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佞臣的庶女嫡妻 > 第249章、时间重来1

第249章、时间重来1

        “姑娘,快些起来,您今天不能睡懒觉。”

        阿弥稚嫩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催促,一声比一声催得着,仿佛她再不起来天会塌似的。

        托月无奈地裂开一边眼睛,朦朦胧胧中看到阿弥担忧又着急的稚嫩小脸,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仿佛这个表情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

        想一下,头痛欲裂。

        眼前的一切,都让她感觉不到真实。

        想揉一下突突跳的太阳穴,抬手却碰到一圈纱布,一脸疑惑地看着阿弥道“阿弥,我怎么会受伤,这是哪里?”

        岂料阿弥马上一脸担忧道”姑娘,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撞坏脑子,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姑娘别害怕,奴婢马上给您找大夫,喝两剂药咱就能恢复正常。”

        托月想唤住阿弥,岂料那丫头跑得飞快,眨眼便没了踪影。

        捏捏眉心勉强坐起来,却见满眼的红色,就边身上盖的垫的也都是红色,中意一个大红的“囍”字,以及燃尽的的只剩下红蜡的烛台,种种线索表明这是一间新房,可是新郎在哪里?

        成亲?怎么可能。

        托月始终觉得不真实,那怕是掐一下自已会痛,还是觉得很不真实,总觉得自已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托月每每要思考,头便会痛得让她晕倒,无奈伸手拿起床头的竹简,打开后竟是一册志怪小说,里面记载的全是些善恶有报的小故事,看一眼便扔到旁边。

        什么乱七八糟的书,走下就要到旁边的架子挑了半晌,终于找到一卷勉强能入眼的游记。

        “姑娘,怎么起来了,小心着凉。”阿弥赶紧拿起披风披在托月身上道“奴婢跟管家说了,大夫很快就到。”

        “阿弥你别忙,过来,我问我几个问题。”阿弥拍拍身边的小凳,示意她坐下道“你家姑娘我,是不是昨天刚刚成亲,可是我为什么会受伤,难不成这家公子并不想娶我,故意用此法阻止拜堂成亲。”

        “姑娘不是已经进了墨家的大门。”阿弥不解地问,托月不以为然道“没有拜过堂,没喝过合卺酒,没有洞房,就不是真正的夫妻,所以我还是应家九姑娘,你唤我姑娘是应该的。”

        “其实这也不是六公子的错,都怪那康王府郡主。”阿弥冷哼一声道“昨天是姑娘大喜的日子,岂料姑娘刚刚走出花轿,康王郡主的的马突然发疯,直接冲过来撞到了姑娘的,姑娘的头磕在轿子上……晕倒。”

        “然后呢?”

        “然后六公子就把姑娘,抱到这座作为新房的院子里。”

        托月一下就听出问题道“意思是说,郡主的马冲过来的时候,六公子就站我身边,他却没有出手救我。”

        阿弥小心翼翼道“或许是事发突然,六公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姑娘晕倒后,六公子真的很紧张,马上让人请大夫过来姑娘医治,知道姑娘没事后才离开的。”

        “当然会紧张啦。”找月没好气道“我要死在他们家门口,应家为了外头脸面,自是不肯善罢甘休。”

        “姑娘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阿弥不以为然道“姑娘和六公子的婚事,是当今皇上亲自指的婚,他不愿意也得娶,否则就是抗旨不尊,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你还知道抗旨不尊是大罪,不简单啊。”

        托月忍不住讥讽道“说得你家姑娘,好像很愿意嫁给六公子似的,还不是圣旨不可违。”

        阿弥搓着手喋喋嚅嚅道“皇城中很多姑娘都想嫁给六公子,连七姑娘也再三暗示姑娘,难道姑娘就不想嫁吗?”

        “六公子……”

        这个称呼托月有种莫名的亲切感,总觉得很久以前便认识,只是怎么也想不起自已跟这个人有会被什么交集。

        阿弥看她的神情,无奈地解释道“六公子是墨太傅的第六子,是正房墨大夫人所出,文武双全,才高八斗,皇城里不知多少姑娘想给他。”

        “照这么说,是不是应该去青云寺烧高香,感谢天感谢地,让你家姑娘我白白捡了一个好夫君。”

        托月忍不住吐槽,偏生阿弥听不出她是在说反话,道“六公子人中龙凤,以姑娘庶出的身份来讲的确算是高攀,的确是捡了一个好夫君,不然七姑娘、八姑娘也不会针对你。”

        “是吗?”托月不以为然道“那外界如何评价我呀。”

        “说……说姑娘说是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粗鄙无礼,生母早亡还是外室,连族谱上没有您的名字。”

        “事实上呢?”托月反问,阿弥马上道“若姑娘也算相貌平平、学识平平的话,天下应该没有美人也没有才女。就算族谱上没有姑娘的名字,凭姑娘的才学也能碾压皇城的贵女们。”

        “所以传言不可信,别因为几句传言,就小看你家姑娘我。”托月重新打开竹简,继续看里面的游记。

        “六公子从不近女色却是真的。”阿弥压低声音道“奴婢听府里人说,六公子屋里一个侍女都没有,全都是年轻的小厮,贴身侍候的书僮叫墨宝,为人机灵,能识字断文还会武功。”

        “所以呢。”

        “姑娘嫁给六公子,跟守活寡差不多。”

        “你方才还说我白捡一个好夫君,转头说说我跟守活寡差不多,我究竟是嫁得好还是嫁得不好。”

        托月无语地看着阿弥,阿弥却不以为然道“最少嫁给六公子,表面上很风光的事情,气死七姑娘和八姑娘他们,他们以后也不敢欺负姑娘。”

        “从前我老被七姐姐和八姐姐欺负吗?”

        托月不解地问,阿弥不以为然道“明明是姑娘不屑理会他们,看他们就像看笑话。”

        看着一脸稚气的阿弥,托月无奈“关于我们的情况,姑娘我只对你说一遍,你好好记住,不然我们小命不保。”

        “?”

        阿弥瞪大眼睛。

        托月轻叹一声道“你家姑娘我出身卑微,在家不得父母宠爱,出嫁不得夫家待见,我们是无依无靠的,以后行事尽量低调,不要因为嫁给六公子就嘚瑟,康王郡主能纵马撞我第一次就能撞我第二次,谁知道还会有别的郡主、公主要害我们?”

        “按姑娘这么说,嫁给六公子就等于跟死神做亲戚。”

        “你知道就好。”托月无奈道“以后遇上康王郡主这样的,宁可受些委屈也万不可得罪。”

        阿弥顿时就一脸不爽道“还以为姑娘嫁给六公子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比从前更憋屈,那以后我们岂不是要继续夹着尾巴生活。”

        “指望一个男人改变命运,是最愚蠢的想法。”

        托月冷冷一笑道“你家姑娘我可不会把自已的幸福,押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身上。”

        阿弥不解道“姑娘这话奴婢想不明白,自来女儿家莫不想觅个好郎君嫁入高门,生儿育女,以后夫贵妻荣,美满地度过一生。”

        忽然看着托月道“姑娘,你好像跟从前不一检疫。”

        托月轻叹一声道“你家姑娘昨天被撞了一下,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阿弥一脸懵道“姑娘想吃鱼和熊掌。”

        “打个比方而已。”托月懒得解释“我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其他事情我们边吃边聊。”

        晚朝轩。

        墨染尘听完墨宝回报的情况,不自由地写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端详着弟弟写的字,墨衡宇道“活得如此通透的女子,世间当真极少见,可惜是应烘云的女儿,皇上为了缓和两族的关系,特意指了这门婚事,不然你可以试着跟她交往,五哥也希望你有个伴侣,不要总是孤孤单单的。”

        “哦对了?”墨宝想起一事道“九姑娘看了公子上回命人打扫房屋时,不小心遗留在那里一卷的游记,看得十分起劲,正让她的丫头到市面上余下的书卷。”

        “哪卷?”

        墨染尘紧张地问。

        墨宝不敢卖关子,赶紧道“就是公子从觉悟大师那求来的书卷。”

        “我记得那些可都是古卷,她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能看懂。”墨衡宇有些不相信,自已弟弟看的书,可不是什么都能看懂。

        “看得懂,看得可溜。”墨宝马上反驳道“还有九姑娘不但不难看,长得跟仙女似的,跟外面传的完全不同。”

        “长得像仙女似的,你亲眼看到吗?”墨衡宇不以为然,墨宝只得搬出证据道“适才厨房给那院送吃食,无意瞧见九姑娘,说她端端正正坐在案前看书,还不是提笔做记录,那份雍容华贵、从容自若寻常姑娘都比不上。”

        “当真?”

        “公子去瞧瞧不就知道。”

        墨宝看一眼墨衡宇小声道“奴才觉得九姑娘挺不错的,对待下人也和气,还有才气呢。”

        看着墨宝小心翼翼模样,墨衡宇笑道“你去看看,若是说得上话,就算不能成为真夫妻,也有个可以说话的。”

        “是,兄长。”墨染尘恭敬地答应。

        “这次跟父亲的在朝堂上的事情无关,只为你自已的心,试着跟九姑娘交往。”

        墨染尘手上的笔微微一滞道“若按兄长要求,染尘不知应该怎么跟九姑娘交往,再说染尘对女子素不感冒,不要请云三公子先过来瞧瞧,他最擅长与女子交谈。”

        “你……”墨衡宇有些哭笑不得道“无论你们做不做真夫妻,九姑娘都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你怎能让外男先跟她接触,传出像什么话。实在不行,你就以探病来为由,专门过去瞧她一眼。”

        “要不请母亲去瞧瞧吧。”

        “母亲说了,你院里的事她不过问。”

        墨衡宇略带得意道“六弟,就一个小姑娘,五哥相信你能拿下,加把劲。”

        抬手拍拍弟弟的肩膀,强忍着笑意走出书房,暗暗给墨宝使一个眼色,墨宝赶紧道“五公子,奴才送您出院。”

        “你也不希望你家公子,一直孤家寡人吧。”走出晚朝轩,墨衡宇小声交待墨宝道“回头没事,多让你妹妹到那院里走动,或者直接让她伺候九姑娘,反正九姑娘身边只有一个人也不够使唤。”

        “是,小的明白。”

        墨宝马上会意,道“小的多谢五公子指点。”

        他妹妹因年岁还小还没有安排跟主子,偏偏是个极能吃的,若是能跟九姑娘身边也不错。

        正好管事过来回话道“方才大夫已经瞧过六少夫人,说她额头上的伤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有些事情暂时记不起来,用上几剂安神汤,好好休息几天便能恢复。”

        “请管事大人放心,小的一定会把话带给公子的。”

        墨低着头恭恭敬敬地应话,直到管事大人走后才一溜烟回到书房,跟主子说了让妹妹接近九姑娘的话。

        用过午膳,托月正觉得无聊,让阿弥拿几卷自已的书出来,道“若不是这院子太过潮湿,就把我自已的书都摆到架子上面,想看时顺手一拿多好啊。”

        “姑娘最聪明了,肯定会想到办法。”

        阿弥把几个书袋放到案上道“这几卷是从觉悟大师送的书里挑的,趁眼下有时间,姑娘赶紧看吧。”

        托月拿起其中一个书袋,看一眼上面的标签道“觉悟大师的收好多都是孤本,我还是先抄录下来,再慢慢看自已的抄本,不然弄坏原本可就亏大。”

        “有人吗?”

        忽然传来一个稚气十足的声音。

        托月让阿弥出去去瞧瞧,不一会儿就带了个八九的,长得十分圆润的小女孩进来。

        “奴婢见过六少夫人。”小女孩进来后,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奴婢奉公子之命,前来侍候姑娘起居。”

        “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托月一看到小女孩,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就好像以前跟她生活过似的,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脑海里面跳出来,突然一阵剧痛袭上来,手中的书也积跌落在地上。

        阿弥和小女孩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把托月扶到床上躺下,托月闭上眼睛很快便进梦乡里面。

        ------题外话------

        今晚小侄子上来问作业,所以更得晚上一点。   网址77dus.com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2311/9574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