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喜上眉头 > 161 老父亲般的担忧

161 老父亲般的担忧

        但后来生的那些事情,无需她说,众人都是知晓的。

        张峦去宋家请罪,在宋家门前长跪不起,宋家刚松口时,又传出了苗氏怀了身孕的消息。

        宋家选择了退亲。

        这一隔便是两年,两年里,张峦一蹶不振,宋氏也百般煎熬。

        张老太太已然想起来了。

        那两年里她曾张罗着给二儿子议亲,媒人多番提到柳员外家的姑娘什么都好,听得她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可儿子死活不愿点头,连相看都不肯。

        后来,儿子还是娶宋氏过了门。

        再接着,大儿子要娶填房,她偶然便想到了柳家,托人一问,竟得知柳家还有个姑娘已近年满二十了尚未出阁。

        细细打听了,得知这姑娘并无什么缺陷隐疾,只说是眼光挑剔了些,故而迟迟没有定下人家。

        她当时一听这话,便觉得没戏。

        挑剔的姑娘能看得上她家老大?

        可偏偏还真看中了!

        柳家同意将女儿嫁过来做填房。

        老太太当时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真是见了鬼了……”。

        没想到,这里头竟真的有“鬼”!

        这是哪门子的儿媳妇,分明是来讨债的恶鬼!

        若不是联想到这些陈年旧事,和近来柳氏渐渐暴露出来的真面目,张老太太说什么都不会相信这什么劳什子芸儿所言。

        可眼下,单是靠她说,还不足以令人信服——

        “去城外庄子上将苗氏带回来问话!”张老太太凝声吩咐道。

        既然已经彻底捅破了,那就必须要将这件事情掰扯清楚了才行!

        婆子应下,垂快步出了院子。

        那边,张彦已经撑不住了,张敬原本对他的禁锢,此时已然成了搀扶。

        他原本被老太爷砸破的头还没好全,近日又一直被关在祠堂吃素,近日猛不丁受到这样的打击,当真有些受不住。

        “将大哥扶进去歇息。”张敬松开他,对一旁的小厮讲道。

        “不,我还能听……”

        张彦闭了闭眼睛,紧紧抿着唇,显得尤为倔强。

        他已经彻底听明白了,也认清了。

        他不仅被戴了绿帽,且从始至终都一直在被柳氏利用,他娶柳氏过门,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就是柳氏拿来接近二弟、泄愤报复的棋子而已。的

        天知道这样荒唐残酷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为何会独独摊到他头上来!

        这一刻,他甚至不争气地想哭。

        可他不能,他的尊严今日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最后的一点点,说什么也要保留住。

        张彦牟足了劲儿睁开沉重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被人制住的柳氏。

        “彦郎,我若早知是今日这样,就该早一些对你说的……”芸儿朝着他的方向哭着说道。

        张彦缓缓地转头看向她。

        “行了,你也别演了。”

        他想咬牙都没了力气。

        芸儿听得一愣,“彦郎,你在说什么?”

        依照他对她以往的态度来看,不该是倒过来安慰她‘不怪你,此事与你无关’吗?

        “什么叫早知今日这样,便早与我说了——分明是你想以此作为筹码,好寻了时机怂着我休了柳氏,将你接进门吧!你若真顾着我的感受,此事就该烂在肚子里才对!”

        “彦郎说得这叫什么话?难道你甘愿被蒙在鼓里一辈子吗?”

        “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你图得什么!”

        有没有考虑过他从此后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家中老小?他还要不要做人了!

        “彦郎……我没有……”芸儿委屈摇头流泪。

        “你选在此时捅破此事,根本就是想逼我休弃柳氏,你认为柳氏不会容你,你只有先将她扳倒了,才能保住自己。可是芸儿,你想错了,我平生最恨的便是被人玩弄利用!你若不这么做,我原还能保着你,可眼下……”

        他说着,面容有几分决然地摇了摇头,仿佛看破了这充满欺骗的人生。

        他感觉自己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了,尤其是女人。

        芸儿只哭着否认,内心却在道:你这蠢货平时被人利用的还少吗?人皆可用,怎么偏偏到了我这里,就被一眼识破了呢?

        嘤嘤嘤,这根本不公平!

        张老太太心底一阵不安。

        大儿子的脑子突然变得这么灵光,该不会是快被气死了,回光返照吧?

        她这句话刚在心里落音,忽然就见张彦喷出了一口猩红的血来。

        老太太蓦然睁大了眼睛。

        说、说中了?!

        “大哥——”

        “老大!”

        院子中一阵忙乱,小厮跑着出门去请郎中。

        张家门外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停着一辆马车。

        祝又樘和王守仁坐在马车里下棋。

        祝又樘透过支开的车窗往外看,见张家又有下人出来,且这回还是跑着的,显然十分焦急,不知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小皇后和她的母亲当街绑了人带回家,到底是为什么?

        祝又樘满心好奇。

        见他迟迟不落子,显然又在走神,王守仁也懒得出声提醒他了,干脆倚在隐囊上歇息。

        这棋已经下了好几局了,太子殿下明显心不在焉,心思压根儿不在棋局上,这般不尊重对手的行径固然令人不齿,可关键是太子殿下还每局都赢了,这……当真就让王守仁无话可说了。

        输都输了,还说人家下棋不认真,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约是半柱香后,有郎中匆匆进了张家的大门。

        太子殿下有点坐不住了。

        去请郎中的小厮跑的急,被请来的郎中亦是形容匆忙,想来需要请郎中的人必是了急症一类的病或是受了伤。

        今日所见摆明了过于蹊跷,由不得他不去操心。

        老父亲般挂念着小皇后的太子殿下想去张家一探究竟,但即便不用脑子去想,也可知此时张家必不会见生客。

        于是,他看向了王守仁。

        王守仁也瞧见了那郎中,也有些放心不下,不待太子殿下开口,已自行说道:“公子,家父与张二伯父向来交好,别是蓁蓁和张二伯母出了什么事,或是被人欺负了去——我想去张家探一探大致情形。”

        “去罢。”

        王守仁下了马车之后,祝又樘又吩咐了车外的清羽。

        “你也去瞧瞧张家究竟出了何事。”

        王守仁兴许打探不到什么。

        清羽听得分明。

        什么叫去瞧瞧?他一个外男想来自然打探不到什么,太子殿下想说得应当是让他“去偷看”吧。

        天知道他为何总是接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任务。

        究竟什么时候太子殿下才能吩咐他去做一件正常、不,至少正经的差事?

        清羽来到张家后墙处,见四下无人,足尖轻点,跃进了院墙之内。

        不久后,一辆马车停在了张家后门处,深青色车帘轻动,苗姨娘下了马车。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4409/9211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