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我死了也变强了 > 018 兄弟,你知道安利么

018 兄弟,你知道安利么

        马沙差点就想给阿扎德的女儿点一首希望之花。

        “那可真是难办了。”他摆出惋惜的表情,因为他的供应者职业技能给了他提示,这里阿扎德需要同理心和认同。

        马沙继续说:“根据我的观察,科学探索往往会附带病态的执着,我个人没有接触过世界之理,所以不好下结论,但我怀疑这可能是世界之理的诱惑。”

        马沙这番话,其实是他对阿扎德内心怀疑的推测,他推断阿扎德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这样说,投其所好。

        如果成功,就可以营造出一种“知己”的氛围,也就是形成同理心。

        马沙观察着阿扎德,现在他和阿扎德这次接触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中间还和莫拉莱斯有一波激烈的互动,所以精神分析的buff已经叠得非常高。

        他判断,自己的话效果可能比预想的还要好。

        阿扎德叹了口气,看着马沙,一脸诚恳的说:“您是智者,我衷心的希望您在这件事上能跟我分享一下您的经验。”

        ——成了!

        马沙一阵窃喜。

        虽然他现在应该没有办法做到对阿扎德令行禁止指哪打哪,但是只要讲究施加影响的方法,完全可以让这个印——莫卧儿公王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马沙:“很抱歉,就算以我的智慧,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不过,我会尽力帮你寻找尼摩船长。但是,这并不是免费的,殿下。”

        阿扎德再次叹气:“好吧。那就有劳您了。”

        现在马沙还没有立刻能用上阿扎德的地方,所以采取了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

        来日方长嘛。

        “那场决斗,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不用。像莫拉莱斯那样的角色,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战胜。”

        马沙觉得这里自己应该给出建议。

        “殿下,骄兵必败啊。”

        “您所言极是,我会做好充分的准备,不必担心。”

        马沙点点头,心想最好是这样,你要是阴沟里翻车了,我就白费劲了。

        但是马沙的精神分析技能告诉他,阿扎德现在确实轻视了莫拉莱斯。

        印度佬正在轻敌当中。

        马沙决定再给他施加一些影响:“阿扎德先生,想想你的女儿。狮子捕兔,也会用上全力,您应该全力以赴,让对手彻底的失败,这样也能让您之后在布宁的行动阻力更少。”

        马沙观察到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但是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阿扎德在这件事上的自负。

        大概就是把骄傲程度从2变成了1,但是没有降低到零,印度佬现在还是骄兵。

        ——妈蛋,这可难办了。

        马沙想了想,又有了一招:“还有,我确信,那位伊利亚女士还在布宁,她也肯定也会关注这次擂台,您如果展现出统治性的力量,她说不定会对与您合作产生一些兴趣。”

        马沙这样说其实有点冒险,对方如果问一句“你为啥这么清楚”,哪怕只是随口一问,马沙都很难给出不暴露自己又不触发测谎的回答。

        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人家无心一问,导致前面的做戏全都破功。

        但是他真的很想把阿扎德的骄傲给降低到零,把这个骄兵必败的旗子给拔掉。

        马沙忐忑不安的等待阿扎德的反问,然后阿扎德回了句:“嗯,您说得有道理啊。”

        ——很好,过关了。

        但是阿扎德的骄傲,其实没有归零,他还是处于轻视对手的状态。

        马沙心想完了,这个flag是插稳了,自己不做点啥只怕这阿扎德要阴沟里翻船了。

        ——等等就以海森堡的身份,去莫拉莱斯那边坑蒙拐骗一波好了,获得莫拉莱斯的信任,给他设置一个陷阱,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妈蛋,我操了这么多心,之后不在你阿扎德身上狠狠的讹一笔,我可亏大了。

        马沙这边正盘算待会怎么以海森堡的身份去坑莫拉莱斯呢,这边阿扎德开口了:“其实,我还想在您这里买更多的情报。”

        “哦?请说,殿下。”马沙立刻收回发散的思绪。

        “我一直在收集关于居里怀表的情报。”阿扎德摆出严肃的表情,虽然他现在对马沙的信任度已经叠了挺高的,但这个事情就是重要到他会对已经进入朋友范畴的马沙摆出谈生意的表情。

        马沙也严肃了起来:“关于居里怀表,您想知道什么?”

        所谓的居里怀表,就是现在科学界,对居里夫人交给当着众多人的面交给尼摩船长,然后又出现在少年马沙手里,最近还被马沙的妹妹马小美使用过的迷之怀表道具的称呼。

        “看来你哪知道不少情报啊。”阿扎德挑了挑眉毛。

        “当然。”马沙也挑了挑眉毛。

        “它的功能是什么?”

        阿扎德问。

        “我很喜欢您这种直奔主题的提问方式。”马沙说着对阿扎德露出微笑,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废话,继续说要被测谎了。

        说“我不知道”会被测谎,说“我只了解皮毛”也会被测谎。

        这种时候就只能在关键的地方保持沉默。

        前面那句扯谈,则是用来误导阿扎德的判断的。

        阿扎德笑了:“我会付钱的。”

        “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马沙回了句,继续打太极——确实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啊,我说得没错啊,我可没说我不知道那怀表的能力,也每首我不能卖你,你测谎肯定测不出任何问题来。

        阿扎德盯着马沙看了好几秒,然后选择退而求其次:“那,也许您可以告诉我,马沙在使用那怀表的时候的具体情景?”

        没错,马沙使用怀表时候具体的情景现在众说纷纭,没有几个人有准信,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哪怕是在现场的人也只能猜测。

        光速被修改了,导致所有的物体的运动速度不能超过人类奔跑的速度,这谁能猜得到。

        既然大家都猜不到真相,那就只能凭借自己的观感,瞎诌了,结果就是各种说法都有。

        马沙斟酌了一下,说:“这个嘛,因为大家都是推测,没准信,我这里也只有我的推测,而我,不售卖不准确的情报。”

        ——哼哼,这样一说,我,一个老资格、讲原则的巫妖情报商的人设就竖起来了。

        阿扎德两眼放光:“您的意思是,您可以免费分享您的推测?”

        “一般我也不会这样分享,除非那人是我的朋友。”

        ——哼,吃我朋友拳,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钦点的朋(棋)友(子)了!

        马沙身体微微前倾,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我认为,那个怀表的能力,可能是一种超位幻术魔法。只有幻术,才能达到现在传闻中的那种效果。”

        阿扎德:“一个科学泰斗,他给的道具上附加了超位幻术?”

        “所以我怀疑,这怀表和我一个老朋友有关。”

        ——当然和我的老朋友有关,我就是尼摩船长啊,尼摩船长的老朋友,就是我的老朋友。

        阿扎德眼睛都瞪圆了。

        此时马沙很确定,阿扎德没救了,自己很快就能搬进阿扎德的宫殿,然后睡他女儿。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4837/11842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