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纣临 > 第六章 招安(四)

第六章 招安(四)

        希文注意到的事情是……从体术层面上而言,子临的速度慢得有些出人意料。

        有多慢呢?慢到在希文看来基本是静止的状态。

        当然了,对一名神速者来,这也是习以为常的光景,因为当他自身加速到一定的速度时,看周遭的绝大多数人和物都会出现这种效应。

        不过,在面对凶级以上的能力者时,这种优势就会变得不那么明显,毕竟对方也很快,所以那些人在希文眼中就不是静止,而是缓慢移动了。

        然,子临不是这样的他慢得像个普通人。

        可他显然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和米歇尔这种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护卫官在近身战中打得有来有回……

        稍加思索后,希文很快就理解了以下这几点:

        一,子临的能力者级别可能意外得低。

        二,子临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高速并不依靠他的体术,而是靠能力实现的。

        三,子临的能力可以自动完成防御,即使其本人的意识和反应没跟上也无所谓。

        综上所述,他的弱点也是昭然若揭……由于在希文这个神速者面前,子临有大量的时间都处于一种“依靠被动的防御机制”在应战的状态,因此,希文可以在其做出主观应对之前,就完成各种各样的尝试。

        比如,既然“冲击”类的攻击会被体表的防御屏障消除掉,那么就换个思路,用“摔投”或者“拖动”如何呢?

        想到了这点的希文,即刻停止了攻击,退出几丈,高声道:“庞长官,我有个主意!”

        他喊这句的时候,庞浩业和志村的攻击才刚完成,两人都是慢了半拍才发现希文已经后撤了。

        而下一秒,还没等他俩以及其他人对这话做出任何反应,希文和庞浩业的身影就突然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怎么回事?”这下志村可懵了,本来是三对一的,现在愣是变成了他和子临单挑的局面。

        …………

        另一方面,一公里外某处。

        “你小子还真是会先斩后奏啊……”站定时,庞浩业也已意识到了,刚才希文一喊完话就朝着他冲了过来,推着他的脖子就把他一路带到了这里。

        其整个过程,也不到两秒。

        “抱歉,时间紧迫……”而希文也不拐弯抹角,稍微打了声招呼后,就开始自己的计划……

        …………

        一分钟后。

        希文和庞浩业双双回来了,现场的情况倒也没什么差别,因为这一分钟里志村也没敢再上前,而子临也没主动出手。

        “商量好了?”子临见二人再度现身,便冲着希文道了一句。

        希文根本不和他啰嗦,下一秒,异变又生。

        和一分钟前的情形一样,希文又一次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不同的是,这次他带走的不是庞浩业,而是子临。

        大约十秒后,希文的身影再次出现,且一现身就大喝:“就是现在!”

        他那个“是”字还没完呢,精神高度集中、且早已准备就绪的庞浩业便按照“计划”出手了。

        眨眼之间,众人就被带回了现实世界。

        看着周遭的景物由黑白的沙漠变为了熟悉的街道,有好几位都不清楚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几秒后,还是巴德第一个反应过来:“原来如此,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其他人也不傻,又过了几秒,他们也都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希文刚才做的事,白了其实也很简单

        首先,他问了庞浩业,这个黑白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庞浩业告诉希文,这个空间根本没有边际,很可能比整个地球还要大,自己已进入过这个空间无数次,但每次都是随机来到一个不同的坐标点,所以他此前才会一直以为这个空间只是自己制造出的一个“领域”;另外,庞浩业还表示自己也曾尝试过寻找这个空间的边界,但就算用其狂级的速度跑上几天几夜也找不到。

        得到这一情报后,希文就更有底气了,他跟庞浩业:“既然子临自己告诉我们你这‘灵墟’并不是制造领域的能力,而是将人传送到某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特异空间’的能力,那也就是,当你离开后,这个空间也是存在的,并不会因为你解除能力而消失。所以,我们可以这样……一会儿由我去把子临拖走,我会全力加速,把他丢到一个远离我们的地方,然后我就立刻折回来,当我一现身,你就把我们七个传送回原来的世界,将子临一个人丢在这个空间里。”

        庞浩业听罢,稍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因为庞浩业不但没看到过这个空间的边际,也没在这空间里看到过食物和水,如果真能把子临关在里面,那时间一久,对方肯定是要渴死的;再退一步讲,就算子临是一个可以不靠水和食物就长期存活下去的怪物,他依然有很大几率会永远迷失在那个空间里……

        “切……”片刻后,还是志村用马后炮的语气道,“早知如此,从一开始就让庞浩业一个人把子临拖进‘灵墟’,然后再一个人出来,这不就结了吗?”他顿了顿,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不是还有一个高手在吗?对他也可以这么处理吧?”

        这时的志村,都已经在考虑怎么对付克劳泽的事情了,不料……

        “你想得倒是很美啊。”其他护卫官都还没他的应话呢,子临的声音竟然又响起了。

        七人闻声,纷纷抬头,却见子临悠然地浮于他们头顶的半空中,一边着这话一边缓缓落下。

        “希文先生,你的思路倒是没错,但你对我的实力还是有所误判。”子临落地之际,望着希文接着道,“诚然,我的体术并不强,毕竟从能力者级别来我还只是‘纸级’而已,所以我在近身战中表现出的‘力量’和‘速度’,确可以是一种假象。

        “用跳高来比喻的话,当你们跳起来时,靠的是自身肌肉的爆发力,而我只是在量子领域中移动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让你们看到了一个移动的结果。

        “但如果你觉得这种‘假象’意味着我在速度层面上存在某种巨大的破绽,那就是误会了……”

        子临到这儿,别有意味地停顿了一下,再道:“我的眼球没跟上你的速度,不代表我的思维也没跟上……此其一;我被你们攻击的时候全靠被动防御而没做什么主观上反应,并不代表我就做不了什么反应……此其二;还有最重要的第三点……我可从来没过,那个空间能困住我啊。”

        他态度从容地将这番话完,周围的七人脸上又是神色数变。

        “我也放弃了。”几秒后,希文给了句干脆话,“我打不赢他。”

        “那也算我一个吧。”庞浩业摊开双手,顺势接道。

        “喂!你们两个!认真的吗?”志村这下可有些急了。

        希文用不置可否的语气接道:“我只是个神速者,攻击上限一目了然;我已经很清楚自己不具备击败或者杀死他的能力,至于他能不能杀我……我觉得倒是可以的,虽然我应该能逃得了一时,但我想如果他有那个决心,整个地球都不会有我的容身之处。”

        另一边,庞浩业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我……就不解释了吧。”

        他的确是没什么好多解释的,刚才的事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在子临面前毫无意义。

        至此,七名护卫官中,已有三人放弃了对子临的挑战;当然了,某种角度来,他们方才的施为,也只是在“给自己一个放弃的理由”。

        若他们和志村一样是铁杆的鹰派,那应该还是会再尝试继续战斗下去的,但很显然,这三人不是什么主战派,比起对联邦的忠诚,他们都是更在意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如今子临明确表示愿意给他们一条后路,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将其断绝。

        至于作为护卫官的职责,意思到位也就行了,就刚才那几番尝试,换了别的对手早就挂了。

        “莱文斯先生……”终于,一直没开过口的塔佩,眼见如此,也忍不住开口了,“你的意见如何?”

        “你是在问我要不要投降吗?塔佩。”巴德闻言,头也不回地应道。

        “可以是吧……”塔佩道。

        塔佩是一个政治立场很鸡贼的家伙,就像我们的宇宙中某岛国的一些温和派右倾分子,一边宣扬着两国友好、文化无国界之类的论调,一边做着给战争洗白的事情;他们看似一直在输出着一些不左不右的充满理智和思辨的和平论调,实则却是在用暗藏的双标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塔佩就是这样,他总是摆出一副热爱和平的姿态,强调着战争给那些无辜的联邦子民们带去的苦难,但从来不谈联邦对反抗者们犯下的种种罪行;他对那些战争罪犯弃政从文/从商/或投身教育的行为表示钦佩,对那些做着慈善的财阀寡头们赞不绝口,却好像看不见这些人的双手和资本上都沾满了鲜血。

        这种人的强项就是将一朵朵生长在尸山血海上的白莲花拿出来装裱,然后拿去给那些生在和平年代、脑满肠肥、因为兴趣爱好就可以将民族的苦难和耻辱抛诸脑后、连基本的历史观都没有的蠢货去嗅,接着那些蠢货就会和他一起高呼着友好、和平,心安理得,觉得自己也成了一朵朵不被人理解的白莲花,完全不知自己是如何被人利用的。

        可以,像塔佩这样的“鸽派”,反而会比鹰派带来更大的杀伤。

        如果他是联邦的领袖,他一定会立即坐下和反抗军谈判投降,只要能为联邦留下一批核心人员,他甚至不要地盘都可以。

        若谈判成功,他就会和这批人一起作为“弱势群体”留存下来,到那时,他们就是“少数的声音”了,他们可以在新政权的治下通过文化侵蚀和舆论战的方式去争取支持者,慢慢地得到更多的话语权,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相较于志村在这种仅仅留恋于联邦带给他的荣华富贵的家伙,塔佩才是对联邦这一存在真正保持着忠诚的存在。

        这种人反而不会做些患得患失的事情,他们看得比主战派的人更长远;面对子临,或者面对现在的世界形势,塔佩从一开始想的就是投降。

        但他这种投降,就像那种在投降诏书里写自己此举是为了世界和平的人一样……他可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也不觉得自己输了,这只是一种策略,一种暂时的退让。

        “嗯……塔佩。”一息过后,巴德沉吟了一声,应道,“有句话,其实我早就想跟你了。”

        “什么?”塔佩也是一愣,因为他平日里和巴德也不是很熟。

        “比起护卫官来,你真的应该去当政客才对的……”巴德如是回道。

        而就在巴德话之间,塔佩忽然露出了一种极度痛苦的表情,并双脚离地,升到了空中……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9054/8549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