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6.尤娜大人超进化.世界幻影

46.尤娜大人超进化.世界幻影

        “砰”

        三把武器又一次碰撞,死亡与邪能的力量冲撞之间,在群星中爆开了闪耀的火花,仅仅是战斗的余波,就将两人周围的小行星覆盖寒霜,然后彻底崩岁,大领主的身影在永寂的群星中翻滚了几次,他踩在了一块碎石上,借此稳住了身体。

        他看着眼前的堕落泰坦阿格拉玛,那泰坦已经缩小了身形,就像是个普通的维库人一样大小。

        显然,阿格拉玛也意识到了,在面对泰瑞昂这样小型,度极快,破坏性极强的敌人的时候,庞大的身体不会成为优势,反而会成为劣势。

        尤其是在泰瑞昂可以操纵鲜血与死亡诅咒的情况下,一旦被那两把覆盖着死亡意志的武器接触到,阿格拉玛躯体上的伤势,可能会再次加重。

        但即便是缩小了身躯,阿格拉玛那无与伦比的力量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在纯粹的力量层面,大领主得调集起整个死界赋予的力量,才能堪堪抵抗。

        而他手中的两把武器

        仅仅是数次碰撞之后,灰烬使者已经有了崩溃的征兆,这沉默的武器和他的主人一样咬着牙,不吭气的坚持着,但另一把剑,聒噪的天启,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雄心壮志。

        它不断的嘶嚎着

        但这不怪它,毕竟,不管是灰烬使者,还是天启,论起材质和力量,都远远无法和阿格拉玛手中的泰沙拉克相提并论,实际上,它们能坚持到现在还不崩溃,这已经说明了它们的意志了。

        “战决!泰瑞昂!”

        天启尖叫到:

        “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一旦我们崩溃你就完了!泰沙拉克诞生自群星起始,附带着上一个群星纪元留下的万物湮灭的力量没有了武器,你会被阿格拉玛轻松的切掉!”

        就连沉默的灰烬使者,也在这一刻出了自己低沉的声音:

        “天启说的对!主人战决!”

        “你们说的倒轻松!”

        泰瑞昂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的血渍,他看着持剑防御的阿格拉玛,他冰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更厚重的死亡之力缠绕于两把长剑之上,让它们能坚持的时间更久一些。

        “要不要战决,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我尽量吧”

        “唰”

        泰瑞昂脚下悬浮于群星中的巨石应声崩碎,泰瑞昂的躯体如死亡幻影一样出现在了阿格拉玛身边,两把死亡的武器在群星中勾勒出死亡的混乱风暴,几乎要将这堕落泰坦在一瞬间彻底切碎。

        然而,阿格拉玛却双手握剑,用一种看似缓慢,但却无懈可击的剑技,将大领主挥出的利刃精准的格挡。

        这曾经的保卫者的剑术相当惊人,纵使是战力全开的大领主,在力量阶位相对的情况下,也无法攻破阿格拉玛的剑网。

        “很不错的力量”

        处于这利刃风暴之间,堕落泰坦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去评价泰瑞昂:

        “死亡,哪怕是在万神殿的无尽岁月里,我很少见过将死亡演绎的如此真实的生命,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将自己融身于死亡之中的?”

        “但可惜,还不够纯粹”

        堕落泰坦那火苗一样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惋惜,他看着在同一时间拉出了数百道幻影的大领主,堕落泰坦似乎玩腻了这种攻防的游戏,在下一刻,他手腕翻转之间,泰沙拉克的烈焰剑刃骤然暴起,寒光与烈焰四溢之间,如之前斩杀恩佐斯一般的致命剑术再次显现。

        破敌者!

        “砰”

        横斩的第一剑被大领主手中的灰烬使者挡住,这把由麦格尼打造出的死亡之刃的剑刃在顷刻间崩裂。

        “砰”

        竖斩的第二剑被嘶吼的天启格挡,总是有精纯的死亡之力的加持,天启剑刃上的阴森白骨依然被斩断了三分之一。

        “唰”

        再次横斩的第三剑被咬着牙,在灭世之火中苦苦支撑的大领主在间不容息之间闪身躲过,但第四剑躲不过去了!

        泰沙拉克剑技之所以如此无敌的原因,并不只是泰沙拉克这把断剑本身牛逼的缘故。

        这一套适用于泰坦的剑术,在施展时附带着恐怖的空间囚笼、力量定位和毁灭重击等等难以想象的特殊效果,一旦前三剑完成,那么被攻击者的空间方位就会被死死锁定,不管他躲到那里,致命的第四剑都会如影随行。

        “你算是我见过的最强凡人”

        阿格拉玛如灭世之神一样双手举起的烈焰巨剑倒映着这位被灭世之火笼罩的泰坦,在他双眼的火苗中,一抹阴森无情的光芒跳动着:

        “但也仅仅是凡人,你与死亡并非一体!”

        “轰”

        高悬于大领主头顶上的泰沙拉克巨剑如陨石一样轰然落下,被死死禁锢于更高阶空间中泰瑞昂避无可避,他咬着牙,在死亡之力的涌动之间,终于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砰”

        剑刃斩下,但堕落泰坦阿格拉玛却没有任何的喜色,他能感觉到,这一剑没有伤害到那个古怪的凡人,这一剑,被挡住了

        在阿格拉玛眼前,大领主所处的方位,一团黝黑色的能量如巨蛋一样横置于群星中,泰沙拉克将那巨蛋砍出了一条裂痕,将其中纯粹而阴森的死亡之力暴露了出来。

        还有泰瑞昂那压抑着怒火的声音

        “你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死亡,对吧?”

        黑色的能量如风暴一样骤然散去,露出了其中二段变身的大领主泰瑞昂,就如当初碾压海拉时的姿态,将纯粹的死亡灌注于灵魂与躯体两个维度之上,将死亡最阴冷无情的一面作为战妆。

        他的脸上布满了鲜血一样的死亡符咒,原本就修长的躯体被拉得更长,在背后有一双县血色的巨大双翼,而他的双手,也在死亡能量的充盈下,变成了血色的巨爪,曾属于邦桑迪的血月之力萦绕于他的躯体上,而在得到海拉的王冠后,来自冥狱深渊的死亡也让他对死亡的理解更强。

        在那双冰蓝色的双眼中,在那痛苦之间,有一抹倒影的死亡星点,就如宣告万物终末的晚钟一般。

        在大领主爪子里,他使用的最顺手的武器,黑色的灰烬使者,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在刚才那破敌者的最后一击中,是这把剑主动牺牲了自己,在泰沙拉克的无情撞击下彻底崩溃,从而为大领主赢得了聚集力量的时间。

        “你毁了我的剑”

        大领主另一只手中的天启被最纯粹的死亡加持,它的外形开始飞变化,最终成为了一把散着黑色寒光的直刃斩剑,泰瑞昂单手持剑,另一只爪子张开,他看着眼前的堕落泰坦,他说:

        “你赔!”

        “唰”

        空间骤然破碎,在堕落泰坦惊讶的注视中,泰瑞昂在这一刻跨越了空间和时间的阻隔,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如幽灵一样出现在了阿格拉玛眼前。

        “噗”

        黑色的直刃剑洞穿了堕落泰坦坚固的岩石之躯,在那灼热的鲜血涌动间,泰瑞昂在阿格拉玛耳边低声说:

        “疼吗?”

        灭世之火骤然收拢,熔火的护盾在泰瑞昂眼前聚集起来,但那巨大的血爪狠狠挥起,一爪子拍在了阿格拉玛的脸上,那加强的,足以撕裂大6架的力量将阿格拉玛的防御第一次彻底击溃。

        在踉跄后退的阿格拉玛眼中,大领主将手中的直刃斩剑向下竖起,阴冷的黑色火焰在剑刃上缠绕开来,泰瑞昂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剑术起手式,在死亡黑雾的缠绕之间,他那布满了死亡符咒的脸上,有一抹阴寒的杀意,他说:

        “你的泰沙拉克剑技真的很不错”

        “所以,我也学了一点请斧正一下吧。”

        “唰”

        大领主向前踏出一步,手腕翻转之间,稍有些古怪的连击剑术挥洒而出。

        死亡破敌者!

        第一剑,横斩

        代表死亡的黑火在这一刻骤然爆,在阿格拉玛惊讶的注视中,那古怪的,稍有些走形的,模仿泰沙拉克剑技打出的连击,竟然真的也有了空间禁锢、力量定位和毁灭重击的三重效果。

        但这绝对不是因为泰瑞昂也掌握了泰坦才能掌握的力量

        这只是因为,他在用艾泽拉斯死界的力量,强行模仿出了泰沙拉克剑技的效果,在之前的战斗中,泰瑞昂已经现了阿格拉玛的秘密,这泰坦洞悉群星中的任何进攻方式,泰瑞昂挥出的每一剑,不管多么刁钻,多么狠毒,都难以突破他如坚盾一样的防御。

        换句话说,凡人的武技,对于见识过无数战技的泰坦而言是没有意义的,在你挥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你的剑会落在哪里。

        除非用阿格拉玛自己的剑术,那属于泰坦的剑术,那敌人根本不可能躲开,只能正面应对的剑术。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堂堂正正的战姿,抹掉见识之间的差距。

        “真聪明!”

        堕落泰坦挥起剑,与死亡形态的大领主战在一起,两种泰坦剑术疯狂对攻,将周围群星中的一切星体卷入其中,然后撕碎,湮灭。

        所幸这里距离艾泽拉斯星球已经有些距离了。

        而艾露恩则担忧的看着拼命抵抗阿格拉玛的泰瑞昂,她很清楚,泰瑞昂现在与阿格拉玛的势均力敌只是表面现象,大领主的真正实力要弱于阿格拉玛,他在抽取死界的力量来弥补这种差距,但死界不可能一直为他补充能量。

        一旦死亡形态消散,泰瑞昂很可能就会落败!

        最要命的是,对一切生命和灵魂都有极强克制性的死亡之力,对眼前的阿格拉玛却毫无作用,堕落泰坦的灵魂就像是个钢铁要塞一样,泰瑞昂无法进入其中,无法打开躯体对抗之上的灵魂战场,无法在灵魂层面用死亡之力削弱阿格拉玛,这才让他打的如此艰难。

        并不是死亡敌不过邪能与奥术

        只是如阿格拉玛评价的那样,哪怕是融身于死亡的泰瑞昂,依然不够纯粹,他还没能迈进这片群星中,那真正属于顶级力量的大门。

        只差一点点。

        但依然,还在门外

        ———————————————————

        “那是我爸爸!”

        世界末日之下,终于有人挺身而出,将整个世界的苦难扛在肩头,在亲眼看到x型的黑暗立柱横置于天空,稳稳的接住了这灭世一剑后,整个世界都沸腾了,而在白塔城港的大教堂的灯塔顶端,喜极而泣的多尔南更是一把保住身边的凡妮莎,她又喊又跳的朝着下方的人群尖叫到:

        “看到了吗?那是我爸爸!那是泰瑞昂!他才不是什么暴君与死神!看清楚了!你们这群渣渣,他是英雄!”

        “他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呃,孩子嘛,总希望自己的亲人能得到所有人的尊敬与爱戴。

        而泰瑞昂被帝国诋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正名的机会,多尔南怎么可能放过呢?

        这孩子用元素之力加持的声音在顷刻间传遍了整座城市,让那些无知的凡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可怕的真相,但从末日中捡回一条命总是让人激动。

        所以管它呢!

        欢呼就对了!

        在东部大6的银色黎明教团国里,刚刚回来的安度因和萨兰蒂亚也非常自豪的看着天空,这两个孩子很清楚,泰瑞昂从来都不是他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的,但他们不会和其他人争辩这些,真正的事实,总是能让很多人闭上嘴。

        “咦尤娜呢?”

        萨兰蒂亚在圣骑士们的呼唤声中,突然现刚刚还和他们在一起的小幽灵突然失踪了,她和安度因在人群中寻找着,但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小笨蛋。

        她可能直接回去了死界,但尤娜她不是最喜欢现在这样热闹的场景吗?

        实际上,和泰瑞昂一样,尤娜大人现在也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

        作为泰瑞昂“王冠”的一部分,尤娜在某种程度和泰瑞昂是一体的,但在之前的所有战争中,大领主都显得游刃有余,从未真正彻底的调集起整个死界的力量,唯有这一次,在面对强大到不可理喻的阿格拉玛的时候,他不得不这么做了。

        而就在大领主全力调集起死界之力的那一刻,尤娜内心里突然有种古怪的慌乱,就好像是,好像是深藏于内心中的一枚种子要破土而出了一样。

        这种感觉让尤娜很慌张,所以她就跑回了死界,她以为自己吃坏肚子了,或者是生病了。

        但进入死界不但没有压制那种心灵的慌乱,反而像是让那“种子”跳动的更加欢快,另一股力量在尤娜心灵里生长着,这让尤娜很害怕,但泰瑞昂在和敌人拼命,没人能帮她,她只能躲在黯刃城的仓库里,死死的抱着自己的小熊玩偶,她以为自己要死了

        然而,并没有

        这只是一个深藏的秘密,即将被揭晓而已。

        在某个时刻,尤娜感觉到内心里的种子终于破壳而出,尤娜的小肚子咕咕叫了两下,但下一刻,一切就恢复了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一样。

        “切”

        尤娜仔细的检查了全身,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她就没心没肺的站起身,拍了拍肚子,得意的说:

        “什么嘛!我还以为吃坏肚子啦,嘿嘿,尤娜大人最厉害了。”

        而就在尤娜打算再去找安度因和萨兰蒂亚的时候,一个古怪的声音突然在她内心中响起:

        “小丫头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我是尤娜鸭!你是谁?”

        小幽灵左顾右看,她被吓了一跳,但下一刻,那个声音就再次说道:

        “不!你不是尤娜,最少在仪式完成之前,你不是”

        “你这人说话好奇怪啊!”

        尤娜皱着眉头反驳到:

        “我不是尤娜,那我又是谁鸭?”

        “你是这片大地的新生意志,泰瑞昂想要融入死亡本身,他还缺少一个仪式他还没有,向死亡献祭走吧,小丫头去完成这个仪式,然后你会成为真正的尤娜,而泰瑞昂,也将成为真正的泰瑞昂”

        “听不懂!听不懂!”

        尤娜抱着脑袋尖叫到:

        “我不去!那里很危险,那个火人很厉害,尤娜会被杀掉的!再说了,你是谁?我又不认识你!”

        “我就是你啊,小笨蛋当然,在这片大地还完整,在我的意志还没被撕裂的时候,我有过另一个名字。”

        那个声音慢悠悠的说:

        “我还记得,那个献出了一只眼睛,来向我换取死亡奥秘的人,将我称作”

        “死亡幻影”

        “好了,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快启程吧,让我们完成那最后仪式,然后然后就是属于你和泰瑞昂的时代了”

  http://www.piaotian5.com/book/9794/7581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