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02章:云中鹤和皇帝命运天局!

第202章:云中鹤和皇帝命运天局!

        听到万允皇帝的话后,里面的太上皇久久没有出声。

        足足好一会儿,他才轻轻叹息一声道:“老三,你从小的时候就心气高,鼻梁高,很多人一看你就说这是人君之相。”

        万允皇帝确实是难得的好长相,英俊大气,福气又不缺威严。

        “当时朕继位的时候,我们大周的情形不好,甚至是很差。”天衍皇帝道:“还记得当时我刚登基后不久,大凉王国的骑兵直接冲破了西境,几乎冲到了我们京城之下。当时很多人口中不说,但暗中却称我为亡国之君。”

        万允皇帝竖耳倾听。

        天衍皇帝继续道:“还记得你姑姑,但是多么受宠爱,完全不亚于今日的香香吧。但是大凉王国的骑兵冲到城下了啊,要让人家退兵怎么办?和亲吧,又献上了大批的金银,于是你的姑姑,也就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兰溪公主就嫁给了当时的西凉国王,而且还只是一个妃子。”

        那一段记忆,万允皇帝也有记忆了,当时他虽然还小,但那段日子太深刻了,完全是惶惶不可终日。

        “论名声,你能比我当年更差?”天衍皇帝淡淡道:“我对大凉王国又是送上妹妹,又是送上岁贡,当时大家都笑我是儿皇帝,这么昏庸无能,大周亡在我手中也是正常的。”

        这点确实不假,刚刚登基那几年,天衍皇帝的名声确实很糟糕。

        太上皇说得很清楚,你现在面临的这点困境又算得了什么?

        “老三,你登基这八年,做得不算差,真的。”太上皇道:“和大赢帝国那一战,尽管是败了,但敖心都说过了,胜负乃是常事,这一战败了并不是你这个皇帝的责任,甚至也不是谁的责任,就是运气……”

        “还有南境的叛乱,都说是你这个皇帝的错,敖心这个南境大都护做得好好的,为何要把他调走,敖心要是不走的话,南境局面也不会恶化,更不会有之后的叛乱。”天衍皇帝道:“但是我理解你,敖心再不走的话,整个南境只知有敖心,而不知有皇帝。南境五省的军政大权,都在敖心一人之后,他确实是忠臣。但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的忠诚之上。”

        “而满朝之中,也就只有一个敖心,南境大都护这个位置,换任何人去做都是一样的,周隆还算合适的。”天衍皇帝道:“我们大周立国几百年了,官场腐败,盘根错节,已经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了。这里势力集团终究是要吃肉的,他们在偏远南境吃肉,总比在帝国腹心吃肉好,不是吗?”

        “至于说反//腐肃贪,我在位的时候都没能做到,更何况你刚刚登基才几年呢?”天衍皇帝道:“唯有不断扩张,不断发展,才能抵消官僚集团的腐化,唯有利益才能驱动他们为你拼命。所以老三你做的不错的,没什么罪。”

        “至于用人?大家性格不一样,缘分也不一样,不能强求。”天衍皇帝道:“总不能我之前用的都是忠臣,你用的就都是奸臣,我用的奸臣也不少。”

        此时万允皇帝终于忍不住,双眸通红,脸色震动。

        天衍皇帝继续道:“当年我们大周刚刚好起来的时候,人家见到你都说,这个三殿下好长相,我大周起码有两代英主,说你的成就未来会超过我。你当时也立下雄心壮志,说父皇征战南蛮,你就北伐大赢,成就大周霸业。”

        “说来大夏帝国的那个皇太子,也真是好相貌,而且也是天下绝伦之才。都说他功业会超过当今夏帝,甚至可能说他会一统天下。这种话说得多了,夏帝就开始猜忌,于是父子之间猜疑越来越多,最终导致了悲剧。”天衍皇帝道:“大夏这位英明神武的皇太子莫名其妙卷入了谋反,最终兵败横死。大夏帝国元气大伤,这才失去了对我们南边两大帝国的压制,我们这才敢提统一天下。”

        “君臣之间猜忌太深,朝堂就很难安宁。而皇帝父子之间猜忌,那就是朝局的灾难。”天衍皇帝道:“大夏帝国就是前车之鉴,所以你我父子之间,万万不可重蹈覆辙。”

        万允皇帝喉咙沙哑泣声,再一次拜下。

        太上皇天衍道:“都说天无二主,民无二日。而我们大周帝国,确实有二圣在天,就算我们父子之间不猜疑,天下人之间也觉得我们之间有猜疑。所以你这个皇帝不容易做,皇帝都不是最大的那个人,还怎么做下去?”

        “老三,我当时退位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是当时身体确实弱了,精力不支,确实应该把帝国交给你了。”太上皇继续道:“为了不让人乱想,就呆在这上清宫一步都不出去,也不见任何人。但如果为了成全你,为了成全天上只有一个太阳的说法,让我自己去死了?我也真是做不到。”

        万允皇帝颤声道:“父皇,您别说了,您别说了。您这样说是要剐了儿臣的心啊!”

        太上皇道:“所以呢,以后还政之类的话,也就千万不要再说了。”

        万允皇帝道:“儿臣糊涂,以后再也不说让父皇伤心的话了。”

        太上皇道:“你做得不错,今后所有的事情,还是要由你自己来做,我是万万不会插手的。还有关于太上皇这个词,也不要像禁忌一样不能碰,没有这回事,听说敖亭就自比了一下太上皇,结果就把人关在监狱里面了?别这样,别这样。”

        “还有那个宁怀安,京城提督,训诫一番便是了,不要上纲上线,动不动就说人谋反了之类,这样容易掀起大狱,都人人自危了,还怎么办差,还怎么办事?”

        万允皇帝道:“父皇英明。”

        太上皇继续道:“今后所有的事情,依旧是你自己做主,我绝对不会插手的,甚至包括香香的婚事,也由你来做主。我真的就是修修道,两耳不闻窗外事,以后谁再敢举着太上皇这个招牌,你直接处置了便是。”

        万允皇帝道:“儿臣不敢,天下无一日能缺得了父皇。”

        “天下少得了我,越早越好。”太上皇道:“我这次召你来,确实是遇到了一件事,你是皇帝,你要拿主意。”

        万允皇帝道:“请父皇下旨,儿臣无不遵守。”

        太上皇道:“侯尘,拿给他看看。”

        老祖宗太监侯尘将一张地图递给了万允皇帝,就是云中鹤献上的那一张。

        万允皇帝看了之后,目光微微一抽,他认出了地图上的字迹。

        你敖玉为何要献给太上皇,而不是献给朕?

        老太监侯尘道:“敖玉公子预测,二月中旬,浪州海域会发生大地震,大海啸。”

        万允皇帝目光猛地一缩。

        他当然知道,浪州对于帝国何等重要?

        一旦这里发生大地震,大海啸,大部分的大周帝国舰队,全部会被毁,届时就失去了对镇海王史氏家族的震慑,而且会失去大部分的海上贸易权,所有的商船被损毁,这些损失加起来何止几千万。

        稍稍估算一下,一旦真的发生海啸,那直接就会导致国库危机。

        直接影响的就是帝国的命运,真正的伤筋动骨。

        而且这种战略损失,需要几十年才能弥补,但大周帝国有几十年的时间吗?完全不可能。

        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太上皇为何会袒护敖玉,为何会给他赐字,甚至敖玉作死利用太上皇害死林禄之事太上皇也不计较,依旧出手救他。

        就是因为敖玉献上了这张图,太上皇不是为了敖玉,而是为了帝国。

        “父皇,可是……从未听说提前一个月预测地震之说。”万允皇帝道。

        太上皇道:“对,有史以来,从未听说过提前一个月预测地震。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皇帝也陷入了沉吟,因为敖玉确实预测过大日山火山喷发,而且还借此消灭了南境叛军主力,从根子上平息了叛乱。所以在这方面,敖玉是权威,他说的话让人不得不重视。

        现在局面非常复杂,如果认同敖玉的猜测。

        那么就要撤离几十万人,所有的贸易要停止近两个月,所有的商船,所有的战船都要全部撤走。

        所有重要物资也都要全部转移。

        这需要耗费天文数字的人力物力,损失同样不可估量。

        如果转移了这些,大地震和大海啸没有发生,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父皇,能不能用军事演练的名义?清空这片海域?”万允皇帝问道。

        太上皇道:“用军事演练的名义,可以撤走所有的战船,甚至撤走所有的商船。但这个名义不足于撤走陆地上的几十万人,撤走所有的重要机构。”

        这两天时间,太上皇绞尽脑汁估算,发现要撤离的重要机构,多达上百个之多。

        造船厂,织造厂,盐运司,制造局等等等,这些机构都在海边。

        用军事演练的名义,确实不足于将这几十万人,还有这上百个机构撤走。

        太上皇道:“老三,我是这么想的。我的年纪也大了,而且修道也很多年了,脑子也该昏庸了。所以就用我修道的名义,来办这件事情。我梦到浪州海域,蛟龙升天,天翻地覆,海水倒灌,所以我派人去浪州海域祭天,并且强行逼迫几十万人内迁,命令所有战船商船远离。这样一来,二月中旬没有发生什么大地震大海啸,天下人也只会觉得是我的太上皇年迈昏庸,我年纪大了,也已经退位了,之前也算攒下了不少功业,所以还能承担这个骂名,只要你这个皇帝是英明的便可以。”

        这话一出,万允皇帝顿时泪水涌出,嘶吼道:“父皇这是说哪里话?您一心为国,怎么可以承担骂名?那样您还不如立刻剐杀了我,若如此不忠不孝,我还有何面目继承您的大统?就算有什么骂名,儿臣和父皇一起承担!”

        接着,万允皇帝道:“父皇,去浪州办这件事情的,必须是要一个皇子,您有何旨意?”

        太上皇道:“我都说了,你才是皇帝,一切由你乾纲独断。今日召你来就是这事,你如果要和内阁,和枢密院商议,就要抓紧时间了。该如何办,你乾纲独断,但是要快。你只需记住,为父愿意为此事承担任何名誉后果!”

        万允皇帝顿时感动肺腑,泣声道:“儿臣惶恐,儿臣不孝!”

        太上皇道:“去吧,去吧!”

        万允皇帝再拜,泪目道:“父皇,您让我看一眼,好不好?儿臣已经八年没有见到父皇了,真的想得挠心啊。”

        太上皇道:“不用见了,我已经是方外之人,就让我方外得彻底一些吧。”

        万允皇帝又拜道:“那儿臣告辞了,这件事情儿臣有任何决定,都前来汇报,由父皇定夺。”

        “不,江山是你的,皇位也是你的,所以任何决定由你自己来做。”太上皇坚决道。

        万允皇帝依依不舍,再拜告别。离开上清宫的时候,他心中这口气,缓缓地吐了出来。

        …………………………

        在万众瞩目中,万允皇帝离开了上清宫,而且眼圈通红,很显然是哭过了。

        所有人内心忐忑,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皇帝陛下受到训斥了?

        回到皇宫之后,万允皇帝下了一道旨意,召唤内阁群臣,枢密院群臣,六部主官,钦天司。

        这个旨意让人很错愕,这么规模都赶得上小朝会了,但为何没有御史台啊?

        而且钦天司算是什么东西啊?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衙门,哪有他们说话的份,任何小朝会都没有他们位置的啊。

        然而在召见这些大臣的时候,万允皇帝先下旨,让黑冰台把敖玉带入宫!

        ……………………………………

        书房之内,万允皇帝盯着敖玉,目光喷火。

        “敖玉啊敖玉,你那张地图为何不上交给朕,而是要交给太上皇?”万允皇帝怒道:“太上皇正在荣养修道,你为何要去打扰他清静?这件事情是要担天大责任的,现在你把太上皇拖下水了,太上皇一心为国,一心为朕,所以愿意为这件事情配上一生的清誉。”

        “我告诉你敖玉,朕的名声倒没有什么。但如果太上皇的声誉因此损毁了,那就算把你凌迟一百遍不,也于事无补了。”

        “你为何要把太上皇拖下水啊?这天大的责任,交给朕不行吗?不好吗?”

        “如果你把这事交给朕,那万一未来事情有剧变,朕的后面还有太上皇,帝国还有后退的余地。但你把太上皇也拖下水了,现在连余地都没有了。你这样做,就是把朕置于不忠不孝之境。”

        皇帝怒骂了敖玉整整一刻钟,咆哮了整整一刻钟,喝了整整半壶茶。

        终于骂完了。

        皇帝的声音又变得缓和下来,道:“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就算将你千刀万剐也没有意义了。这件事情,我们……一起渡过难关吧!”

        “但是敖玉,你要跟我说真心话,你的判断正确吗?浪州海域真的会发生大地震,大海啸吗?”皇帝问道。

        云中鹤道:“臣推算了很多次,如果臣推算没有错误的,应该会发生。”

        “应该会发生?”万允皇帝道:“概率多少?”

        “七成!”云中鹤道,实际上量子说的是九成。

        万允皇帝咧嘴,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还有三成的可能性不发生大地震大海啸?而且这仅仅只是敖玉自己的判断而已。

        万允皇帝道:“敖玉,朕马上就要召开小朝会了。你可知道,一旦定下决策,浪州全面后撤,贸易停止,战船和商船全部远离,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云中鹤道:“我知道,天大的代价。”

        万允皇帝道:“届时如果大地震大海啸没有发生的话,你固然是要被五马分尸,太上皇也会陪上一生的清誉,而朕也会陪上半生的名誉。”

        云中鹤道:“臣愿意赌上性命!”

        万允皇帝道:“那行,这次我们三人就在一条船上了!如果成了,你固然成为了帝国的功臣,太上皇也成就圣君之名,我这个皇帝也成了爱民之君。如果败了……你倒是可以一死了之了。”

        …………………………

        接下来的小朝会上,万允皇帝直接开诚布公。

        顿时所有朝臣惊呼,不敢置信地望向了敖玉。

        终于真相大白了啊,原来最近的这一系列风波,全部都是敖玉献上给太上皇的那一张地图。

        害得我们还以为要天变了呢,还担心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

        但是紧接着,小朝会上吵成了一锅粥。

        钦天司的所有官员全部怒斥敖玉。

        “真是太荒谬了,你敖玉是新科解元,不是什么神棍。”

        “火山喷发确实有预兆,但是地震的预兆通常不超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天崩地裂了。提前一个月预测地震,前所未有,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论天文地理,论研究地震,没有比我们钦天司更加专业的了,现在竟然有人提前一个月说某处有地震,简直是荒谬,荒天下之大谬。”

        “陛下明鉴啊,这敖玉分明是走投无路了,才去求救于太上皇,发表这样耸人听闻之说。因为只有这样,太上皇才会救他,他就是利用太上皇一心为国,这样一来,至少在二月中旬之前,没有人敢杀他,此人其心可诛,祸国殃民啊!”

        “陛下,无心大师学贯古今,渊博如海,他更加知道地震不可预测性,能够提前半个时辰都不可能,更何况是一个月,这敖玉就是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陛下,敖玉此贼妖言惑众,煽动二圣,罪该万死!”

        “陛下,不信您去问大赢帝国,去问大夏帝国,有谁能提前一个月预测地震?”

        而就在此时,首相道:“陛下,关于天文地理,天机阁之人最为擅长,非常凑巧,天机阁的东方术大师就在京城,不如请他来为陛下解惑。”

        万允皇帝道:“来人,去请天机阁的东方术大师!”

        天机阁,白云城,迷迭谷,都算是这个世界的特殊机构了。

        白云城擅长兵器,武功。

        迷迭谷擅长药物,治病。

        天机阁擅长天文地理,制造各类工具。

        而这位天机阁的东方术大师,这次是受邀来大周帝国访问的,因为这次大周西南干旱数月,没有降水,所以请东方术大师前来问雨。

        东方术大师亲自去了帝国西北,有雨无雨,完全靠的是天地气象,所谓的求雨都是江湖术士骗人的伎俩。

        然后他判断,大约正月初七左右,会有一场大雨。

        结果正月初七一直到正月初九,帝国西北下了一场大雨。

        大家对这位东方术完全惊为天人。

        皇帝陛下也邀请他入京,要与之交谈。结果东方术大师说,他是方外之人,不擅长交流,担心会冲撞了皇帝陛下,就没有答应。

        于是众人对他更加敬佩敬仰。

        ……………………

        半个多时辰之后,这位天机阁的东方术大师步入了殿内。

        听闻了钦天司的转述之后,这位东方术先朝云中鹤躬身行礼,然后道:“敖玉阁下能够判断出火山喷发,确实了不起。当日大日山附近,可有硫磺气息吗?”

        云中鹤道:“没有的。”

        东方术道:“那是不是正要裂缝在湖泊之下,所以硫磺和注入水中了?所以那个湖泊不但水温上升,而且里面的鱼虾还都死绝了?人呆在湖水里面旧了,也会觉得略微的灼烧感?”

        这是因为真正的大师,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这位东方术对天文地理,确实是了得啊。

        万允皇帝问道:“东方先生,火山喷发,确实可以预测?”

        东方术道:“对,火山喷发如果细节丰富的话,甚至可以提前十几天预测。因为有些预兆非常明显,水温上升,有地光,冒出硫磺味的烟雾,基本上就一定是要火山喷发了。而且火山的形状也非常特殊,像大日山这等规整的锥体,就是典型的火山特征,因为它的山体是由之前不断喷发出来的岩浆堆成的,所以形状很完整。”

        万允皇帝道:“那地震能提前预测吗?”

        “不能!”东方术道:“就算可以,也仅仅只能提前几个呼吸的时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钦天司官员道:“那能否提前一个月进行预测呢?”

        天机阁大师东方术道:“那更加不可能了,我们的大地是分板块的,而且是在逐渐移动的。当两块土地移动挤压的时候,就会发生地震。然而这些都在地下深处,哪怕比较浅的地震也在地下几百里,是根本不可观测,不可预测的。”

        靠,这个天机阁真心了不起啊。他这个解释就极度专业了,看上去真的有些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学问了,太先进了。

        万允皇帝道:“那么浪州海域,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大吗?”

        天机阁的东方术大师掏出了地图,这地图才叫做专业,被描绘得密密麻麻的,甚至很多地震带都被标得清清楚楚。

        “大周陛下您看,大周南境最近频繁发生地震,这是因为它处于南北两块陆地之间,最近发生了大面积挤压,所以地震活跃,南境往南的万里蛮山就是挤压之后的结果。”东方术解释道。

        这就更专业了,他竟然研究出了万里蛮山是大陆挤压之后隆起的山峰。

        此人真是大师,真心了不起啊。

        “浪州海域距离南境两千多里,看上去距离是不远,但完全不在这个地震带之类,根据天机阁的记载,这片海域非常宁静,所以不太可能会发生大地震。”东方术道,这也确实是事实,在有限的记载之中,这片区域确实没有发生过像样的地震,算是非常稳定的。

        钦天司官员道:“眼前这位敖玉公子,预测二月中旬,浪州海域会发生大地震大海啸!”

        天机阁大师东方术目光一颤,望向云中鹤的目光就充满了不善。

        因为他最讨厌这种言论,只有一些江湖骗子才喜欢说这样业余的话。

        提前一个月预测地震,完全不可能。做出这样预测的,要么是无知者,要么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天机阁大师东方术道:“请问阁下,是如何预测二月中旬,浪州海域会发生地震?如何计算?”

        云中鹤总不能说这是九号精神病人量子计算出来的。

        要是他缓缓道:“这是我在梦中算出来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彻底震惊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敖玉真敢胡说八道啊?竟然是你在梦中算出来的?为何不说这是神仙托梦给你的呢?

        你编造理由也像样一些啊?

        如果没有这个东方术大师,我们还无法揭穿你的真面目啊。

        你敖玉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江湖骗子,而且是懂得一些知识的江湖骗子。

        原来预测火山喷发一点都不难,只要看到几个征兆表象,就能够判断出来。

        但是预测地震,却完全不可能。

        你敖玉是觉得自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所以才出此下策,利用太上皇的为国之心,编造浪州海域可能发生大地震,这样太上皇就只能保你了,你也能苟活一个月了。

        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啊。

        你敖玉为了保命,胡乱编造了谣言,欺骗太上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你不怕被诛杀九族吗?

        天机阁大师东方术朝着云中鹤行礼道:“敖玉公子,好自为之!”

        然后,他朝着皇帝躬身行礼道:“老朽告退。”

        万允皇帝微微站起,问道:“敖玉,关于东方大师的质疑,你有什么反驳的吗?”

        云中鹤道:“完全没有!”

        你也知道反驳不了啊,你的那些妖言惑众才真正大师面前,完全无处遁形。

        万允皇帝道:“来人啊,送东方先生出宫。”

        ……………………………………

        东方术离开之后,殿内显得尤为安静,所有人望向敖玉的目光,就如同看死人一般。

        现在你的谣言被揭露了,你的真实目的被揭露了。

        你敖玉为了活命,竟然拿帝国命运开玩笑,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那样,大张旗鼓,劳命伤财在浪州组织大撤退,停止贸易,所有舰船和商船远离,会造成何等巨大损失,何等巨大舆论影响?

        你这罪名,说轻了是哄骗太上皇,欺君之罪。说重了,就是祸国殃民啊!

        “陛下,敖玉妖言惑众,欺骗太上皇,犯下了欺君之罪。为了苟活,他不顾万千民众死活,炮制此等谣言,如此祸国殃民之徒,当千刀万剐!”

        “陛下,臣请诛杀敖玉全族!”

        “陛下,臣请诛杀敖玉全族!”

        “陛下,臣请诛杀敖玉全族!”

        顿时,殿内所有官员都奏请皇帝,以欺君之罪杀敖玉全族。相信太上皇知道自己被蒙蔽欺骗了之后,也会很愤怒,也要杀敖玉全族的。

        然而皇帝缓缓站起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父皇仁慈无双,朕这个儿子也要成全太上皇的仁义之心。”

        “敖玉,你是梦中计算的也罢,妖言惑众也罢。但你既然说出来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太上皇不忍心见到万民受难,朕也不忍心!”

        “朕下旨,为了防备二月中旬可能发生的浪州大地震大海啸,所有区域内的机构,民众,全部后撤五十里。这片海域内所有的战船,商船,全部远离这片海域五百里以上。所有的贸易停止,几十万子民,所有物资,全部撤离,截至时间,二月二十二。”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惊了!

        这已经证明了敖玉是妖言惑众,是哄骗太上皇的,陛下您依旧要如此大战旗鼓进行大撤离?

        劳民伤财啊!

        这损失是天文数字啊,或许超过千万白银啊。

        仅仅为了敖玉的一个谣言,帝国就大动干戈,付出千万两白银的代价进行大撤离?

        这是不是太疯狂了啊?

        但是云中鹤内心却知道,这是万允皇帝的一次疯狂赌博。

        如果云中鹤错了,他确实是妖言惑众,压根没有什么大地震大海啸。

        那皇帝下旨,只是遵照太上皇的意志而已,他是被迫无奈的。

        太上皇就赔上了一声的清誉,晚节不保,变成了一个年迈昏君,从此之后就再也不能制衡万允皇帝了。

        但如果万一云中鹤的猜测是准的,那皇帝也搭上了这艘拯救万民的仁义之船,有功无过。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对敖玉预测浪州大地震大海啸之事进行保密,而是大张旗鼓进行讨论。

        万允皇帝道:“敖玉,朕已经下旨大撤离,接下来帝国震动,几十万人大迁移,无数物资迁移,所以贸易停止,所有商船战船撤离。为此大概要付出上千万两银子的代价。”

        “敖玉,太上皇上了你这艘船,朕也上了你这艘船。你是真的神算预测也罢,是妖言惑众也吧,但是为了天下万民,太上皇和朕都陪你赌了。”

        “如果赌赢了,你敖玉就是帝国的功臣。如果赌输了,太上皇和朕就要背上昏庸无能的名声,你全家也要上断头台,明白吗?”

        云中鹤道:“臣明白!”

        万允皇帝道:“那么就开始这个天局吧,看上天究竟收不收你?看你究竟是帝国功臣,还是千古罪人。”

        ………………………………

        注:第一更送上,诸位恩公给我月票,激励我继续前行,拼命到底!感激涕零!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4731/10408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