

        “砰”

        维伦的死界幻象抓住了机会,那咆哮的暗影邪兽躯体上的触须在这一刻尽数舞动,刺入半空中的阴影火花之中,在一声古怪咆哮之间,欺诈者被狠狠的砸向地面。

        基尔加丹被维伦突然爆发的力量惊讶了,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位曾经的兄弟,居然隐藏的这么深,居然这么沉得住气,在这万物消亡的扭曲虚空的同化最后,才隐忍着刺出最锋利的利剑。

        “砰”

        维伦手中被冰封的战锤狠狠的砸在基尔加丹的胸口,将大恶魔的皮肤撕开,将他的胸骨砸断,基尔加丹咆哮着用爪子试图扼住维伦的手臂,但在暗影的跳动之间,欺诈者的爪子和扔出的火焰射线居然抓了个空。

        维伦明明就在他眼前,在对他发动致命进攻,但他却无法抓住他,甚至无法反击!

        阴影阴影给了天谴骑士诡异的力量,在阴影的虚无之中,他同时保持着存在与虚化两种状态,那是连大领主泰瑞昂都无法破解的诡异手段,更遑论此时落入致命下风的欺诈者了,基尔加丹现在就在和一个虚无的幽灵作战,他伤害不到虚无状态下的维伦,但维伦却可以肆意的伤害他。

        这才是天谴骑士维伦真正的底牌!

        “撕啦”

        欺诈者的左臂被天谴骑士扣中,在维伦阴沉的目光中,基尔加丹的手臂被从躯体上撕了下来,这极致的痛苦让欺诈者又一次召唤了从天际坠落的陨石,试图将维伦击退,但在天谴骑士背后,那扭曲之兽,死界幻象,用自己的躯体为维伦挡住了天空坠落的陨石之雨。

        “死吧,死吧!”

        维伦将手中的战锤扔在一边,他挥舞着双手,将欺诈者的血肉撕开,就像是疯狂的野蛮人一样,他要用这种方式,告慰内心中的苦楚,那些因为欺诈者的恶毒计谋,而惨死群星中的人民,阿古斯!他的家园!

        这一切!

        都在今日,尽数奉还!

        “啊!”

        欺诈者被维伦摁在地面上,阴冷晦暗的重拳疯狂砸下,那种死亡加身的痛苦,那种死亡狂笑的阴影,他要死了!他要死了!!

        “帮帮我!”

        欺诈者的咆哮声在这平原上回荡着,在战场边缘,刚刚赶到此地的巴纳扎尔和提克迪奥斯,还有艾瑞达双子听到了这呼唤,他们飞快的顶着可怕的暗影风暴冲到战场中心,眼看着欺诈者被天谴骑士摁在地上揍,恐惧魔王巴纳扎尔第一个站了出来。

        这恐惧魔王手里提着卡兹格罗斯之锤,他朝着欺诈者喊到:

        “我来帮你!基尔加丹,接住这个!”

        说完,巴纳扎尔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动作,但在起身的瞬间,他就像是把握不住方向一样,任由那闪耀着大地之力的石槌直挺挺的砸向了维伦,然后被天谴骑士轻易的接在手中。

        那动作,根本不像是在帮欺诈者,反而像是在帮助维伦一样。

        这一幕不仅让他身后的三个恶魔看呆了,也让满怀希望的举起仅剩下的爪子的基尔加丹也看呆了,甚至连暴揍欺诈者,接住了飞过来的圣锤的维伦,也停下了攻击。

        所有人都在看着巴纳扎尔,而这个恐惧魔王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恶魔角,他耸了耸肩,用一种干巴巴的,没有任何的诚意的声音说:

        “哎呀,对不起”

        “手滑了”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7462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