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问道红尘 > 第九百三十四章 我天枢神阙不要面子的?(加更27/142)

第九百三十四章 我天枢神阙不要面子的?(加更27/142)

        当然不对了。

        这是他们的战俘——虽然其实没打算捉,是打算直接灭杀的。

        但那就是了却了此番北冥的前因后果,大家费了这么大劲,各自都有伤,轻影伤得还挺重的,总归是给了最后的交代,亲手了结。

        即使灭杀不了,要说彻底封印他,自己是不知道封印手法,可棒棒肯定会啊!

        用得着你这牛鼻子多事?

        理论上没差别,自己锤灭了和被人封印了还不都是结束,本也没打算从这恶灵身上得到什么,可心里就不爽。

        好像打了个半天就和大家没关系了似的,有点空落落的。

        鹤悼仿佛看出了秦弈的不满,笑了一下:“小友觉得因果未曾亲自了结,心中不悦?”

        秦弈也没藏着掖着,直接道:“正是,真人这横插一杠子可不地道。”

        鹤悼真人倒是很好说话,呵呵一笑,把瓶子直接抛到了秦弈手里:“说是横插一杠子,倒也未必,此事本就是我出手未尽全功,这又何尝不是我的因果?小友若觉得不满,封印可以先给你,若要问话,尽可问之,若要锤了瓶子再打一次,也由得小友。”

        这么光棍……秦弈倒是愣了一愣,瓶子都拿在手里了,心头那点气还真起不来了。

        要说把瓶子锤了再打一次,那是吃饱了撑的,没人这么干。

        问话嘛……其实别的没什么好问的,最在意的冥华玉晶,已经看见了……

        就在流苏手上,抱着不肯放呢。

        冥华玉晶是替代灵台用的,不是塑造身躯。这恶灵和混沌有身躯,必定是借助其他宝物塑造的,鲲鹏遗址和幽皇宗里好东西多了去了,找点塑身宝物不稀奇。

        当身躯被流苏的次元斩整个破坏,身躯崩毁,冥华玉晶却被流苏小心翼翼地避开没毁,随着身躯炸开而掉落。

        真正的“杀boss掉落宝物”,很真实。

        只是里面曾经住过恶灵,不知道棒棒会不会有点洁癖,要拿什么洗几遍……那是另一回事了。

        看棒棒抱着冥华玉晶不放的样子,大家最重要的目标算是达成了,说来是没什么好不爽的。秦弈也就只剩一个问题问那恶灵:“你到底是谁的恶念?”

        恶灵在瓶子里桀桀地笑:“我若说是你自己的,你信不信?”

        秦弈差点就想砸了瓶子弄死他。

        却听恶灵悠悠道:“本座会天枢之法,会万象之功,会巫神之术。本来就是诸多修士的杂念揉合,因忘川而聚,岂止一人所成?你便是搜魂索魄,也就是这个答案。”

        秦弈怔了怔,皱起了眉头。

        这个答案有些意外,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知道幽冥本就属于主位面的暗面概念,“阴间”的原意如此,诞生各类魔物鬼类的根本之源,所以幽冥整合的时候各地魔物都随之牵引而生。

        当幽冥崩溃之后,人间恶念无处可去,全部聚在阳间,感到了忘川之意,于是汇聚成灵。

        也就是悲愿说的,本来是放逐自己恶念的地方,却造成了更糟糕的结果。

        忘川根本不应该在主位面出现,本就该归于幽冥。

        当然他并没有被这么一说就相信,还真的动用了搜魂术。

        搜魂的结果:杂合之灵。

        无误。

        既是人间高级修士们的恶念自发凝聚而成的恶灵,会各家流派的术法并不稀奇,而且这种玩意,好像归于天枢神阙镇压封印也非常合理。

        秦弈隐隐还是觉得什么不对,可左思右想确实好像还真没啥好说的了。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多半还是源于不是自己亲手了结因果的别扭感吧,但人家光风霁月连瓶子都丢给你了,还纠缠这个有意思么?

        算了。

        人家也是天下第一人,和你和颜悦色说这么多,还非要找个话来和人冲突也没意义。

        秦弈甩手把瓶子丢了回去,正色道:“望真人善加看管。这忘川我们会挪走,从此不会再有此事发生。”

        鹤悼眼里倒是有些笑意:“小友是侠士,在乎的是将来还有没有此事。”

        秦弈没说话,拱了拱手。

        却听鹤悼慢慢道:“公事如此,我们天枢神阙会负起这个责任。如今我们该说说私事了。”

        秦弈一愣:“什么私事?”

        鹤悼指了指明河,神色有些郑重:“你如今,是天枢弟子明河,还是幽冥之主冥河?”

        明河行礼:“以今生名,行今生事。往事已矣,明河永远是天枢弟子。”

        “也就是本座的师侄女,我天枢神阙嫡传,下一任阙主第一选择。是也不是?”

        “……是。”

        “所以你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是什么意思?”

        明河脸蛋变得绯红:“这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鹤悼怒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或许能与贫道做一场有情无情入世出世之争?贫道不与你论道,只告诉你,我们是一个宗门,宗门有门规!你若是幽冥之主,贫道没有资格管你,你既是明河,贫道管得管不得?”

        秦弈忽然醒悟这个问题。

        道争这种事另说,你能否说服他,那是另一回事。单论人家宗门,那是有门规的!

        眼前这位,是人家的宗主诶!

        你道姑思春,和男子苟合,触犯了门规,被宗主抓了个现行,这个怎么说?

        当然鹤悼未必知道明河已经“苟合”过了,只是感觉大家关系暧昧,这个就看明河秦弈愿不愿意撒谎表示自己只是朋友关系了……

        要是在现代学校里早恋,多半是会撒谎撇清的。

        可这俩经历这么多风风雨雨,好不容易确定内心,还要说“只是道友”,这话自欺欺人已经欺得够久了,还要再欺几时?

        明河显然不愿意再欺下去,红着脸捏着道袍衣摆,垂首不言。

        秦弈忍不住道:“喂,门规了不……”

        话音未落,明河着急地冲他死命眨眼摇头,示意别这么说。

        秦弈也就无奈地住了口。

        ——门规了不起啊,我们明河现在自己是一方霸主,守你门规?你天枢之法是哪根葱,凭什么服你管?

        这话没法说,只要明河自己愿意认自己还是天枢神阙弟子,就没法说……

        明河是个善良知恩的小道姑。

        此世受了宗门恩惠,宗门抚养长大,倾斜了多少资源培养,她确实没法说“我都可以自立门户”了这种话。

        只能垂着脑袋挨训。

        但秦弈明河没法说这话,有人可以说。

        不和谐的声音从附近悠悠传来:“哟,天枢之主,好大的威风啊。魔物肆虐,没见你出一分力,等自家门下拼死拼活打赢了,跑出来训徒来了?”

        鹤悼转头看去,孟轻影抱着手臂靠在星龙身上,神色嘲讽无比。

        “牛鼻子瞅啥?”孟轻影嗤声道:“本座今生是万象森罗少主,专与你作对。前身为百鸟之皇,开天仙神。你那套门规能管臭道姑,还想管本座?”

        鹤悼面色平静地看了她好一阵子,才慢慢道:“见过凤皇。本座倒也不是为了训徒,只是想让明河跟本座回去。长期与男子在外不清不楚,我天枢风评,凤皇看不上,本座可是很在乎。”

        “扑哧……你天枢神阙还有风评?哈哈哈哈……”孟轻影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明河嗔道:“轻影!”

        “好好好,给你面子。你要服管,那就服去呗,你男人我就笑纳了哈……”孟轻影挨到秦弈身边,乐呵呵地抱着秦弈的手臂,示威似的挺了挺胸。

        鹤悼转过脸去看明河,那意思就是“你一个道姑真和魔女争风吃醋,成何体统?”

        我们天枢神阙真的不要面子的?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4472/108134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