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窈窕珍馐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这几日,铭德分公司的几个员工们感到十分疑惑,    上班发起小范围讨论

        a“哎,    你觉不觉得咱们公司附近好像有奇怪的人啊。”

        b“奇怪的人”

        a“是啊我这几天老是会碰到帅气的小哥哥,今天上班又碰到一个,    除了有点黑以外,真的是又高又壮,就是看起来有点凶。还没等我细看呢,    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b“你单身久了吧姐们,幻觉里都是小哥哥。”

        a“呜呜呜怪谁呢还不是得怪公司,一个月十斤地喂胖我,    去哪里找小哥哥。”

        b“今天中午食堂吃什么”

        a“哇那你可问对人了,    中午是鲍汁红烧肉和干锅茶树菇,    我惦记了都快一星期了。”

        临江,金窈窕回来处理最后的工作,顺便避开父亲,    找到上次跟随父亲前往深城办理分公司各项事宜的员工。

        当初父亲莫名延期回临江,过后又对此行的细节避而不谈的事情她一直惦记着。

        果然,那几位下属给她的反馈跟她猜测的区别不远父亲当时在深城始终单打独斗,也确实是因为几个手续的意外拖延而滞留,绝对没有参与过任何跟尚家人相关的聚会。

        尚家的品牌珍珑在深城颇有根基,有尚老爷子带出的一批如今已在国内小有盛名的大厨坐镇,业内人士提起尚家基本都有点印象,    连远在临江的铭德工作人员亦不例外。

        只是金父不说,知情人也不提,    知道金父曾在尚家学艺十几年这段历史的人才少之又少。

        但一个才启蒙就拜进师门,二十多岁才回到自家的大弟子,双方还是祖上世交的关系,只隔了三个小时的路程,这些年却从不联络,要说中间没有问题绝对是在哄孩子。

        不过金窈窕也不怎么往心里去,毕竟打从一开始铭德的分公司规划里就没有抱尚家大腿这个步骤,深城的市场那么大,谁也不碍着谁发展,铭德小门小户,更威胁不到尚家的根基,对方当铭德不存在,那铭德保持距离也好。

        然而她紧接着就发现。

        自家公司并不是真的那么没有存在感。

        新成立的铭德营销部的下属发来反馈,铭德新店在深城的宣传似乎碰上了一点问题,好几家在深城颇有人气的美食宣传渠道都婉拒了他们合作。

        金窈窕内心一动,隐约有了猜测“还有主动不赚钱的”

        营销部也纳闷“是啊,谈了那么久,都开始走合同了,口风变得那么一致,太奇怪了。”

        这边正说着,那头隐宴餐厅的人又给公关部反馈,说餐厅里有个顾客在店里闹出了点事情,后续可能会接到投诉或者被人在网上胡说,让公司做一下准备。

        隐宴开了那么久,食客各个赞不绝口,如今在临江,已经是本地风评数一数二的餐厅,店里第一次遇到反馈不好的食客,应对得有些紧张。

        她问“什么情况”

        那边结结巴巴地说“就,客人吃了一口菜以后跑去吐了,金主管,我们真的是按照您之前定的标准,每天都更换最新鲜的食材的,绝不可能出现任何安全问题。”

        金窈窕对自己带出来的主厨和旗下餐厅的出品有信心,听到这里,立刻眉头皱起“我现在过去。”

        她赶到隐宴时,那桌客人还在,店里不少客人都在探头张望这桌人,一个女孩坐在角落啜泣,隐宴的店长和跟她同行的人则都围在她身边柔声安慰。

        金窈窕路上设想了好几个可能,是隐宴的菜品真的出了问题还是别有用心来闹事的但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仍旧惊了下,因为这人真的太瘦了。

        金窈窕自己也很瘦,但好歹在别人看来是优点,这女孩却真正是皮包骨头,店里暖和,她没穿外套,俯首擦眼泪的时候后背的脊骨一节一节撑起衣服,尖端清晰得像是刻出来的。

        见金窈窕到,店长赶忙过来解释“金总监,您别紧张,问清楚了,这位客人原来是孕吐。”

        那女孩估计发现自己闹出了动静,哭得越发停不下来,一边哭一边跟金窈窕说“对不起,我真的不应该出门的,我这种人,出门只会给人添麻烦。”

        叶白情觉得这么丢人的自己简直是个废物,她坐在这里如坐针毡,周围人的视线让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怀孕了,但因为孕后吃不下东西,她上一次没怀多久就因为一点小意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这一次再次怀孕,她和家人皆是欣喜若狂,立刻停止一切工作在家养胎,但很快,熟悉的剧烈孕期反应再次重演了一遍,甚至因为落下了过去的阴影,她这次情况更加严重了一些,连医院开给自己的药都难以下咽。

        身边的亲朋好友得知以后都来劝她多吃东西,让她为孩子也得吃,她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她从跟丈夫相恋起就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做个母亲,她焦虑得头发一把把掉,但吃进去的东西就是留不住。

        顶着这样的压力,她连续失眠多日,家里人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为了开解她的心情,又不能出远门,就带她短途旅行,来到山清水秀的临江,听本地朋友说这里有家餐厅非常好吃,家人一合计,非要带她来试一试。

        可是不行,仍然不行,再好吃的菜都不行。

        闻到菜味的那瞬间她立刻就不舒服了,婆婆吃了上来的红烧牛尾,大为赞叹,却硬要她吃。

        因为她吃不下饭,家人近来已经开始颇多抱怨,她即便想拒绝,也不敢出口,只能强撑着吃了一口。

        果然还是吐了,还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她吐完身体不舒服,虚弱无力,加上心理受创,只想痛哭,婆婆却明显受不了了,劝过几句后,终于脱口抱怨道“你说你,身体也太差了,这孩子万一再掉了,你可怎么办好。”

        叶白情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脑子懵了一下。

        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她突然想,我何不去死呢,一了百了,不管是流产还是呕吐,再不用受这些苦了。

        这念头一生出,她思路一下清明了,她停下眼泪,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撑着发晕的头起身道“我们走吧。”

        又朝站在旁边那个看起来像专程为解决自己这个麻烦而来的美貌女孩道歉“真的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说完,正要动身离开,去找个好去处,却不料那陌生女孩忽然开口“等等。”

        叶白情朝她看去,以为对方还想追究自己影响了店里生意的责任。

        金窈窕看着这瘦到好像走路都能打飘儿的孕妇,叹了一声“你在这等等我,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叶白情有几分错愕,这女孩作风却很利落,撂下话后转身就朝厨房而去。

        厨房里,刚坐上隐宴一店主厨的汪盛听说了外头的变故,有些自责也有些发愁“不会给咱们店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吧,是我水平不够。”

        金窈窕安慰他“不关你的事,忙活去吧。”

        碰上无妄之灾,后厨的几个下属多少有点来火,各自小声抱怨

        “知道自己吃不下东西还来什么餐厅。”

        “就是,尽给人添堵。”

        金窈窕闭了闭眼,打断他们“别说了,把坛子搬出来给我。”

        下属们停下抱怨动身干活,金窈窕望着被他们挪出来的大腌坛,又叹了口气。

        刚才那女孩瘦骨嶙峋的样子,让她想到母亲了。

        当初父亲去世,母亲遭受重创,患上癌症的同时也得了重度抑郁,身体加心理的双重打击之下,也是什么都吃不下,瘦成了一把骷髅。

        那时候她每天给母亲换着法子的做菜,就想让她能开胃多吃几口,手艺进步得比从前潜心投喂沈启明时还快。

        母亲果真慢慢地能多吃上几口,有几次吃到了喜欢的,还会难得说笑。

        后来媒体问她对自己的厨艺还有什么期许,她想了想后回答,希望自己的菜能让人更幸福一些。

        可能再多吃到一点点的幸福,那时候母亲就不会衰弱得那么快了吧

        金窈窕想着想着,想到今天才听到的母亲的唠叨,忍不住笑出声。

        下属们搬出来的还是腌菜坛子,这次拿的却不是酸菜,金窈窕让人取了个酸萝卜和几块腌姜泡椒出来,另一边切了只老鸭,焯水后只拿一点点油擦锅,随即滑进鸭肉翻炒,直把表面炒成金黄色,肥厚的鸭皮都蜷缩变脆,油脂逼出大半才罢休。

        油滤干净后,放进腌姜块和泡椒翻炒片刻,少许调料加入完毕,最后才是酸萝卜下场,过后也不加什么高汤,就后厨的矿泉水和一点酒,加到漫过鸭肉,盖上盖子闷煮。

        揭开盖子的时候,热雾腾地升起,逼出了油脂的鸭肉被收稠的汤汁包裹,已然炖到软烂,被酒整治得不剩半点腥,浓浓的酸辣味袭来,嗅得金窈窕自己都有点开胃。

        母亲那时候最爱吃这道菜了。

        每次至少能吃下小半碗米饭,酸萝卜和姜片也能挑出来吃不少。

        金窈窕看着锅里咕嘟着的泡泡,眼神不自觉温柔下来,对一旁凑上来偷师拍照并把照片发给屠师父一条龙齐活儿的汪盛说“把汤炖得再干一点,剩下的油吸掉再叫人送出去。”

        外头,因为金窈窕发话而被隐宴店长拦下没走成的叶白情坐在座位上扭头看着窗外,眼神空洞,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

        她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嬉笑怒骂都是需要力气和情绪的。

        也没有任何想吃东西的念头。

        她现在甚至连落泪的冲动都没有。

        像一株终于干枯的树,歪斜着,只要稍微大一点的风吹拂过来,就能将它击倒。

        后方的隐宴客人们却忽然骚动,七嘴八舌地说

        “嚯”

        “什么香味这是”

        她没有跟他们一样关注这些的兴趣,但紧接着浓郁的酸辣香气却自己飘了过来。

        叶白情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胃里难受,紧接着才感觉,是挺香的。

        她甚至本能扭头看香了香味的来处。

        隐宴的店长端了个碗过来,后头跟着个拿托盘的服务生,托盘里放着的明显是菜。

        周围甚至有客人站起来去看那道菜是什么。

        咔哒一声,面前放下了一个面碗大小的碗,米香味被酸辣盖得若隐若现,店长朝她道“您刚吐完,不能立刻吃太刺激的,先喝一口这个吧,金总监特地叫人拿粥滤出来的米汤。”

        叶白情看着那碗米汤,里头朴素得不见一粒米,却稠稠的,表面结了一层厚厚的膜。

        她方才一愣,紧接着那道颇受瞩目的菜也被放在了面前。

        她一看到肉,立刻就本能地难受,店长却朝她手里塞筷子“金总监说叫您别吃肉,吃里面的姜片和萝卜,鸭子是拿来调味的。”

        一旁的婆婆对这家店的热情又震惊又感动,帮着催促她“尝一尝吧,说不定可以呢”

        哪有那么多说不定呢。

        叶白情内心叹息,但终究也为陌生人的关怀而感动,迟缓了一下,慢慢拿勺滑了勺米汤。

        米汤入口的瞬间,浓滑的米香就顺着嘴萦满了鼻腔,叶白情最近没少吃类似的清淡汤水,但生理依然难以接受,热汤落入胃袋的瞬间,熟悉的反潮就涌了上来。

        她实在没忍住皱起了眉头,婆婆却已经给她挑出来了一块和鸭子炖成同个颜色的姜块。

        她难受极了,却还是只能夹来,忍着反胃咬下一口。

        首先尝到的,是酸味。

        然后才是辛。

        姜的辛辣实际已经被腌泡得很淡了,更多是后天带来的酸爽,它带着汤汁的香气,炖完依旧很脆,在齿间发出生嫩的酥响。

        叶白情嚼着愣了愣。

        她竟然,不排斥嘴里的味道。

        汤汁浓而不油,带着鸭子煸炒后炖出的醇厚,滋味渗进酸姜里,全便宜了这个本该是配角的辅材,她缓缓咀嚼,嚼着嚼着,不知不觉,一小块酸姜竟然吃全被吞进肚里。

        刚才反胃的感觉也淡了不少。

        叶白情看着自己空空的筷尖愣住,旁边的婆婆见她没立刻要吐,喜笑颜开“吃下去了吃下去了”

        一口汤,一口菜,吃完姜,又换成酸萝卜,同样是生脆的质地,酸萝卜更加多汁,泡椒让它也带上了些许辣味,汁水弥漫在舌尖,实在是

        叶白情感受到了久违的开胃。

        一碗米汤,竟喝下半碗有余。

        旁边传来脚步声,她抬起头,刚才那个貌美的姑娘已经站在了桌边,擦着手上的水,俯身问她“可以吗”

        乌黑的长发从她的肩头滑下来,她声音微哑,精致的眉眼间也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场,那双尾部上翘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叶白情却捕捉到了温柔和关心。

        叶白情竟说不出话,只能点头。

        金窈窕看到她空了一半的汤碗,笑了笑“那就好,不过能吃也别吃太多,小心把胃撑坏。有开头后面就容易了,一会儿我叫人拿点店里的酸萝卜给你,带回家炖汤,只要别放太多油,估计不会排斥得很厉害。”

        叶白情拿着勺,千言万语,只能说“谢谢。”

        金窈窕“不客气。”

        旁边的婆婆已然是感动得不行,叠声道谢“太谢谢了,给你们添麻烦了,居然还特意给我们做菜。”

        金窈窕把擦手的毛巾还给旁边的下属,朝这位老人家一笑“进了铭德的餐厅,就是信任铭德,怎么能让你们失望而归。”

        说完看了眼时间,她点点头后才转身离开,还得趁着天黑之前回深城处理公事。店里看到那干瘦孕妇终于吃下东西的其他客人也跟着高兴,一路看到她都眼含笑意,有些网瘾重的,已经拿手机出来发社交圈了。

        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啧啧赞叹“这姑娘,人漂亮心地也好。你们公司也好,真的。”

        店长与有荣焉“也欢迎您以后多多光临。”

        老太太一击掌“嗨,我们来临江玩儿的,过来一趟起码三四个小时,太可惜了,你们怎么不把店开在深城呢。”

        店长笑得更高兴“您是深城来的啊那可巧,咱们铭德隐宴的第一家深城分店已经在筹备开业了”

        俩人聊着天,叶白情埋首在热腾腾的米汤碗里,忍不住抬手盖在了自己还没很多隆起痕迹的肚子上。

        她突然有点想哭。

        刚才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心狠,想带着孩子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呢。

        深城。

        一篇名叫一个怀孕第72天的孕妇放弃去死的文章悄然出现,很快热度就节节攀升。

        文章是深城一个挺厉害的模特发的,这位模特虽然在国内不算很有名,却走过不少国际秀,因为又瘦又好看,格外地上镜,视她为深市骄傲的舔颜粉丝很多,都觉得她活得灯红酒绿,是个人生赢家。

        突然写了这篇文章,很多粉丝才知道原来表面风光的她背地里竟也承受着不为人知的痛苦,竟把她折磨到了想死的地步。

        粉丝纷纷关怀,网红明星好友也参与安慰,加上文章名字很吸引人,阅读量很快就突破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更引来一些本地官方媒体加入讨论,宣传社会各界多多关注孕妇的心理健康问题,叫很多原本不关注模特圈的人都记下了这篇文章作者的脸和名字叶白情。

        跟这个名字同时,一家名叫“铭德”的公司和旗下所属的餐厅也悄然进入了深市人的视野。

        毕竟是一家靠美食挽回了两条生命的餐厅啊,功德无量不说,光看文章内容,这家店的菜居然美味得能让人放弃去死。

        得是多么美味才能做到哦。

        深市人一边讨论孕妇们的心理健康不容忽视,一边对着文章里作者描述的让自己重新振作的那道菜的滋味流口水,自由点的直接表示这就要去临江探店,平常不太能走得开的市民则抱憾不已

        “996社畜只能望洋兴叹。”

        “是啊,临江虽然不远,但真的没时间去呜呜呜”

        “这公司这店要是咱们深市的该多好,上班取号,九点下班搭个地铁,睡前就能吃到。”

        这种讨论多了,铭德已经在深市筹备新店的消息自然不胫而走,文章话题热度太高,有人因此满怀期待的同时,自然也有人阴谋论

        “这么巧那篇文章刚红,这家店就要在深市开业,该不会就是为了给这家店做广告吧”

        “原来是花钱炒作,我说呢,临江能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那地方明明是美食的荒漠。”

        这下临江的网友也不干了,撸起袖子上去就撕

        “谁告诉你临江没好吃的东西的告诉你临江本地人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听说过铭德的名字博主吃的那家餐厅在临江更是早八百年就红得发紫,比你们深城的餐厅好吃多了”

        “求别来,真的别来,铭德的餐厅排队已经吓死人了,我吃不起寻香宴和隐宴,就能吃得起铭德大院,外地人再过来抢号,啥时候是个头。”

        “炒作你马,这个事早在博主发文章之前临江本地论坛就传遍了好吗,都是当天在餐厅里目睹过的人自己说的,他们未卜先知啊能提前知道这么个事。”

        “铭德是我们临江之光”

        “临江之光临江之光”

        铭德营销部的员工只能惊呆。

        什么个情况,分公司是买了什么大手营销吗深城当地那几家最大的推广公司明明都婉拒合作了啊。

        结果现在隐宴要开业的消息铺天盖地,连本地的朋友圈都能看到有人讨论深城分店,深城该多热闹简直不用猜都能知道,分公司到底花了多少钱啊才能做到这个程度。

        临江。

        程琛简直牙酸。

        玛德,他天天琢磨该怎么跟金窈窕抢占临江市场龙头宝座,结果人家居然根本没把自己当做对手,目标直接奔着深市去了

        感觉有点被鄙视。

        不爽。

        程琛推了下眼镜,缓了缓气,才低头继续怼深市的狗网友

        临江是美食荒漠呵呵,我看你脑袋比较像荒漠,植被都荒秃了。

        怼完,再一看有人大声嚷嚷铭德是临江之光的话,他又气了个倒仰,赶紧点了个举报。

        一天天的,怎么就这么忙。

        在此之前,折返深城的金窈窕却已经跟父亲提起了营销部遇到的困境。

        她虽然也不太想去深究父亲不想说的东西,但事关铭德,还是得多几分慎重,更何况父亲也不是那种不顾全大局的人。

        金父得知她带回来的问题之后,果然怔了怔,然后了然地叹息了一声。

        问出回答之前,金窈窕心里已经有了猜测“爸,是不是尚家干的”

        金父沉默良久“应该是了。除了他们,深城也没谁会盯着我们。”

        金窈窕有点想不通“爸,你不是尚爷爷的大弟子吗尚家跟铭德还有交情,他们对付铭德干什么”

        金父听到这个问题,无奈地笑了笑“你尚爷爷都去世那么久了,现在管着珍珑的是你尚爷爷的儿子,两家哪里还论得上交情哦。”

        金窈窕“”

        父亲在尚家可是足足呆了十几年才回来的。

        金父看着女儿,半晌后摇摇头“本来,我也不想跟你们说这些的,毕竟都是过去的老黄历了。窈窕,爸爸五六岁就被你爷爷送到尚家,那个年纪的徒弟,即便拜师学艺也太早了点,你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金窈窕自然摇头。

        金父视线恍惚了一瞬,眼中的情绪不知是怨还是怅惘“你爷爷啊,当初,是想把我过继给你尚爷爷做儿子的。你尚爷爷年轻时受过伤,不能生育。金家当时已经有你二叔和三叔了,你爷爷就送走了我。想让你尚爷爷过世以后,能有个儿子给他摔盆。”

        金父想到那时候小小的自己,被送到尚家,人生地不熟,话都还说得不怎么利索,就每日起早摸黑地跟着师父学艺。

        “你尚爷爷,很威风,很严厉,学不好了,会拿柳条挨个打徒弟们的手。不过他对我挺好,打完手以后,半夜里还会偷偷给我送药,帮我擦好,给我掖被子。”

        “我当时也不叫他师父,叫他爸。”

        金窈窕“那您怎么后来又回了临江”

        金父理所当然道“因为你尚爷爷去世了,他儿子长大了,不愿意我留在尚家。”

        “”金窈窕沉默两秒,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太对了,“等一下,他不是不能生育吗那他的儿子尚总是”

        祖上当御厨的世家这么精彩的吗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4404/9214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