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五百一十一章 釜底抽薪

第五百一十一章 釜底抽薪

        中午时分,赵祯忽然苏醒了,立刻惊动了守在旁边的宫女,宫女又惊又喜,奔了出去,对正在外面说话的曹皇后和赵顼道:“官家醒来了!”

        曹皇后脸色一变,连忙带着赵顼进了内房,几名守在外面的太医也急忙赶来。

        几名太医见赵顼脸色略略潮红,眼睛放光,顿时明白了,他们对望一眼,把几名宫女和宦官都叫了出去,留给曹皇后和赵顼最后一点时间。

        赵顼握住皇祖父的手,低声问道:“皇祖父,你感觉好点没有?”

        赵祯认出了赵顼,他嘴唇哆嗦着低声要说什么,赵顼连忙凑上前,把耳朵凑在他嘴唇边,终于听清楚了皇祖父说的一个字,恕,宽恕的恕,皇祖父是要自己宽恕他,还是宽恕张尧佐,还是宽恕天下苍生?

        赵顼连忙点头,“孙儿听清楚了,皇祖父是要孙儿有一颗仁恕的心,厚待天下百姓!”

        赵祯欣慰地露出一丝笑意,目光又向上移,赵顼不理解,望向皇祖母,曹皇后立刻明白了,丈夫是说藏在枕中的遗旨。

        她连忙道:“臣妾一定会遵从陛下旨意,绝不违反!”

        赵祯吐出最后一口气,潮红渐渐褪去,目光涣散,脸色渐渐变成了蜡黄色。

        曹皇后在他鼻前一碰,手猛地一缩,泪水再也忍不住扑簌簌落了下来,“顼儿,你皇祖父,驾驾崩了!”

        曹皇后腿一软,瘫倒在床榻旁,赵顼却猛地抹去眼泪,对曹皇后道:“皇祖母,张尧佐还在外面虎视眈眈,我们必须封锁消息,不能让他提前发动政变。”

        曹皇后悲伤地点点头,“顼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捂着脸,再次哭了起来。

        赵顼走到外屋,对几名太医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人官升一级,各赏银五百两,现在守在天子旁边,不准任何人来探视,包括宫女和宦官,不准传出任何不利的消息,只能说天子病情稳定,正在救治中。”

        几名太医都明白了,现在还不是宣布消息的时候,他们点点头,“微臣遵旨!”

        赵顼又对十几名宫女和宦官道:“你们就呆在大殿里,不准哭,谁敢哭泣,谁敢出殿,杀无赦!”

        十几名宫女和宦官吓得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赵顼又快步走到殿门口,对一名侍卫道:“速令赵师约将军来见我!”

        赵师约就在大殿附近,他闻讯连忙赶来,躬身道:“参见皇嗣!”

        “赵将军,你立刻再增加五百备身军,将大殿团团围住,不准任何人靠近。”

        赵师约目光一黯,低声道:“陛下去了?”

        赵顼点点头,“烦请赵将军派一名心腹去通知范詹事,就说四个字,飞龙在天。”

        赵师约鼻子一酸,缓缓道:“微臣立刻安排!”

        只片刻,五百名千牛备身军迅速赶到,加上之前就安排的五百士兵,一共一千士兵护卫在大殿外围,不准任何人靠近,与此同时,整个内宫大门紧闭,已经断绝了和外间的所有联系,连去给范宁送信的士兵也只能吊下宫墙,宫门不会再开启。

        事实上,这样严密封锁消息很有必要,赵祯在后宫还有很多嫔妃,她们都在眼巴巴等着消息,一旦得到天子驾崩的消息,她们便会想方设法向自己娘家传递。

        另外,很多势力都在宫中买通了某个宦官或者宫女,为他们传递消息。

        消息首先传不出大殿,嫔妃和其他宫中人都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消息旗,消息旗杆上如果挂上白幡,那就是意味着天子驾崩,如果挂上黄幡,则表示病情稳定。

        在寝殿旁高高的旗杆上,依旧挂着杏黄色的旗幡,安抚着宫中人的紧张情绪。

        而此时,范宁已经得到了天子驾崩的暗语,但他没有任何动作,依然暗中监视着蒋元的一举一动。

        当然,范宁也考虑了预案,如果蒋元诱捕失败,那他就直接抓人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幕再一次悄然降临,这段时间由于天子病情恶化,城门都会提前关闭,天刚黑尽,关闭城门的鼓声便轰隆隆敲响,

        蒋元身穿盔甲,独自坐在大营内一杯杯地喝酒,他心中既兴奋又紧张,兴奋是荣华富贵的大道已经向他铺开,张尧佐给他的许诺是封楚王,把江南一带划给他,同时也允许小妾给他生的唯一儿子继承他的王位,这也是张家第一次表态承认他的儿子。

        而紧张是即将到来的大战,他的任务是夺取北城们,放飞豹军入城,然后再攻下后宫,控制天子赵祯和曹皇后,夺取玉玺、虎符和调兵金牌。

        他的任务着实很重,不过时间还早,现在才刚刚天黑,要三更时分才发动兵变。

        这时,一名亲兵跑到门口禀报道:“启禀将军,外面有个叫张大全的年轻人,说是你的小舅子,有紧急事情向你禀报。”

        蒋元眉头一皱,他当然知道张大全,那个游手好闲,整天就知道逛妓院的小舅子,他最反感,从来不见此人。

        “他来找自己做什么,还有紧急事情?”

        蒋元忽然想到,可能是他姐姐走了,没有告诉他,他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

        若是平时,蒋元不会理睬他,但今天情况特殊,蒋元还真害怕张大全跑去官府报案,引起官府注意,坏了大事。

        他想了想便起身来到军营门口,只见张大全焦急万分站在门口,还真被自己猜中了,应该是为他姐姐的事情。

        张大全看见蒋元出来,便跑上前立刻道:“姐夫,阿明出事了!”

        张大全很了解自己的姐夫,说姐姐出事没用,必须说侄儿出事,那可是蒋元唯一的儿子,只有用儿子才能勾住他。

        果然,蒋元吃了一惊,“阿明怎么了?”

        “姐姐刚才抱着阿明回来,好像阿明中毒了,一直在吐血,姐姐哭得没办法,让我来找你。”

        蒋元瞪大了眼睛,儿子中毒了,他一把抓住张大全胳膊问道:“我儿子在哪里?”

        “在我的住处,姐姐说你不让她来军营,所以让我来找你。”

        确实是这样的,蒋元害怕家里那头母老虎,从来不准小妾来公共场合找他,此时,蒋元心急如焚,已经完全忘记了夜里还有行动,他可不想失去唯一的儿子。

        “快带我去!”

        蒋元知道张大全住处离皇城不远,连马都没有骑,便带着三名手下跟着张大全匆匆而去。

        只片刻,他们便来到一条很深的小巷内,张大全指着里面道:“前面就是我的住处。”

        蒋元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但他的亲兵却感觉到不对,急声道:“将军,这里两头一堵,我们就跑不掉了!”

        蒋元顿时醒悟,他大喝道:“怎么回事?”

        张大全掉头便逃,蒋元顿时明白了,自己中计了,他拔出刀大喊:“我们冲出去!”

        已经来不及了,两边忽然射出无数弩矢,密集地射向巷子中数人,张大全恐惧得大喊一声,“不要杀我!”

        一支弩箭射进他的头颅,当场毙命,乱矢齐发,蒋元和他的三名随从也死在乱箭之下

        半个时辰后,范宁带着右监门卫将军杨毅和数百名士兵闯进了左监门卫军队的营房,当场抓捕了两名指挥使,随即宣布新的任命,杨毅暂时兼任左监门卫将军,而另外三名蒋元的心腹指挥使也在宣德楼附近被抓捕,至此,包括蒋元在内的六名监门卫反叛将领被一网打尽。

        不仅如此,五千左监门卫士兵被全部缴械,关在军营内不准外出,所有皇宫大门和要害之处都被右监门卫士兵和神武卫士兵接管。

        皇宫关闭,不准任何人进出,同时九城使萧承先也接到命令,京城的内城和外城全部城门关闭,夜里不准任何军队进出。

        两更时分,两万飞豹军出现在北封丘门外,飞豹军应该是骑兵,但骑兵调马需要枢密院的命令,今天的飞豹军只能以步兵方式向京城进发。

        当两万飞豹军刚到北城外的三岔口时,忽然鼓声大作,四周一片火光,十万大军已等候多时,将两万飞豹军团团包围。

        飞豹军顿时一片慌乱,士兵和将领们都不知发生什么事,他们要在进城后才会传达今晚的任务,神武军造反,需要他们前去镇压。

        但现在将士们还一无所知,两万将士面面相觑,都茫然不知所措。

        这时,前方有人大喊:“我是右相韩琦,张虎生要造反,所有将士放下兵器投降,既往不咎!”

        韩琦连喊数声,张虎生催马赶到,他大怒喊道:“兄弟们,韩琦造反,给我杀!”

        但飞豹军士兵们都没有动,大宋的将领们只有带兵之权,而无下达作战的权力,下达作战命令必须由文官来发布,这是所有宋军将士都知道的规矩,张虎生公然违反,而且还下令出击,这实在出乎所有将士的意料。

        “你们,敢不听军令吗?”张虎生急得大吼道。

        这时,一名指挥使冷冷问道:“张将军,你能不能说清楚,我们半夜出营是要去哪里?”

        “这”

        张虎生一时张口结舌,他刚刚才说韩琦造反,又要说神武军造反,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了。

        这时,韩琦又大喊道:“拿张虎生人头请功者,官升三级,赏白银五万两!”

        张虎生瞪大了眼睛,他感觉四周已经有将领目光不对了,他急得大喊道:“我是主将,谁敢违抗我命令!”

        忽然有人在他身后冷冷道:“你只是带兵主将,无权下达作战命令,受死吧!”

        一支长矛从后面猛地刺来,张虎生措手不及,大叫一声,顿时被长矛刺个透心凉,矛尖从他前胸透出。

        另一名大将眼疾手快,一跃而起,战刀挥过,张虎生人头飞起,众人一拥而上,将张虎生乱刃分尸。

        两万飞豹军纷纷弃械投降,这时,一队队士兵冲进来,抓捕了张虎生的十几名心腹手下,韩琦任命将军李镇为飞豹军临时统领,率领飞豹军返回军营。

        另一支张金定的军队,还没有来得及集结,张金定便被副将曹晃所杀,两万禁军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三更时分,韩琦率领十万大军包围了张尧佐的庄园。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9446/71608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