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欲成仙 > 第八十五节 红雪顶

第八十五节 红雪顶

        “我也要去!”龙狐撒娇似的说道。“别胡闹了,你要留在山上好好修炼,我是因为不想做苦力才下山的,你一个女孩子,又没人让你干活,留在山上多好。”一番安抚龙狐,古升把她留下来。龙狐取出一块玉版:“这是魔典中记载的一些内容,你先拿着,我暂时能够领悟的,只有这么多,等你回来,我应该能够再参悟一些。”古升也不客气,收过来装好:“好了,我走了!”他转身离开,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呼唤:“古升!”“嗯?”他一回头,只见一个瘦削的身体站在帐篷边,双眼含泪,幽怨的望着他。古升心中突然莫名的一阵感动,他勉强的笑了笑,挥挥手:“我走了!”

        古升离开双子峰,并没有真的如他师傅所命,直接去西方大山,而是又来到了垒骨城。短时间内第二次来到这里,乃是因为古升要参悟一下那一部分魔典。他这一次来,本来想和罗罗道人谈了一下,告诉罗罗道人,自己会把一样东西留给他,让他蹬自己走了之后,到密室门口的地下去挖出来。可是罗罗道人去了西方大山,竟然没有出现,只好作罢。

        古升盘腿坐在那个蒲团上,取出那一块玉版,心绪有些起伏不定,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心理,把手按在了玉版上,神识沉了进去……

        三天之后,垒骨城中一道魔气冲天而起,远在西方大山之中的修士们,都感觉到了。罗无病奇怪的看看垒骨城方向:“他这是在干什么?示威吗?”乌涂望着垒骨城的方向,一动不动,久久没有说话,心中一阵自哀:看来自己要超越骨圣,实在是难上加难了,就算是修炼了幽冥之火,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鉴心寒摇头奇道:“这等魔气,怎么从来不曾见过,奇怪奇怪……”射巫山恼火:“妈的,又来一个,只怕这魔典又要被他夺去!”

        魔典不愧是魔道祖师留下的至宝,即便是龙狐刚刚领悟的一小部分,自加上古升以往的经验,短短三天时间,古升就已经恢复到以往玉种大法的水平。外骨晶莹剔透,洁白如玉,眼看就要完全玉化了。

        古升虽然离开了垒骨城的密室,却没有走远。他站在一座山峰上,仰望着上天,心中质问着上天,为什么给他出这样一道难题。他现在已经达到了以往的水平,只要他每天以白日无梦的功法掩去自己的身形,就可以重回垒骨城,继续作他的魔道第一人。但是无为剑派那边怎么办?且不说他还欠着无为剑派的救命之恩,就算是这个天大的人情还了,他现在,已经有些舍不得自己的那些朋友了,未明,朱无照,龙狐,还有自己那古板的师傅。

        从一个骷髅到人的转变,古升开始觉得有些费劲,但是习惯了之后,就很自然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人了,现在,他要如何选择:一边是自己舍弃不下的朋友,一边是需要自己的垒骨城。

        骨圣在这一刻,彻底的迷惘了……

        “算了吧,既然我这一身皮肉还在,我就继续作古升吧,时不时地帮助一下垒骨城,不就可以了?反正白日无梦的身法,现在我已经能够运用的炉火纯青了。”他辨认了一下方向,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一件魔器,随便用自己的真元修炼一下,凑活能用,运起白日无梦的身法,踏上魔器,一声呼啸,往西方而去。这一次,他要用骨圣的身份出现在正邪两道面前,让他们知道。垒骨城只要有他骨圣在一天,就依旧是魔道第一大派!

        西方大山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了那一座红雪峰顶,狭窄的面积内,挤进来数千修士,空中飞来飞去的修士,就好像蜂场里的蜜蜂,一不留神就可能相互撞上。正魔两道保持着还算鲜明的阵营,正道的人先到,所以占据了较好的位置,在山腰上;魔道的人得到消息迟,来得晚,因此都只能在山下安营扎寨,不过这样一来,魔道的人围着山峰一圈,好像他们把正道的人包围在山上一般。

        每一天,都会有不知道多少修士架着飞剑法宝在天空之中巡视,希望自己运气不错,能够看见魔典出现。不过已经半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魔典的踪影。在半山腰上,第一个到达这里的隐阁阁主任霜寒,坐在她占据的那一座山洞里,面前摆着那一面独目慧镜。慧镜上朦胧一片,让她想起来一句诗:烟笼寒水月笼沙。独目慧镜似乎专门在关键的时候突然失效,在那一次之后,她几乎时刻不离的观察着独目慧镜,却始终没有再看到任何有预言意味的画面。

        来到这里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山峰明明就是她在独目慧镜之中看到的那一座山峰,证明无为剑派的消息没有错,可是魔典,在哪里?想到无为剑派,任霜寒突然心中一动:无为剑派为什么不来?他们怎么知道,这座山峰在这里——西方大山想来无人涉足,即便是修士也一样,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里有这样一座奇特的山峰?她心里越想越疑惑,渐渐的猜测逐渐靠近事实。

        无为剑派已经找到了魔典!任霜寒的心里得出一个让她震惊和愤怒的结论。如果不是这样,一切都难以解释。无为剑派得到了魔典,然后还把消息卖给了自己和其他十大门派!

        任霜寒一怒而起,准备去和十大门派揭穿无为剑派这个卑鄙的阴谋,就在她刚刚站起来的一刹那,独目慧镜之上,突然烟消云散,一幅清晰的画面出现:红色雪顶的山峰,剧烈的晃动,红雪一泄而下,在那奔腾的雪崩之中,一点黑光射出,腾空而起,紧接着无数道剑光射去,紧追黑光,黑光猛地向西逃走,无数修士一起追了过去。

        正当紧要关头,独目慧镜却突然又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云雾,再也看不清后面的画面,任霜寒一阵遗憾,却也无可奈何。看来自己是错怪无为剑派了,魔典还在这里。

        魔典其实已经被龙狐带走了,那一道黑光,又是什么呢?

        任霜寒不知道独目慧镜之中的情景何时才能出现,她可不愿意错过争夺魔典的机会,因此本来住在山洞之中的她,专门搬到了洞口来住。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也不必再像以前一样,每天架着法宝满山峰的找来找去,安心的在山洞之中静修。

        任霜寒没有告诉任何人独目慧镜最近的预示,包括其他十大门派她也没有说。所有的人都焦急的在山峰上一遍一遍的寻找,几乎翻遍了每一块石头,砍倒了每一棵树,还是一无所获。

        这一天,一声长啸从天而降,伴随着长啸而来,一股冲天的魔气让正道人士一阵发自内心的战栗!“骨圣!”每个人心里都想到了一个人,罗罗道人欣喜的站出来:“大哥!”一道魔气落在垒骨城阵营之前,乌涂看着那缥缈五纵的白日无梦身法,一声长叹,不再说话。

        “大哥!”罗罗道人冲上来跪倒在地,垒骨城所有的徒众一起跪倒:“城主!”骨圣身影飘忽不定,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起来吧。”他只是淡淡的一声,却透露着一种别人无法效仿的从容。古升将自己的声音逼得沙哑,说起话来实在是不舒服,而且他也不敢多说,还怕露出马脚。“有什么发现?”骨圣沉声问道。罗罗道人连忙禀告:“没有,半个月了,没有一点发现,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我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其他的魔道众人,小门派的、没有门派的,纷纷过来拜见骨圣,在垒骨城的营寨之外,聚集了一大堆人,有人都在叫喊:“骨圣前辈,请您做我们的盟主,保护魔典不落入正道贼子之手!”这个提议一出,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赞同,一时间请骨圣出任盟主的声音响彻天地,正道人士暗暗担心,若是真的魔道齐心协力,结成同盟对付正道,这魔典之争,恐怕就真的可能以魔道的胜利而告终!

        相比其他忧心忡忡的正道中人,任霜寒却镇定了许多,她一直在回忆着那道黑光出现的位置和角度,私下观察着着山峰周围的地形,在那个位置,能最快的看到黑光出现,最先抢到黑光。她并不担心魔道的人,只要自己夺得魔典,首先正道中人必然会为她拦截魔道之人,自己得到了,总比让魔头们得到了要强。其次,拿到了魔典,就等于拿到了一件神器,只要其他的人能够帮她抵挡片刻,她掌握了魔典的使用方法,就能够利用魔典消灭魔道众人!

        她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究竟情况会是如何,岂能事事都如人的算计?

        魔道那边还闹得乱哄哄的一团,拥立骨圣为盟主的呼声越来越高,正魔之争,魔道本就一直处于下风,现在争夺魔典,正道又是抢先一步,不但抢到了独目慧镜,而且占据了有利的地势,魔道中人觉得,希望愈加渺茫起来,正是需要团结的时候,因此这个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很快垒骨城营寨之外,就已经挤满了魔道中人,就在此时,“哼!”“嘿!”一声冷哼,一声冷笑,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恰如其分的一道了所有人的呼喊,前一声来自假医生罗无病,后一声来自鬼圣射巫山。

        在场的有实力反对骨圣的,也就那么四个人,乌涂、罗无病、射巫山和鉴心寒。乌涂乃是真小人,权衡一下利弊之后,自然选择有利的一方,骨圣当盟主,他虽然不喜欢,可是对于魔道,对于他本人来说,却是有利的,只有这样才能够和正道对抗。医圣鉴心寒虽然任意妄为,但是在关键事情上,却能把握分寸,他可不愿意得罪骨圣。罗无病和骨圣一直不对眼,从为人处世,到自己的标记符号,两人的争执从来没有停止过。再加上前一阵子刚刚被骨圣毁了他的摩天巢,一口恶气还没出呢,一听见这么多人要骨圣当盟主,他自然不乐意。射巫山乃是狂妄之人,本就是鬼体的他,天不怕地不怕——老子已经这样了,你还能把我怎么的?

        骨圣一阵干笑:“大家莫吵,同是魔门中人,同气连枝,对付正道,我们都是好兄弟!”他这一番话,直接把矛头指向正道,正道众老心中惴惴不安,却赢得了魔道中人一番响亮的喝彩。“不过这盟主,我却是不做的。”

        “为什么?”下面中人纷具是不解。骨圣说道:“魔典只有一部,我若是作了这盟主,便有人会怀疑我想将那魔典据为己有!”众人一片哗然,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知道是什么人会怀疑,一时间虽然乱,但是没有人说话,没人敢得罪那四个人。骨圣继续说道:“虽然这盟主我不做,但是我有个提议:不论是谁第一个得到了魔典,我们都要保护他,不被正道的那些伪君子伤害,免得我魔道的至宝,落入正道手中。等出了这大山,大家在动手抢夺,如何?”众人一阵叫好,就连罗无病和射巫山也觉得,这样安排最合适不过,没有出声反对。

        骨圣看了射巫山和罗无病一眼,他知道射巫山本就是个鲁莽之辈,不屑于他计较,但是罗无病,他一直看不顺眼,今次他又出声耽误了自己的好事,心中哪能不怒?

        “落病老儿,你家鸟巢可曾修好?哈哈哈……”他出言讽刺,然后是一阵放肆的大小,当着天下魔道的面,罗无病着脸上,如何挂得住?他一声怒喝:“枯骨贼,你找死!”罗无病身影一闪,已经从另一个山头的压魂寨的地盘上,到了垒骨城营寨之前,手中布幡一摇,五只猛鬼扑出,这是他最近收服的五只厉鬼,具是阴年阴月阴时死去,生前却是纯阳之体,阴阳相克之下,厉鬼凶猛无比!再加上罗无病,用以前布幡之中的那些阴魂厉魄喂养他们,这五只厉鬼吞噬了那些阴魂之后,力量更加强大!

        骨圣却不硬接,轻轻一闪,那五只厉鬼已然落到了一边。骨圣轻蔑的说道:“还是如此不上档次,今日我便是不用黑玉天印,也能打得你伏地认输!”众人都很惊讶,不料骨圣竟然如此自信,谁都知道骨圣的黑玉天印,乃是魔道的一件至宝,威力绝大,上一次毁了罗无病的摩天巢,就是用的黑玉天印,今天,他竟然说不用黑玉天印,便能战胜罗无病这样的强敌,让人不断的猜测,不久之前的冲天魔气,和他现在自信,是不是有关系。

        骨圣器是无所谓自信不自信,他之所以不用黑玉天印,其实就是因为他还拿不出来,你让他怎么用?五只厉鬼再一次扑来,骨圣不在闪避,手中数道魔气射出,闪电一般击中了五只厉鬼,厉鬼惨叫连连,身上被打得黑光流散,受伤不轻!罗无病一口魔气喷出,五只厉鬼被魔气洗礼,顿时身形高大了一倍,提醒也更加实质化,罗无病的八卦找魂铃上一次被骨圣所伤,到现在还没有修好,不过他却有另外的一件法器。只见他自怀中取出一只镏金的香熏,用手一弹,香熏的盖子飘起,罗无病伸手在空中一抓,地面上,一只野兔被抓上了天空,罗无病一指戳中野兔眼睛,野兔的鲜血落入香熏之中,罗无病随手丢了野兔,香熏的盖子落下,只见他双手在空中连点,一道道魔气飘进香熏,他把香熏抛上空中,香熏之中,飘出五道血光,血光绕着五只厉鬼一转,五只厉鬼竟然变成了血红色!

        它们发出阵阵鬼叫,扑向骨圣。骨圣毫不客气,手中魔气射出,一拳一个,接连击退五只厉鬼,香熏飞上高空,血光遍地,笼罩了骨圣和五只厉鬼。厉鬼顿时更加勇猛,骨圣能够感觉到,血光对他有一些制约作用,不过他身体内的魔气,乃是依靠魔典的指点炼化而来,在魔功之中,乃是最上乘的公法,这些旁门左道,对他,并不能起到什么有明显的作用,骨圣发出一声冷笑,双臂一震,魔气冲天而起,刹那之间震碎了香熏,黑色的魔气如同巨浪一样排山倒海的冲向罗无病,迅速的吞没了五只厉鬼,罗无病一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哼,若不是念在此乃我魔道存亡时刻,必然取你狗命!”滔天的魔气在罗无病面前嘎然而止,临阵之前不可发生内乱,骨圣收回自己的魔气,放了罗无病一马。那边射巫山看到罗无病竟然用厉鬼作为自己的法器,十分不满:“罗寨主,错过了今天,射巫山要想你讨清我鬼族的仇债!”罗无病恶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沫:“妈的,你家爷爷怕你不成!”射巫山大怒,站起来便要冲过去,一道魔浪出现在他的面前,骨圣的声音传来:“射兄莫要冲动,大敌当前,我们要团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射巫山岂是那种随便一句话就能说服的人?他硬往里冲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的鬼体已进入魔浪之中,竟然有被融化的趋势,魔典无上的功法,几乎囊括了所有的魔道功法,能够同化任何形式的魔道真元,他的鬼体本是虚无,由他的鬼元凝结而成,一进入魔浪之中,具有被同化的趋势。射巫山大惊,连忙退出来,老老实实的坐下。

        骨圣虽然没有成为名正言顺的盟主,但是经过这两下之后,实际上已经成为了盟主。他安排魔道众人安营扎寨,把他们本来杂乱无序的营寨,都重新布置好,围在那山峰之下,竟然布成了一个“三环印月阵”,牢牢监视着山上正道的行踪,骨圣这一到,真的是魔道众人,将正道给围困起来!

        骨圣自然是知道魔典早已经不在这里了,他之所以指挥着整个魔道把正道围困起来,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无为剑派,把这些家伙困在这里,他们报复无为剑派的时间来到的,也就越晚。等到无为剑派恢复了建好了山门,恢复了一定的元气,也就没什么可怕他们的了。

        正道众人慌了起来,骨圣的功力他们是看到了。这一次来的,十一大门派的掌门人。上七门的门主,自问没有一个单打独斗是骨圣的对手。现在魔道围困山下,他们进退两难,众掌门不得不再一次的聚集在一起。任霜寒本来只是想来参加一下大会,应付一下,可是她推算了半天,却发现魔典出世的时候,年能够最先看到魔典,最短距离冲到魔典前面的地方,并不在这座山峰上,而是在对面的那一座山峰上,那座山峰,现在被骨圣分给了压魂寨。骨圣心中不喜罗无病,因此把正面应对正道这个最难完成的任务,交给了他。任霜寒暗自想到,自己一个人恐怕冲不过压魂寨的防守,要在那座山峰上长久守候,更是不可能,实在没有办法了,看来就只能借助大家的力量了。

        十一大门派,上七门,聚集在一起,主持大会的成方涯老爷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问道:“钵池山凡圣寺……始丰山哀劳院……灵墟隐阁……”每提到一个门派,自然就有他们门派的人站出来,表示我们到了,毕竟是十二大门派,还是要凑齐的。大家都知道无为剑派没有来,不过过程还是要走的,成方涯叫了一声:“万仞山无为剑派!”他也没想着会有人答应,紧接着就准备叫下一个,不料一个声音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传出来:“在这里,无为剑派在这里!”古升笑嘻嘻的站起来:“成老前辈,晚辈来了。”成方涯又看见这个对自己“极为崇拜”的少年,连忙乐呵呵的说道:“噢,好,无为剑派也来了。”其实他心里和大家一样在嘀咕: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无为剑派还真的有人来了?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212/1317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