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516章 我也不嫌弃!

第516章 我也不嫌弃!

        看着眼前几张充满求知欲的脸,慕远淡定地笑了笑。

        “至少说明,这位刘大姐没有撒谎。”

        杨大队明显愣了一下,问道“仅仅是没撒谎?”

        派出所的两位同志也很惊讶。

        毕竟,费了这么大的劲,到对方家里当面询问,就为了证明没撒谎,这似乎……太小题大做了。

        慕远也能看出他们的想法,一脸认真地说道“对!确实只是证明没撒谎。但‘没撒谎’这个结论并不是没用,相反,这很有用处。”

        说完,慕远就没急着上车,就站在门口,道“刘大姐没撒谎,就说明他丈夫魏成祥确实没有回过家,也没有与家里有过任何联系。”

        “对啊!这个情况我们之前就已经掌握了啊。”黄副所长甚是讶异。

        慕远笑笑,道“可是你不觉得这很不正常吗?”

        “什么不正常?”

        “根据我们警方之前掌握的情况,魏成祥是携款逃匿,款项总额差不多一百多万。可我们刚才去了他家里,就那套跃层套房,价值就远不止百万。对方会为了那一百多万就去跑路?”

        “这个……我们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各方面的线索都证明他确实卷款逃走了,上面的建筑公司刚给他打了款,他就去银行提了现金,然后人就跑了。”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跑了呢?”

        “在他完成取款后,曾有过购买火车票的记录,而且这一情况他并没有告诉自己的老婆。根据我们的追踪,后来魏成祥倒是没去坐火车,但他确实自己驾车离开了西华市。不过窦军他们报案的时间较晚,我们也只能一路追踪轨迹,可追踪了百多公里后,就失去了踪影。不过凭借着这一点,也能证明他是携款逃匿了。”

        慕远也没反驳他这句话,继续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疑点。从那位刘大姐身上,可以看出这魏成祥还是很顾家的,而且他还有一个儿子。正常情况下,就算流窜在外,也会偶尔与家人联系的。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很多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杨大队在一旁说道“万一……魏成祥暗地里与家里有过联系呢?”

        慕远笑了,道“这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上!我之所以过来亲自见刘大姐一面,就是要当面确认这一点。最终也证明,魏成祥没有与家人进行任何联系,这一点刘大姐没有撒谎。”

        “你如何判断他没撒谎呢?”杨大队有些迷糊,不会就因为刚才简单的对话吧?

        慕远淡定一笑,道“测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门语言艺术。怎么问,对方怎么答,会表现出怎样的神色,都有着很深的学问。我在这方面有过一些研究,对于一个人是否撒谎,也能看过八九不离十。更何况,我对心理学方面也有些了解。从刚才刘大姐的各方面表现来看,她……确实没撒谎。”

        杨大队等人内心有点慌。

        要说慕远的这番话不对吧?也不太说得过去,因为,笼统的来讲,是这个道理。

        可要说慕远这话是否对刚才杨大队的问题做了解释,那……基本上没有。

        其实把慕远这番话换个说法,倒也可以理解为是对杨大队那个问题的回答我是如何判断她有没有撒谎,这是个技术活儿,说了你们也不懂,还不如不说!

        “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那具尸骨,通过法医鉴定,推测其身高就是在1米71,到1米75之间。而刚刚刘大姐说,她丈夫的身高,是1米74。”

        “尸骨?”黄副所长有些震惊,他还不知道这个情况呢。

        之前请城西派出所这边调查相关资料,只说了与刑大的一件案子有关,也没具体说是什么案子。

        刑大接触的案件多种多样,黄副所长也没多少心思去了结,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居然涉及到一桩命案——都有尸骨了,不是命案是什么?

        杨大队微微一顿,紧接着就将相关的情况简要地讲述了一遍。

        黄副所长听完,却是陷入了沉默。

        “慕中队,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魏成祥,很可能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慕远未置可否,道“要验证我们的推论是否正确,进行dna检验是最直接的手段。”

        在场的另外三位警察一言不发。

        那刘大姐一家过得已经够苦了,如果再听说苦苦等待多年的人早已变成一具枯骨,这得多揪心?

        可如果不通知刘大姐,又如何从她儿子那边得到dna检材呢?

        总不能让这个事情一直悬着不是?

        杨大队忽然看向黄所长,道“黄所长,这个事情,恐怕还得麻烦你们一趟。”

        黄所长扭头看了看慕远,内心有点小幽怨。

        刚才在对方家里的时候怎么不顺便把这事儿说了呢?为何偏偏要出来说?

        可惜慕远没打算给他解释——难道他能说自己心太软,见不得太凄凉的场面?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刘大姐的儿子当时并不在家里,就算说了,也不可能现场就把事儿给办了。

        ……

        慕远等人回到刑侦大队,除了他们这条线,案件的侦办几乎还是在原地踏步。

        这其实也是正常情况。

        不管是医院的调查,还是各派出所的走访,都属于大海捞针式的侦查手段,除非运气好,否则想要有结果,就必须得花水磨工夫。

        至于慕远破案……好吧,这就是一个怪胎、挂逼,不能用常理判断。

        对此慕远自个儿也很清楚,所以很多时候他也不会着急地去问别人的侦查进展。

        问了就感觉是在催促别人,亦或者像是显摆……

        对慕远而言,现在能做的事情就两件。

        一件是等,等dna检验结果。如果刘大姐儿子的dna能与尸骨的dna吻合,那死者的身份也就算确定了,对这个案子来说也算是突破性的进展了。

        第二件事,则是用魏成祥和赵怀民的名字,去浦锦县各医院、卫生院做反向查证。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死者是魏成祥,那么赵怀民必然有着很大的作案嫌疑。

        至于那个钱夹,慕远反倒有些疑惑了。

        之前慕远觉得那钱夹有很大可能是嫌疑人的,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张便签纸,很有可能是魏成祥留下的。

        而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魏成祥是受害者。

        不过慕远还是没有放弃钱夹是从凶手身上掉落出来的这一观点。

        如果钱夹本身是受害人的,那么可能说是凶手在加害被害人的时候,顺手将对方的钱夹给摸走了。

        这倒也能解释钱夹里为何没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之类的东西——被凶手扔掉了。

        至于那张发票和便签纸,可能是漏网之鱼,被对方给忽略了。

        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推测,事实究竟如何,慕远也没有定论。

        但不管如何,沿着这条线去查一下总是没错的。

        当然,那单子上的名字也不一定是魏成祥或者赵怀民,也有可能是魏成祥的妻子刘大姐,或者他儿子,也可能是赵怀民的某些关系人。

        没毛病……都只是可能!

        也可能什么都不是……

        慕远将自己的打算告诉给了杨大队,杨大队便立刻做了安排部署。

        原本还奔走于各个医院的走访调查组又多了一个任务。

        时间过得倒是挺快,很快就到了傍晚。

        慕远正准备招呼上蔺晴和范义通去蹭浦锦县局的食堂,才刚走出办公室呢,却见杨大队从另一个办公室走了出来。

        “慕中队,走!晚上去外面吃吧。”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杨大队很耿直地说道,“我可是听说慕中队你对美食很感兴趣,总不能到了我们浦锦县,我们就每天在食堂里招待吧?”

        跟在慕远后面的范义通看了看杨大队一眼,有些鄙夷。

        这家伙,倒是会说漂亮话啊!

        明明是对吃感兴趣,到了他嘴里就成了对美食感兴趣,格调顿时就不一样了。

        慕远还是有些犹豫……

        杨大队道“就吃顿火锅,自助餐!又不是什么铺张浪费。”

        “那好吧!”慕远从善如流。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杨大队所说的火锅店,他发现到场的不仅是刑大的大队长、教导员和两位副大队长,还包括分管刑侦的一位副局长。

        一顿餐下来,大家都挺满意的。

        慕远满意的是吃得挺饱,味道也还不错,浦锦县分局这边的人之所以满意,是因为钱也没花多少,效果也体现出来了。

        能与慕中队拉好关系,对以后县局刑事案件的破获可是有着很大帮助的——这次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这段时间,慕远友情协助破获的那些案件就可以看出端倪。

        即将吃完的时候,慕远抬头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熟人。

        苏瑾秋,苏大记者。

        “慕警官,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见你啊?”苏瑾秋笑语嫣然地说道。

        “我也没想到。”慕远笑笑,道,“你要是早来,我还能请你吃顿饭,可现在我们都快吃完了。”

        “你真要有这个想法,我也不嫌弃啊!”苏瑾秋笑得像只小狐狸……精。

        。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3594/108124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