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席青赶紧把小白狗抱在怀里,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清晰的警笛声。

        苏父脸上一喜,转头恶狠狠的看向席青:“小兔崽子,你完了。”

        说完,骂骂咧咧的拖着疼痛不已的双腿去打开了门。

        警察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刚刚有人报警,语气十分慌张的说有人要杀人,他们连忙根据光脑定位之后赶紧赶了过来。

        “警官啊,你们终于来了啊!有人要杀了我们啊!”苏母拼命的嚎叫道,脸上涕泗横流。

        听她这么说,警察赶紧走进来,但巡视了一番屋子后,却发现这里很干净,根本不像是发生了搏斗的样子。

        “谁想要杀人?”

        “是他!就是这个人!”苏母指着席青喊道。

        警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站在一旁的青年身体单薄,还有些消瘦,紧紧的抱着一只受伤的小狗,眼神有些警惕的看着众人,似乎有些害怕。

        这样的小孩,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杀人的样子。

        警察走过去,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声音:“小同学,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警察叔叔您好,舅妈他们想打我,白白挡在了我面前,他们就想动手打白白,我反抗了几句,他们就说我想杀了他们。”

        席青声音很轻,眼眶里满是泪水,让人听见就忍不住感到心疼。

        警察刚想安慰几句,就看到他露出来的胳膊上全是一道道的淤青,伤势有新有旧,看上去触目惊心。

        “警官啊,你可千万别听这小王八蛋的,他都是……”

        “你安静!”警察打断苏母的话,看向席青,“小同学,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席青垂着眼,赶紧把手臂遮挡起来:“舅舅经常喝酒,一喝醉了就会动手,舅妈一不开心了,也会拿我出气,很多年了,我都习惯了。”

        席青没有说谎,原主确实一直在被苏父苏母殴打,身体上这些伤痕,也全部都是真实的。

        看着警察们纷纷变了脸色,苏母就知道事情可能坏了,赶紧抬起自己的胳膊:“警官啊,他都是瞎说的,刚刚他把我们两口子往死里打,我们差点被他打死了啊!”

        “你看这里,就是他用椅子摔出来的!”苏母连忙指着自己的胳膊,那里是席青在踢掉苏父砸向小白狗的椅子时,椅子飞出去后不小心蹭到的。

        但那伤口很小,只是轻微的割破了一层表皮,连毛细血管都没有割破,和席青身上的伤口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一旁的女警讽刺道:“是啊,真严重啊,再慢一点都快要愈合了。”

        苏父苏母脸上一阵青一阵紫,他们身上痛得要死,但却一点伤痕都找不到,即便说席青打了他们也根本没人信。

        苏父还准备说什么,警察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殴打未成年人,隐瞒案件误导警察办公,跟我们走一趟吧。”

        帝国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十分严格,别说苏父苏母不是席青的亲生父母,即便是,他们将席青打成这样,也是要被拘留教育的。

        警察带着苏父苏母离开之后,席青没有马上去二楼拿回自己的钱和房产证,而是关上门,抱着小白狗离开了这里。

        【宿主,您不去拿钱吗?】系统有些疑惑。

        “先不拿。”

        现在拿了,苏父苏母肯定就会说他是偷拿的,还有可能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

        席青没这么多闲工夫对付他们,他要的,是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东西还给他,还是求着他要的那一种。

        解决了一件大事,席青心情颇好的重新回到了学校。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席青去浴室观察了一番草莓的涨势之后,宿舍就熄灯了。

        等到周围全都安静了下来,席青给躺在床上的小白狗盖上被子,又拿枕头挡住了它的视线之后,他才重新变成一只土拨鼠,从门外溜了出去。

        一直到席青的气息消失在房间里,小白狗才睁开了眼。

        它知道,席青应该是有秘密,不然不会每次把它放在床上之后,还特意拿东西挡住它的视线。

        不过这和它没关系,每个人都有秘密,就连它也不例外。

        “元帅?元帅?您能听到吗?”

        隐藏在后耳处的隐形光脑发出急促的喊声,这声音其实从昨天开始就会时不时响起了,但那时的它全身痛的不行,根本就没有力气回答。

        今天情况稍微好一些之后,它张了张嘴,小声的叫了一声:“嗷呜。”

        声音虽然微弱,但很明显的传到了光脑里,另一边的人听到这道声音后,停顿了几秒,有些不可置信的喊道:“元帅!真的是您!您真的没事!”

        霍衍没有力气再发出声音了,只要一离开席青,好不容易缓解的疼痛又开始蔓延开来,他只能用爪子拍了拍床垫,当做回应。

        说话的人叫沉间,是霍衍的副官,隶属于第八军,也就是军队中武力最强,最受元帅器重的一支军队。

        当时,霍衍的机甲在战争中炸毁,所有的人都以为霍衍已经和机甲一起身亡了,只有第八军的人不信邪,他们将战场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确定没有找到霍衍的尸体后,他们就知道,霍衍绝对没有死。

        那个比神还要强的男人,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在坚定了这个决心后,他们就开始秘密寻找霍衍,由于不能被外界发现霍衍可能生还的消息,搜查工作变得十分困难,甚至一度连丝毫进展都没有。

        就在这时,沉间突然想起了,霍衍在变为兽型之后,会随身携带自己的隐形光脑。

        他立即开始联系霍衍的随身光脑,但一连过了好几天,光脑那边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他认为这种办法不行,差点快要放弃时,没想到那边却突然传来了回应。

        沉间兴奋的想要大喊大叫,但现在显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他勉强维持住理智问道:“元帅,您现在还安全吗?周围有没有皇室的人?您现在伤势如何?”

        他一连串问了好几句,才突然想起来霍衍现在无法回答,正准备说什么时,就看到光脑亮了起来,霍衍发送了一个实时定位过来。

        沉间立马搜索,发现定位显示的是第二行星上的尚优学院。

        确定地址之后,沉间马上答道:“元帅,您放心,我会尽快赶过来。”

        通讯挂断之后,霍衍才重新趴回床上,黑亮的兽眼盯着门口的方向,希望席青能够快一点回来。

        霍衍其实并不是席青以为的小白狗,而是一只雪狼。

        这件事不只霍衍自己知道,第八军里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是知道的,比如沉间。

        帝国有极少数家族的祖上是兽人,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远,在这些家族里面,已经很少有人会出现返祖现象了。

        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血脉中强者的基因开始越来越少,他们开始越来越趋向于平凡人。

        在帝国的历史上,只要能激发出返祖现象的人,就是精神力卓越的强者。

        而霍衍,就是这些人当中最强的那一个。

        但霍衍已经很久没有变成兽型了,在他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本能之后,但这一次的重伤让霍衍又重新变成了雪狼,而且现在他的精神力枯竭,根本做不到变回人形。

        霍衍最开始很担心,毕竟那些想杀他的人中就有人知道他的兽型是雪狼,结合受伤之后无法维持人形的道理,那些人很容易就能找到他。

        直到那天他听到席青说他是一只小白狗,而且不仅是席青,就连宠物店的医生,还有所有见过他的人,都以为他只是一只狗,很普通的小白狗。

        察觉到这一点后,霍衍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他的外形为什么会发生变化,但帝国养狗的人无数,喜欢白色小狗的人更是多,这样一来,那些人就没那么容易找到他了。

        而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恢复身体,那他就能让这些人,生不如死。

        小雪狼的眼中闪过一抹凶光,即使是在暗沉的夜色中,也带着肃杀的寒意。

        而此时另一边的席青,则是已经在系统的帮助下,瞒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摄像头,来到了教学楼后。

        尚优的教学楼后面有一条小道,而顺着小道往外走,就有一座小山。山不是很大,但树木茂密,除了山脚下的机甲训练场,很少有人会上到山上面来。

        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去宿舍旁边的竹林,而是选择了教学楼后的小山,就是因为,他要在这里种苹果树。

        之前的草莓还能在浴室里种,但像苹果这样的树木,就只能找个室外的环境了,席青想了想,只有这座没什么人来的山最保险了。

        系统看了看眼前黑布隆冬的山,问道:【宿主,您不害怕吗?】

        席土拨鼠点了点脑袋,自然是害怕的,他最讨厌这种看上去就有些吓人的山峰了,但是他是有外挂的小老鼠呀。

        席青往前迈了两步,直到小jiojio碰到了有些硌脚的碎石才停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两口,然后气沉丹田,对着黑色的树林喊了两声:“唧!唧唧!”

        三秒过后,一道小小的声音回应道:“吱?”

        席青又点了点脑袋:“唧!”

        他话音刚落,一个小小的身影就从树后冒了出来,借着有些昏暗的灯光,系统看清楚了那是一只褐色的小松鼠。

        【宿主,这是谁?】

        “我的朋友呀,它叫小黄。”席青跑过去,伸出爪爪,和小黄握了握爪。

        他是前两天在去食堂的路上看到小黄的,当时不方便,席青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它,自己过两天会去后山,希望到时候它可以帮他引路。

        席青原本只是打算来后山多挖点泥土的,但没想到现在需要过来种树了。

        小黄从来没有看到过能听懂它说话的人类,当即就开心的答应了。

        “吱吱。”小黄指了指前方,示意席青跟上。

        席青点了点头,跟在它身后朝前面跑去,两只体型差不多大的小老鼠一前一后在林中奔跑着,没过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

        小黄带席青来的,是一块位置十分隐蔽的平地,从没有人类过来过,而且这里的植被不算茂盛,可以很方便的种植苹果树。

        席青看了看周围,满意的点了点头,伸出爪子把自己的尾巴扒拉过来,开始挑选藏在绒毛里的苹果种子。

        苹果种子不多,一共也就五颗,但苹果是长在树上的,树生果实比草莓这种草本植物的果实要多一些,再加上还有系统的外挂,所以也算够了。

        小黄见席青开始挖洞,跑过来有些疑惑的叫了两声:“吱吱?”

        “这个是种子,我把它们种下去,就会长出果实啦——”席青连手带脚的一边说一边比划,见小黄还是不懂,直接从系统的仓库里拿出了一颗草莓,递了过去,“就会长出这个啦!”

        小黄接过草莓,盯着红红的果实看了好久,才塞到嘴里咬了一口,酸甜的味道传入口中的第一秒,它就高兴的蹦了起来。

        这个小红红也太好吃了!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看着正低头挖洞的席青,小黄想,既然朋友送给了它这么好吃的东西,那它也要送好吃的给朋友。

        于是,种完五颗种子的席青,刚一回过头,就看到了小黄捧着一把东西凑到了他面前。

        “这是什么?”席青有些疑惑,伸出爪爪拿了一点过来,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爪爪上的东西看了许久,他才惊讶的问道:“这是松子?”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17256/10824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