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全世界都在替我洗白 > 六十八

六十八

        《长夜2》开机的第一天正好撞上《往逝》主演阵容官宣。

        时音是女一,  演女三的是去年拿了最佳女配角的一个女演员,  何盈杉如时音所料,  落选了。

        时音转发了这条官宣阵容的微博,  随后转头就去拍戏。

        《长夜2》是蔺泽和夏夏感情起伏最大的一部戏,两人的感情就像当时朝廷的局势一般,几次转折,几次起落。

        放下手机后,时音正巧要拍一场哭戏。

        哭戏需要酝酿情绪,时音入戏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但旁边有个贺执就比较麻烦,他抬头看时音一眼,她就憋不住,突然笑出来。

        这样来回二十分钟,  情绪还没上来。

        刘导就拿着大喇叭,“贺执,贺执诶,  贺执!你离你们家夏夏远点呗,  别老逗人家笑,还有夏夏,  咋回事呀,  你就把贺执当渣男,  他马上就要甩了你另娶新欢了,你不难过呀?”

        那肯定特别难过的!

        时音瞪了贺执一眼,那意思,  你敢这样试试?

        然后撇开脸,专心的找情绪,总算有点感觉。

        刘导喊开始,贺执去哄她。

        两人有一场对话,也是虐心得很,时音越说越有感觉,最后真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模样。

        刘导要的效果有了,喊了咔,结束这条继续下一场。

        都说入戏容易出戏难。

        时音就在夏夏难受的情绪里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

        贺执朝刘导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继续,他来哄时音就好。

        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她哭得抽抽噎噎,可伤心。

        贺执也不知道她还这么情绪化呢。

        “哭什么,不都好好的吗?”他轻轻摸她的头发。

        时音抢他手里的纸巾擦鼻涕,“哪儿好了,夏夏活不过第四部!蔺泽还娶了别人!我陪他打的江山,结果别人做了他皇后,我能不难受吗!”

        嗐!

        贺执按了按太阳穴,“嗯,他的江山是别人做皇后,我的江山都给你。”

        时音愣了愣,噗嗤一声又笑了,然后又哭又笑的,“你最近又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贺执:“没有。”

        时音揪着他的戏服撞进他胸膛上,“贺执……”

        贺执也不管这么多人看着呢,把她往怀里搂了搂,“嗯,我在呢,怎么了。”

        “没啥,就是矫情想叫叫你。”时音吸吸鼻涕,往他怀里挤挤,心里挺唾弃自己。

        怎么谈个恋爱还越来越娘了,以前也没这么粘人的时候啊!

        她突然抬头问他,“这么多人,你不怕我们恋情曝光啊?”

        贺执拍拍她的头,“求之不得。”

        他扫一圈,有几个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俩抱在一起,但也是一会儿就转开了眼睛,然后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时音把眼泪往他身上蹭,问他:“现在是不是特想把我扔出去?”贺执有点洁癖,不算严重,但绝对也受不了有人往他身上蹭眼泪鼻涕的。

        贺执拎张纸巾出来,亲手拿着给她擦,“不扔,好不容易才骗到手的,万一撒手没怎么办,我找谁哭去?”

        时音就彻底忘了之前沉浸在莫名其妙的难过里的事,贺执让她坐下休息会,自己去看导演那边的进度。

        他前脚刚走,小助理噌噌跑过来,“姐,出事儿了?”

        她一张脸揪在一起,纠结万分的样子,时音拉张小马扎给她,“什么事儿啊?坐下说。”

        小助理:“有人黑你。”

        嚯,难得啊。

        时音挺兴奋,因为她自己也想不出有啥能黑她的。

        她爬上微博看,名字已经在热搜上了。

        点开看详情,东西还真不少。

        但一眼看过去,时音就知道是谁的手笔了。

        因为通篇除了时音还有一个主角,就是何盈杉。

        大概是说何盈杉屡次被时音抢角色,时音故意针对她,然后还借拍戏的便利真打她等等。

        时音跑去看何盈杉的微博,她只发了段视频,正是《往逝》试镜时时音打她那一巴掌,就那十几秒的视频,还能听见耳光甩在脸上的一声脆响。

        最后她还丢出个炸弹,说时音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有帮金主洗钱的嫌疑。

        时音:“……”

        她要是会洗钱,还会因为缺钱来拍戏吗……

        也不知道这人脑子怎么长的……

        时音也没觉得慌张,相反,她还挺兴奋。

        出道许久了,还没遇到过什么黑料要公关的,这样平静的生活久了难免会让人觉得无聊,就是要有点波澜才有趣嘛!

        她给罗冉打电话商量该怎么办,直接由她出面澄清还是怎么办。

        罗冉说要起诉,时音否决了。

        人家都没直接点名道姓,就是在内涵,然后有人出来说说的就是她,这种情况就算起诉也告不到真正的始作俑者,没意思。

        他们这边没行动,又有营销号开始无中生有的编故事,说她资源这么好,肯定有金主。

        时音都乐了,嗯,说起来她确实有金主来着,但是这不是全网都知道的事吗?

        罗冉做事讲究用证据打脸,基金会的事很敏感,但也好说,钱款的来源和去向都有记录可查,一条条的摆出来就行了。至于何盈杉说欺负她的事,这严格来说都不叫事儿,时音就是看她不顺眼,都不带怕的。

        于是她选择正面刚,发了条微博:“没错,是我。”

        她甚至还把何盈杉的视频保存,然后发给施佳,“姐,听这声儿,爽吗?”

        施佳:“……”

        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挺爽。

        不说她承认打人的是她后,营销号是怎么追着她咬的,贺执工作室作为她的签约公司,第一时间解释了基金会的事。

        何盈杉并不在意他们是否解释基金会的事,本来就是扔出来让大众心里留个疙瘩,现在有的人就是这样,就算你有实打实的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但他们如果不喜欢你,还是会把这些事安在你头上,她要的就是让时音的完美形象沾上污点。

        时音发了承认打人的微博后,粉丝们冒头了。

        “打她就打她,这种当三的明星换我我也打。”

        “虽然但是我想说,这是音音新戏的试镜现场啊……曲导微博刚刚才发了视频,说音音现场改剧本临时发挥很惊艳,所以才出现打人的一幕吧。”

        “姐妹们,别问,问就是姓何的想搞我们女鹅!冲鸭!骂她丫的!”

        “起伏我女鹅!姓何的你完了!”

        “音音加油,是她该打,不关你的事,营销号恰烂钱!”

        “营销号没有心!”

        “呜呜呜女鹅手疼吗!”

        ……

        时音微博下都是粉丝各种各样的安慰,至于之前追着她咬的营销号和何盈杉的微博评论就有点惨不忍睹了。

        时音平时花边新闻很少,所以路人缘很好,曲导的视频解释了何盈杉的微博是怎么回事后,粉丝和路人都帮时音说话。

        “这个被打的是之前那个包养门里的小三之一吧?”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时音是贺执工作室力捧的,资源当然好啊,还抢她的角色,抢她啥角色,小三的角色吗?”

        “emmmm尬黑尬黑,我们音音的金主爸爸全网都知道是佳姐呀哈哈哈哈哈。”

        “这一耳光听着好爽啊……我奇怪的关注点。”

        “营销号又出来恰烂钱了!”

        “啊这个姓何的还能拿到曲导的试镜机会,我咋觉得这才是有金主的呢?”

        “楼上你是不是失忆了,人家金主就是那位郁总啊。”

        “哈哈哈哈哈此处应该诶特音音金主爸爸佳姐,快来看营销号欺负你的小宝贝。”

        “你们都关注这个视频,只有我关注音音的基金会吗?”

        “还有我!简直就是优质偶像无疑了,她前两年片酬应该不高吧,居然就捐了这么多钱去做基金,爱了爱了,以后她就是真的无理取闹打人我也不脱粉!”

        “+1!听说是因为时妈妈有心脏病,所以音音才这么关注这个群体。”

        “卧槽!我哭了!谁也别想让我脱坑!”

        “呜呜呜,我们女鹅好棒,我要好好学习,向女鹅靠拢!”

        “我我我我也是!”

        “只有我关注音音直接承认是她打的很帅吗!”

        ……

        舆论是压倒性的,时音都做好掉粉的准备了,谁知道反而还涨了粉丝量。

        贺执是听时音说的这件事,也来凑热闹,发了条微博艾特时音:“少上网,专心拍戏。”

        粉丝迅速歪了关注点:

        “哈哈哈哈哈仿佛一个网瘾少女上课冲浪被老师抓包现场。”

        “哈哈哈哈哈@时音,贺神抓你回去拍戏啦!”

        “贺神真的是个很严格的搭档兼老板了!”

        “我一定是疯了,为啥我觉得甜甜的!”

        “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

        “楼上疯求了吗哈哈哈哈哈这明明就是典型的老父亲式喊你回家吃饭!”

        “哈哈哈哈哈好过分,我们贺神年纪大点也没到老父亲的地步吧!”

        “唉,说到贺神年纪,我就不得不催一催了,老公啥时候来娶我啊!”

        “醒醒!人类都登月了你怎么还在做这种梦!”

        “楼上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

        ……

        贺执发完微博,拉张休息椅靠着时音坐下,“这个何盈杉和你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时音没细说:“倒不是和我,是和佳姐有点过节。”

        提起施佳,贺执还挺吃味,“那不是四舍五入等于也和你有过节?毕竟那可是你金主呢。”

        时音:“哈哈哈哈哈……”

        空气都酸了!

        她朝贺执挤眼睛,“贺总,您才是我金主呢!”

        贺执挑挑眉毛,跳过这茬儿,“这个人挺邪性,再等等,都不用你们出手,谁把她捧起来的谁就会把她踩下去。”

        时音听完寻思一圈,谁把她捧起来的,还不是郁川那个渣渣?

        看来郁家最近是闹起来了啊!

        ……

        这些事儿事后还是被网友讨论了一天,不过碍不着时音的事儿,她该吃吃该喝喝,拍戏进度就挺赶了。

        《长夜2》是原班人马,不需要什么磨合期,都知道彼此的习惯,又因为第一部票房可观,这一部的资金更宽裕,刘导就大刀阔斧的质量数量一把抓。

        原著中最后坐上皇后位置的角色这一部就会出现,但她直到夏夏的戏份结束前不会和蔺泽这个角色有任何的感情戏。

        演这个角色的女演员有事在外地耽搁两天,所以比时音她们进组晚。

        这天她们刚拍完一场戏,这个女演员带着助理到了。能和贺执搭戏,除了时音这个运气好,无不是一线咖。

        这个女演员当然也是,也算是童星出生,中间有几年忙着学业消失在大众眼前,但后来复出拍了一部戏就一炮而红,直到现在,在新人换旧人的娱乐圈里也算得上一棵常青树了。

        刘导听说她到了,特意停下进度简单欢迎她,算是对她的尊重,时音举着水杯“噔噔”跑到贺执面前。

        他没有经纪人,连个助理也不带,时音不拍戏的时候就给他兼职助理,毕竟自己男朋友呢,你不心疼谁心疼?

        她故意气他:“看见没,你皇后到了。”

        贺执刮她的鼻子,抬眼看一眼女星,“别瞎说,最多是个贵妃。”

        时音眼睛一弯,“那皇后谁呀?我吗?”

        贺执:“真聪明。”

        贺执领着时音过去。

        以后少不了对手戏,刘导就先介绍他们认识。

        “这是凌齐,这是时音,至于贺执我就不用介绍了,应该认识。”

        女星叫凌齐,她摘了眼镜朝贺执点头,“贺先生,久仰大名,终于见面了。”

        旁边的时音被忽略了个彻底。

        她扯了扯嘴角,故意捅了捅贺执:“人跟你打招呼呢,给点反应啊。”

        贺执低头看她,时音就一副,没错我就是故意的,谁还看不出她什么意思啊?对于敌人当然要像寒风般冷酷无情!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晚一点……,,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6103/10370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