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六和化煞

第八百四十五章 六和化煞

        感谢:辛潮澎湃、08a,多谢兄弟们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说也奇怪,那宋朝龙气汇聚的残龙,在感受到帝王陨落之后,从高空俯冲而下朝黄少宏扑杀而来,但在法海出现之后,却茫然的停住攻势,悬浮在哪里,并没有追击。

        沥泉神枪在脱离黄少宏身体之后,已经力竭的岳飞再没有了支撑,眼中带着不甘之色,直挺挺的轰然倒地。

        黄少宏这边心脏被沥泉神枪贯穿,若是常人早就死的透透的了,但他是不死之身,沥泉神枪离体之后,心脏创口就开始自动愈合。

        若是往常,这样的伤势刹那之间就会自动修复,但此刻黄少宏心脏那被沥泉神枪刺出的创口上,似乎有种诡异的能量,来抑制伤口愈合的速度。

        黄少宏只好在被法海救出皇宫的第一时间,就用‘见神不坏境界’那种可以操控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处肌肉的能力,封闭了连接心脏的血管,让体内血液暂缓流动,等待伤口恢复。

        本来这个时候,黄少宏只要拿出一瓶‘超级治疗药水’或者‘龙珠世界’的仙豆,吃下去,即便不能瞬间恢复,那也会加快恢复速度,呼吸之间就可以恢复如初。

        但法海见他胸口中枪之处,那拳头大小的创口中不停的流出金色血液,以为他要不行了,立刻用自身法力,封闭了黄少宏周身经脉,想要延缓其生命流失。

        殊不知这样一来,不但妨碍黄少宏自己服药,那打入其体内的法力,还与沥泉神枪那诡异的力量一起,遏制了其不死之身的自愈能力。

        这让黄少宏心中叫苦不迭。

        但因为他全身经脉被法海法力封闭,以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认这和尚摆布。

        在皇宫之外观战的白素贞,见到法海带着重伤的黄少宏出来,连忙迎了上去,却被前者一挥拂尘,直接挡开。

        正错愕之时,便听见法海说道:

        “黄施主心脏受创,九死一生,如今之计只有贫僧消耗大法力,施展佛门神通,逆天改命,才能将他救回,现在贫僧就要带黄施主去他处医治,你就不要跟来了!”

        法海说完,看也不看白素贞一眼,便带着黄少宏直接破空而去。

        说起来法海和白素贞两人因果牵绊,天生就不对付,但之前有黄少宏在,这种关系并不显露,此时他却是再难对这蛇妖假以辞色。

        白素贞并没有追上去,但等法海拉开足够的距离,她白光一闪,消失不见,却是在‘游戏世界’的规则下,直接进入了黄少宏的宠物空间之中。

        法海带着黄少宏并没有回他主持的金山寺,而是径直去了临安六和寺中。

        此时天色已经见亮,寺中僧人早起干活的干活,做早课的做早课,法海不管不顾,带着黄少宏直接从空中飞落在大雄宝殿之外。

        不过让人奇怪的事,周围的僧人对他飞天遁地的本事,丝毫不觉奇怪,只是都双手合十,朝他郑重见礼。

        法海点了点头,对一个正在扫地的僧人道:

        “去叫你们空明方丈来见我!”

        说完一手夹着无法动弹的黄少宏,迅速返回自己挂单修行的禅房之中。

        法海刚返回禅房,将黄少宏放在禅床之上,不一会功夫,禅房外面脚步声响起,接着就是叩门之声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外满唤道:

        “师叔,空明来了!”

        法海抓着黄少宏的脉搏,仔细检查,眉头紧蹙,闻言看那也不看,只开口道:

        “进来吧!”

        他话音一毕,禅房门‘吱拗’一声被人从外推开,一个看上去足有八九十岁的老僧推门而入,见到法海,立刻双手合十,躬身而礼道:

        “师叔!”

        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朝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行礼,说起来这画面颇为奇怪,若是外人看到必然惊掉下巴。

        但那老僧却颇为自然,就仿佛是寻常之事一样,甚至神态中,还透着崇敬之色。

        法海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直接吩咐道:

        “去把佛指舍利取来,贫僧要用其救人!”

        空明闻言身体就是一颤,瞟了禅床上的黄少宏一眼,半晌没有说话。

        法海专心查看黄少宏体内状况,神情严肃,等反应过来空明方丈并没有去取舍利子的时候,不由得蹙眉道:

        “空明,你没有听到贫僧说的话吗?你是不是不把贫僧放在眼中?”

        这话说的极重,空明老僧竟然双腿一弯,恭恭敬敬的给法海跪了下来:

        “空明不敢,师叔地位尊崇,天下僧众,不论辈分如何,皆要称您一声师叔,空明是万万不敢对师叔不敬的,只是.......”

        法海脸色稍霁,摆手道:

        “起来说话,说说吧,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空明闻言起身,然后一脸为难之色道:

        “师叔,那佛指舍利,乃是我六和寺的镇寺之宝啊,当初建寺祖师便曾经说过,佛指舍利在,寺就在,佛指舍利不在,寺便不在......”

        法海听他这么一说,冷哼一声,有些恨其不争的怒道:

        “生死幻灭,四大皆空,尔等如此执着于外物,如何出生死苦海,证无上菩提?”

        法海一怒,身后竟然出现一条白龙虚影,龙威之下,整座六和寺都震动不休。

        那六和寺钟楼上的巨大铜钟,不敲自鸣,‘铛铛铛......’的钟声,连绵不绝,响彻整个临安。

        可即便法海如此震怒,那空明依旧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既不争辩也不顺从,就低眉顺目的站在那里,一副打骂随你的样子。

        法海看这老僧一副泼赖的样子,无可奈何,只好指着禅床上的黄少宏,说道:

        “空明你来看!”

        那空明这次倒有了反应,闻言上前一步,顺着法海手指的方向,看向了黄少宏胸口伤处。

        这一看,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原来黄少宏那伤口虽然被其肉身自动封闭了血管,但之前法海将其从沥泉神枪上拔出来的时候,还是喷涌出不少金色的血液,沾染在伤口和衣服上。

        空明吃惊的转向法海道:

        “这人竟然和师叔您一样,是肉身罗汉?”

        法海缓缓摇头:“你开法眼再看!”

        空明诧异的运用佛门法眼再次看去,初看之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忽然他神色大变。

        就见到黄少宏流出的金色血液之中,有浓郁的佛性,甚至用法眼入微到一定程度观之,竟然在那如黄金一般的血液之中看到了许多经文。

        这种情况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可能,这人血液之中怎么有如此浓郁的佛性?即便是金身罗汉也绝不可能有如此浓郁的佛性,难道他是佛陀转世不成?”

        空明激动之下手都哆嗦了,看着法海一脸不可置信。

        法海神色凝重,缓缓摇头:“我也不知!”

        空明闻言顿时更为惊愕:

        “师叔也不知道?这怎么可能,当年师叔您......”

        法海摆手道:“当年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贫僧今世只是凡僧法海而已!”

        “是是......”空明忙不迭点头。

        法海指着黄少宏,朝空明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动用佛指舍利了吧?此人佛根深种,堪比当年三藏法师,是以不能不救,若渡他入我佛门,乃是你我天大的功德造化!”

        空明先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师叔言之有理!”

        然后又有些肉痛的道:“师叔,救人难道就非要动用佛指舍利吗?我佛门有无上药王菩萨神通,这等伤势......”

        法海伸手止住空明的话,没好气的道:

        “若是能救,贫僧早就施救了,可此人伤口之中,有两道异种能量在抗衡,若贫僧再施以手段,必然打破平衡,后果不堪设想,只有请出佛指舍利,以雷霆之势将那两股能量驱除,才能将此人救回!”

        老僧空明这才点了点头,同意下来,回身出了禅房去请那佛指舍利去了。

        禅床上的黄少宏听得直骂娘,心说你们别瞎搞行不行,哥躺个一天半天就差不多了。

        可此时他被法海用法力封了浑身经脉,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片刻之后,空明携同几位老僧一起,捧着一个玉盒走了进来,法海先恭恭敬敬的双手合十,对着那玉盒拜了三拜,低声解释了要救人的理由,然后才双手打开玉盒的盖子,露出里面的物事来。

        那是一颗黄豆粒大小,如同宝石的晶状物体。

        这便是六和寺镇寺之宝,佛指舍利,这舍利子显露出来,几个老僧都探着脖子观看。

        虽然这东西他们都朝拜大半辈子了,但包括空明方丈在内,都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之间那佛指舍利一显露出来,立时发出柔和的金芒,照亮了整个禅房。

        同时空气中似乎还有念诵经文的声音响起。

        几个老僧细细听之,空明方丈忽然双眼大放光明,激动的道:

        “是《妙法莲华经》!”

        旁边一位老僧摇头驳斥:

        “不对,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另一位老僧反对道:“明明就是《大般涅槃经》!”

        “是《金刚经》!”

        “胡说,是《佛说阿弥陀经》!”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几个佛法修为深湛的老僧,每个人听到的经文都不同。

        禅床上闭目装死的黄少宏也听到声音,不过他心中纳闷:

        “怎么这些老和尚听到的都是经文?那为什么我听到的是《金什么中物》的声优版呢?”

        而且听得这叫一感情丰富,声情并茂啊,若不是黄少宏能操控身体每一个细胞,估计此时都听出反应来了。

        就在众人皆纳闷的时候,法海开言道:

        “都闭嘴,相由心生,诸法空相皆是幻灭,这佛指舍利散发的佛光直指本心,你们平日里精读的哪本经文多些,研究的透彻些,听到的就是哪本经文,没什么好奇怪的,太过较真,只是着想罢了!”

        诸位老僧凛然,两忙双手合十,朝那舍利子和法海告罪道:“弟子,着想了!”

        黄少宏暗骂,胡说八道,本天师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空明忽然指着黄少宏,朝法海道:“师叔,这人脸怎么红了?”

        法海立刻转身,蹙眉道:

        “可能伤势要压制不住了吧,贫僧现在就为其医治,你们立刻打开六和塔,此人身上还有无边煞气,贫僧要借他重伤的机会,用六和塔将此人身上煞气化去,渡他入我佛门!”

        “遵师叔法旨!”

        空明回头交代了几声,几个老僧立刻退出禅房,着手准备去了,他自己则恭敬的托着舍利子,站在法海身边。

        法海用两根指头,捻起舍利子,放在眉心之处,闭着眼睛开始念诵经文。

        随着他不断的念诵佛法经文,那舍利子上发出的金芒越来越盛,最后引动了黄少宏胸口沾染的金血。

        那金血上竟然诡异的浮现出,无数金色的经文。

        而之前那隐藏在各自心中的诵经梵音,真的在这禅房之中响起,竟然与法海念出的经文完美契合。

        这经文乃是梵音,极为拗口,并不是之前几位老僧说过的任何一部经书。

        空明细细思量,忽然眼睛一亮,脱口道:

        “这是天龙禅唱!”

        他话音一落,那金色佛光之中,竟然浮现出八部天龙的金色虚影。

        法海猛然睁开眼睛,轻声喝道:“大威天龙,般若诸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般若巴咪吽!”

        随着他法咒出口,那佛指舍离,在他眉心之处,两指之间,瞬间融化成一滴金色液珠。

        法海对着黄少宏伤处屈指一弹,将那金色液珠,瞬间就弹射在后者胸前的伤口上。

        一瞬间,黄少宏胸前的伤口被金色耀眼的光芒覆盖住,他整个人知觉一声雷霆般的佛音灌入脑海,让其真的瞬间昏迷了过去。

        当黄少宏再次醒来的时候,艰难的睁开眼皮,发现自己在一处空旷的空间之中,四面都是石墙,墙上描绘了无数佛门的图画,雕刻着无数经文。

        他自己就在这空间中一张木台之上。

        此时黄少宏虽然醒来,但却发现自己的状况依然糟糕,如同之前一样,耳朵虽然能够听见声音,眼睛也能看到图像,但好似被人切断了神经一般,失去了身体的操控权。

        他细一感应,黄少宏心中皱眉,如今他体内的状况似乎更加严重,他原本超强的五感似乎被封印住,只能达到普通人的水平,想要听听这空间外面有什么人没有,都做不到。

        黄少宏只能如此郁闷的躺着,不一会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你醒了?”

        黄少宏这才知道这空间里除了自己,竟然还有别人存在,不禁苦笑,自己五感减弱竟然连一旁还有别人都不知道。

        黄少宏虽然不能扭头看向说话之人,但凭借声音,也听出说话的是法海和尚,当即眨了眨眼皮示意自己苏醒了。

        法海走到他身边,终于出现在黄少宏的视线里。

        只听他道:“施主不必害怕,贫僧已经用我佛门至宝,镇压住了施主的伤势,稍加时日,必能起死回生,复原如出!”

        黄少宏心里骂娘,要不是你特么瞎搞,老子早就复原如初了。

        法海自然听不到黄少宏的心声,只自顾自的说道:

        “你我此时身在六和寺中的六和塔之内,当年梁山武松与鲁智深,便是在此化去一身煞气,放下屠刀,终成罗汉果位的!”

        “如今贫僧将施主送入六和塔中,就是要帮施主你化去一身煞气,渡你这佛根深种之人,入我佛门!”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9259/10367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