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无名佣兵在异界 > 第二十五章 中华神犬 二

第二十五章 中华神犬 二

        “在青藏高原上,藏獒是作为护卫者出现的。它们守护着牧民的牛羊不被野兽吃掉,护卫着牧民的家园不被强盗破坏。它们忠贞、它们勇猛,它们所**的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动物,更是一种精神……无涯说到这里,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这头藏獒。

        尽管这头藏獒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可是突然间藏獒的眼光瞄了无涯他们所在的藏身处一眼。就是这一眼,让无涯从藏獒的眼中看到了让他不可思议的东西。那是一种不屑甚至是戏谑的眼神。只是看了一眼,藏獒就转过了头,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大地暴熊。

        可是无涯却因为藏獒如此人性化的动作,感觉出藏獒发现了他们的藏身之所。只不过无涯他们对它构不成任何威胁。所以看向无涯他们的时候,眼中透着浓浓地不屑。相比较而言,藏獒身前那头巨大的大地暴熊,更让够让它提起兴趣。

        此时的大地暴熊,原本以为是它们的皇回来了。因为那种高等阶的压迫感,也只有比它高一等的皇级才能够透过气势散发出来。可是等到那压迫感近了以后,大地暴熊才发觉有些不对。因为那股气势并不是它所熟悉的皇,所拥有的气势。而是一股陌生的气势。这也是为什么在火焰狂猪听到吼声之后落荒而逃,而大地暴熊则留在原地的原因。

        只不过当那股气势越来越近的时候,那种压迫感让大地暴熊感觉越来越难受。如果不是大地暴熊心里,已经认定了对方是入侵者。恐怕大地暴熊已经坚持不住了。

        等到气势的正主出现之后,大地暴熊虽然确认了对方确实是没有见过的入侵者。可是大地暴熊却已经失去了和对方战斗的勇气。

        在葛来德和莱克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大地暴熊那庞大的身躯,直接趴伏在了地上。喉咙中不断地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

        “不会吧,强大的大地暴熊竟然……竟然就这样臣服了。”葛来德都不知道该怎么用言语形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了。这一切简直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在他的心中,也只有那些皇级魔兽从拥有让大地暴熊臣服的实力。可是在葛来德的认知里,这头无涯口中的藏獒,并没有在皇级魔兽的记载中出现过啊。

        要知道,凭借着近万年的发现与记载。可以说现在大陆上任何一种皇级魔兽都被记载在了《大陆魔兽志》当中。可是葛来德却并没有在《大陆魔兽志》中见过任何关于眼前这头藏獒的记载。难道说这是来自海洋中的魔兽?要知道也只有那浩瀚的海洋中才有人类所未知的众多魔兽。

        同样的疑问也在莱克的心中浮现。

        而无涯的疑惑,就相对而言简单多了。他疑惑的是藏獒样子和之前世界中的藏獒一样。只不过是体形变大了。而且还拥有了能够让他认为极其强大的大地暴熊俯首称臣的实力。无涯感觉到自己的认知在不断地接受着冲击。

        就在三个人都沉浸在各自的疑惑中时。那头藏獒已经带领着刚刚收服的小弟向森林深处走去了。走之前,还不忘向无涯三人藏身的地点忘了一眼。如果无涯能够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藏獒此时的眼神有种莫名的意味。

        等到无涯三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藏獒和大地暴熊已经失去了行踪。留下来的只有之前火焰狂猪和大地暴熊战斗所留下来的痕迹。

        好奇心强烈的无涯,耐不住好奇心的驱使,第一个从藏身处跳了出来,向着之前大地暴熊和火焰狂猪战斗过的地方奔去。奔跑的同时,不忘从长袍里掏出柯尔特“蟒蛇”****。

        眼看着无涯藏藏身处跳了出去,葛来德和莱克也不得不紧跟着无涯走了出来。同样,他们两个也有相当大的疑惑。只不过,更大的疑惑来自无涯的行为。

        他们看见无涯掏出了一根金属管握在了手中,然后在到了火焰狂猪与大地暴熊战斗过的地方之后,还用手抓了把泥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对于无涯的这些行为,葛来德和莱克感觉到难以理解。

        他们并不知道无涯能够从泥土中残留的气味中,分析出一些东西。而这曾经帮助无涯完成过多次佣兵任务。因此无涯很多时候就凭借这项技能,来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当然,这也跟无涯那天生敏感的嗅觉有关。

        当葛来德和莱克来到无涯的跟前时,无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该死的无涯,我实在不知道你拿着一堆泥土闻来闻去的干什么?”性急的葛来德迫不及待地询问起了无涯。

        听完葛来德的话,无涯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了指葛来德的脑袋。“我估计你那个装满浆糊的脑袋,是想不出来的。”

        听到无涯不仅没有回答问题,反而讥讽自己不够聪明。葛来德不由地有些气了,“哼,我看你是饿坏了吧。”

        听了葛来德的话,无涯也不回答。就装作没有听到一样。转身就走了。一旁的莱克,见到无涯转身走了。也不顾葛来德,直接跟了上去。

        发现没有人理会自己的葛来德,也不得不停止了嘴里的唠叨。跟上了无涯和莱克的脚步。

        “诶,对了,无涯,继续谈谈刚才那只…什么来着。哦,对了,是藏獒……”莱克跟上无涯的脚步,肩并肩地和无涯一起向前走。

        莱克的问题,又勾起了无涯无尽的回忆。“还记得小的时候,经常会听到关于藏獒的故事。在我的家乡,曾经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白皑皑的万仞雪峰深处,在雪峰阿里曾经充满万物之灵的天空下,一个关于狗的惊心动魂的故事,静悄悄地,不被人注意地发生了。”

        “一匹白色的母马死了。死因不得而知,也无关紧要。”

        “周围的山是白色的,古老而寂寞的阳光显得苍白,不知是哪一片白云,拖着流浪途中疲累的身子停在空中,注视着那匹刚死不久的白马。白马尸体完好,因气体充盈使马肚最大限度地鼓胀……。在白马的侧旁蹲坐着一只黑色的藏獒。这只黑色大犬既脏又瘦,毛发蓬乱,憔悴而委顿,哪还有往日的勇猛威严,那双眼睛里仿佛有人一样的表情,黯然闪动着悲怆、绝望的光,它的眼角顺着鼻翼两则,两条显明的干涸泪槽上覆着新鲜的泪痕。它就这样神思恍惚地苦守在白马身旁,像一尊石雕泥塑。”

        “这时,数百只乌鸦铺天盖地俯冲而来,那只“藏獒”像听到了战斗号令,陡然亢奋起来,腾跃扑咬,狂吠疾呼,又恢复了昔时的威猛。乌鸦们难以落地,忽啦啦仓惶撤离。牧羊犬余怒未息,追踪仰视许久,直到乌云般的鸦群踪影全无,狂吠也变成呜咽。方才蹒跚着踱回原地,怆然不动。”

        “乌鸦们改变了战术,在地面散成大圈跳跃着包抄过来,牧羊犬见状,立即抖擞精神。环绕着白马,向四面出击。那情形如离弦之箭,向着每一个敢于接近白马的强盗疾射,鸦群丢下满地羽毛和几具鸟尸再次溃退。牧羊犬重新归立颓然而坐。”

        “随着一声凄厉地长啸,一匹灰色的小马驹疾奔而来,径直扑向那匹再也不会响应它的白马。用脑袋,拿嘴巴急切地撞着,拱着马腹下干瘪的**。黑色牧羊犬怜悯地望着小马,它不会劝说它,也无从安慰它。终于,小马抬起头来,令人揪心地呜咽着,在妈妈的头上身上无望地蹭来蹭去,与牧羊犬一道,厮守在妈妈身边。已死的,尚存的,一组渗透了悲切欲绝之美的雕像,矗立在天地间,荒原上。”

        “白马已经死了三天,黑狗守候了三天,乌鸦也已经进攻三天,千呼万唤不回来。黑狗、小马驹三天来滴水未进,什么都不肯吃。”

        “后来,又过了三天,黑色牧羊犬和灰色的小马驹双双倒毙在白马身边。那匹白马的死因不明,给人留下了悬念。”

        讲述完了这个故事,无涯的眼中隐隐有晶莹闪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3728/8673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