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六百四十三章 粮食断绝

第六百四十三章 粮食断绝

        没有攻城武器,八万大军无法攻城,当天当晚八万士兵便裹着羊皮在草原上休息,到次日一早,还没有辎重船队的消息,罔萌讹心中开始有点不安起来,他的大军只带了四天的干粮,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干粮只能维持一天了,粮船还没有到来,那会出大事了。

        罔萌讹不断派人去催促粮船,到中午时分,辎重船队依旧没有消息,而且连派去的人也没有了消息,罔萌讹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他急令大军起拔,向西面撤离,八万大军怨声载道,骂骂咧咧的要出发了,城头上范宁望着西夏士兵开始撤退,他回头问杨文广,“一般骑兵回带几天的干粮?”

        杨文广想了想道:“按照我和西夏军打交道的经验,他们有规定,如果是大军发动战役,军队至少要携带九十天的粮食,如果是轻兵突击,奔行距离超过五百里,则要带半个月的干粮,像他们这种有辎重队跟随,一般携带三天的干粮,最多四天,不会超过四天,他们要携带兵器、盔甲、水壶、行李,粮食就不可能多带,就是大宋和辽国也是这么规定的。”

        范宁想了想道:“他们杀来已经耗费了三天半时间,就算他们带五天的干粮,最多只能维持一天半了,那么除了杀马充饥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要么是就是打猎、吃草根,不过西夏军队一般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不会杀马,马匹是士兵的私有财产,一旦杀马充饥,会严重动摇军心。”

        范宁点点头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这时,杨文广忽然一指远处一支特殊的队伍,“相公看那支军队!”

        范宁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只见西夏军中有一支队伍很显眼,别的士兵都是单马,而他们却是双马,马上驮着厚重的包袱,还有一名仆人负责牵马。

        范宁心念一转,问道:“难道那就是铁鹞子?”

        杨文广点点头,“我怀疑是,战马的体格都很大,明显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另外一匹马驮的,应该就是重甲。”

        范宁又看了片刻,他觉得铁鹞子是被神化了,无非就是重甲骑兵,事实上,宋朝也有,宋朝的静塞军就是重甲骑兵,辽国更不用说,辽国的铁林军和皮室军,也是重甲骑兵,历史上的金朝的铁浮屠也是。

        相反,西夏因为国力薄弱,没有那么多生铁来支撑,所以铁鹞子只有三千人。

        “相公,我们要不要尾随追击?”

        范宁凝视敌军片刻道:“再等一等,等他们化整为零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来了。”

        ..........

        范宁部署在河套一带的水军,除了五十艘蒸汽船外,还有五百余艘千石战船,这些千石战船靠橹划动,每艘船上都有数十名弓箭手,还有上千艘哨船,在八万西夏军主力深入河套后,所有的战船都出现了,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截断西夏军的退路。

        宋军的战船主要部署在北段、中段和西段,控制着五百里的黄河水道,其中以上千艘哨船最为活跃,它们在河面上巡逻,监视西夏军的渡河点。

        当天晚上,西夏军的粮食耗尽了,但他们距离黄河还有一百余里,还有一天多的路程,后勤辎重队始终没有任何消息,八万西夏军开始陷入恐慌之中。

        罔萌讹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冒进的大错误,他心中又焦急又慌乱,但他又绝不允许任何批评自己,他一连下了几道严令,胆敢私下批评主帅者,以动摇军心之罪斩首。

        一道道严令传达下去,八万大军都敢怒不敢言,从将领到士兵,都恨极了这个愚蠢不懂军事的太守面首。

        次日一早,士兵们吃到的是一锅锅水煮野菜,连盐都没有,八万大军顿时炸开了,士兵们都意识到,他们已经断粮了。

        士兵们吃的是水煮野菜,但将领和铁鹞子骑兵的待遇还不错,士兵猎了几十只鹿,鹿肉熬成了肉糜汤。

        消息很快传开,愤怒万分的西夏士兵出现了厌战、怠战的强烈情绪,罔萌讹也意识到军心动摇,中午时分,他下令宰杀了数百匹老弱马匹配合野菜一起,给士兵解饿,不过罔萌讹也知道,杀马的后果很严重,但为了给士兵果腹,他也顾不上了。

        西夏军的战马和兵甲都是士兵私有,只有后勤补给的兵甲才是官府打造,辽兵也是一样,对党项人和契丹人而言,马就是他们的兄弟和战友,很多部落宁死都不会吃马肉。

        罔萌讹杀马果腹,虽然解决了迫在眉睫的饥饿问题,但此举却在西夏士兵中引起了憎恨和恐慌,西夏大军在断粮两顿后,开始出现了小规模的逃亡。

        任何军队只要出现逃亡现象,那就是军心士气降到冰点的标志。

        罔萌讹无奈,他只能强令大军加快行军,夜幕降临时,他们终于抵达了黄河岸边。

        疲惫且饥饿的西夏士兵不等主帅下令,纷纷奔至河边开始搭建浮桥,这时,河面上一里外,十几艘小船正静静停泊在河中央,在它们身后数里外,还有几艘大船,它们在静静等待着机会。

        皮筏子浮桥搭建得很快,仅仅一个时辰,一条长达一里半的浮桥便出现在河面上,浮桥在进行最后的岸上固定,就在这时,十几名宋军水鬼托着浅底木箱无声无息地钻进了浮桥下方。

        “过桥!”

        浮桥对岸升起一支火箭,这表示浮桥已经完工,罔萌讹当即下令道:“前军过河!”

        早已排列在岸边的西夏军士兵立刻向浮桥上奔去,很多士兵都发现脚下有黑漆漆的粘稠的液体,还发出刺鼻的味道,但他们却顾不上,只管向对岸奔跑,只片刻,浮桥已经奔上数千名士兵。

        就在这时,远处河面上出现了一支火箭,明亮的火箭直冲夜空,在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爆裂声:‘啪!’

        罔萌讹顿觉不妙,立刻喝令道:“停止上桥!”

        但不用他下令,也没有士兵敢上桥了,只见桥的前段、中段和后段都火光大作,烈焰迅速蔓延,瞬间将桥上士兵吞没,士兵被烧得惨叫,不顾一切地向水中跳去。

        很快,浮桥断裂倾翻,即使没有被烧着的士兵也纷纷落水,大火渐渐将整座浮桥吞没了,南岸只过去了数百名士兵,近两千士兵落入黄河,生死不知。

        岸上所有士兵都看得目瞪口呆,大部分将士都明白了,宋军把他们的后路断了,他们的后勤辎重应该就是这样被宋军摧毁。

        罔萌讹又气又急,厉声令道:“再搭四座浮桥,同时搭建!”

        将领们纷纷劝他,“大将军,搭再多的浮桥也没有用,肯定会被摧毁,我们水面上根本没有优势。”

        罔萌讹回头怒吼:“那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吗?”

        众将默然,一名大将忍不住小声埋怨道:“当初就不该冒然杀进河套!”

        罔萌讹大怒,冲上去一剑刺杀了这名大将,恶狠狠盯着众人,“还有谁不服气,尽管说!”

        大将们都纷纷后退,这个罔萌讹疯掉了,他想死就随他去死吧!

        众将却低估了罔萌讹的贪生怕死,也低估了他的狡猾,罔萌讹发现宋军不会立刻攻打浮桥,而且外围浮桥会挡住中间浮桥,减缓宋军摧毁浮桥的时间,就像最初逃去对岸的数百士兵一样,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差逃得性命。

        四座浮桥刚刚搭建完成,罔萌讹竟然率亲兵抢先冲上第三座浮桥,催马向对岸奔去,岸上的西夏将士都意识到主帅要先逃了,他们也争先恐后,向浮桥上奔去。

        这时,两艘五千石的蒸汽船轰隆隆开来,坚硬的撞头直接将浮桥撞为两段,后面的哨船纷纷发射火箭,无数西夏士兵惨叫落水,不多时,四条浮桥全部被摧毁,落水士兵高达六千余人,很多人都是被自己人挤下浮桥,包括了近千名铁鹞子骑兵也葬身河底。

        不过,西夏军主帅罔萌讹带领三百士兵逃过了黄河,头也不回地向南方奔逃而去。

        天亮时,主帅已丢弃他们逃亡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军,饥饿难忍、士气极度低迷的西夏军主力开始全线溃逃,他们逃向四面八方,向从没有封锁的地方利用皮筏子过河。

        就在这时,五万宋军骑兵从后面杀来,开始一边倒屠杀黄河岸边饥寒交迫、无力抵抗的西夏士兵,六月的河套充满了血腥和杀戮,八万党项人魂断黄河北岸。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9446/7876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