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 第1459章:心月渡天劫

第1459章:心月渡天劫

        不几日,江浩他们的船到了兰溪,客船在码头停靠,朱光付了船资,特意多给了二两银子,船家高兴地不住感谢。

        江浩原来的车留在了金华府,几人只能走路,带着荔枝有些不方便,在无人处,江浩直接把她收入紫金葫芦,让她修炼去了。

        走到兰溪县衙,江浩和朱光对视一眼,两人对这里可是颇为熟悉,那些日子朱光可是闹得王县令终日不得安宁。

        走进差役房,文书小吏撇撇江浩,声音不咸不淡的说道:“书生,来县衙做什么事?”

        小鬼难缠,说的就是这些小吏,江浩也不以为意。

        “这是我的勉状。”

        江浩递上贡院发放的考中秀才文书递给对方,那小吏一看,态度立刻缓和了些许,当他看到上面的名字和名次时,脸色再次一变,立刻站了起来,看向江浩时已经变成一脸笑意。

        “原来是江案首,前几日就听闻这次案首落在咱们兰溪,这可是大喜事,县令大人还专门在城门口张贴了红榜告示呢。”文书小吏道。

        县里出现一个全省第一,这也是县令的功劳,教化有功,也能在县令考核上增光一笔。

        即便是到了现代,如果县里出一个全省第一名的高考生,县里、学校里的奖励也不会少。

        “我特来改换户籍,开具文书,还有就是开一份路引,我准备到各地去游学,拜访好友增长见闻。”江浩道。

        “哎好说好说,我这就给你办理。”小吏立刻答应。

        考中秀才需要重新换户籍,以前是普通老百姓,现在算是进入最低级士族阶层,不用服徭役不用交税,江浩的成绩好,直接成为廪生,以后每月还能领取微薄补助,这些对江浩无所谓,可那些穷苦书生却非常在乎。

        小吏动作很快,给江浩填报了新的户籍,开具凭证,从此以后如果有人怀疑江浩身份,自然可以拿出来给对方看。

        随后又开具了一份路引,路引在古代非常重要,过关隘、入城、住宿甚至雇佣船只都需要这种东西,没有路引被抓住可以治罪,关入大牢。

        办好这些手续后,江浩出了县衙,从现在开始,他就可以在这个国家随意行走了,文书好好收入空间,江浩出了县城,把朱光也收入紫金葫芦,在无人处施展轻功,向着青溪镇方向窜去。

        ......

        和仙镇胡家。

        胡小姐正在秀楼内盘膝打坐修炼,自从知道天劫即将来临,胡心月修炼的更加勤奋,只希望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忽然,

        胡小姐只觉心绪不宁,神摇意动,猛的从入定状态中惊醒过来,嘴里还发出“啊”的一声惊叫,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

        旁边丫鬟看小姐惊醒,关切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胡心月沉思两秒钟,立刻起身下床,穿好鞋子往前院快步走去,正厅没有看到父亲,抓住管家胡全问道:“我爹爹呢?”

        “老爷在修身堂修炼。”

        胡心月转身就走,很快来到胡商修炼的修身堂,直接推开房门进去,老狐狸一惊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是自己女儿。

        心月平日可不会如此无礼,今日怎么慌慌张张的。

        “怎么了女儿?”胡商疑惑道。

        胡心月脸上带着急惶神色,声音微带颤抖说道:“爹爹,刚刚我从打坐中惊醒,我感觉我的天劫要来了。”

        胡员外也是一惊,“不对啊,我算着应该还有些日子,怎么提前了?!”

        老狐狸为了自己女儿,谋划想要让江浩这个贵人帮着渡劫,原本算着还有些日子,最少也要半年之后,江浩去科举考试,他想着等他回来,不管到时候他能否考中,自己在做算计,定要让他答应救自己女儿。

        可怎么女儿的天劫说来就来了呢,那江书生恐怕现在还在省城,自己一切计划落空。

        难道这就是天意!

        胡心月看着父亲,忽然给胡员外跪下,哭着道:“父亲,女儿要寻一处地方渡劫,不知能否回来,在这里女儿拜别父亲养育之恩,相处五百年,如有来世再报答您的恩情。”

        串串泪滴如珍珠落下。

        胡心月拜完站起来就要走。

        她知道,父亲一直在压制天劫,根本没办法帮她,如果父亲出手,恐怕会引来更大天劫,父女二人极可能会双双死在雷劫之下,到那时赤狐一族又有谁来守护。

        “等等!”

        胡员外急声叫住女儿,“女儿等等,让为父再给你算算可还有生机。”

        说完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龟壳,又拿出六枚摸得光滑的铜钱,放在龟壳里摇晃几下,洒在面前,老狐狸活了千年,除了一身狐族法术,还精研六爻八卦之术,已经小有成就。

        老狐狸看着铜钱,抬起头对胡心月道:“女儿,以这个卦象来看,东方还有一线生机,你就往东方跑,不管如何尽量往东。”

        胡心月不敢再耽搁,万一天劫到来,到时候整个胡家山庄的人都要遭殃。

        “父亲,女儿走了。”

        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一只漂亮的赤狐,嗖嗖嗖的跑走了。

        老狐狸追出门外,看着女儿的身影跳过墙头消失不见,心疼的呼吸都有些困难,可他却无力帮忙,妖族百年一小劫,五百年一大劫,大天劫到来,霹雳雷霆降下,多少妖族化为灰灰。

        “希望上天能给女儿一线活命的机会。”老狐狸说着,直接跪伏于地。

        天威之下,即便是修炼千年的妖族,照样渺小无助。

        ......

        一只赤狐在山林中飞窜,速度极快,她一身皮毛火红,如同一团火在林间跳动。

        赤狐在林间飞窜,跑过一道山岭,又跳过一道沟壑,她不知道父亲计算的生机在哪里,可她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照父亲的计算往东方跑,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不愿意放弃。

        跑了约莫半个时辰,天空忽然变得阴沉起来,乌云开始汇聚,胡心月一看,知道自己的雷劫来了,她听了一下,抬头看看汇聚的乌云,心中升起无限恐惧。

        她曾好几次看过这等雷劫,他的娘亲和几个姐姐,都是死在这雷劫之下。

        虽然她日日勤修苦练,可对能否渡过雷劫却没有一点信心。

        跑!

        继续跑。

        赤狐低下身子,奔跑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在山林中奔跑飞窜。

        而那些乌云,好似锁定了他一般,就在她头顶跟着移动,赤狐速度很快,可劫云漂浮的速度却不慢分毫,始终在她头顶,而且越聚越多。

        东方~!

        父亲说往东方还有一线生机,她不知道生机何来,可她现在只有不停奔跑。

        天上劫云越来越浓,不时有雷电在里面窜过,胡心月知道,劫云就要降下来了。

        骤然间。

        一道手臂粗的闪电从乌云中窜出来,向着赤狐狠狠劈下来,周围天空和山林都为之一白。

        胡心月知道逃跑根本躲不过劫云的追击,这是无数族人付出生命代价换回来的经验。

        雷劫只能硬抗。

        轰隆~!

        雷声在山林间翻滚炸响。

        胡心月站定身子,张开嘴对着劈下来的劫云吐出一物,那物在半空化作一面红色手帕,红色手帕越长越大,最后涨到一床背面大小,直接挡向劫雷。

        这手帕是胡心月祭炼的防御法宝火织云锦帕,用一种妖兽火蜘蛛的丝编制而成,是她的防御法宝。

        “咔嚓!”

        火织云锦帕挡在前面,闪电咔嚓一下劈在法宝上,只见那件平日宝剑都不能伤奇分毫的防御法宝,竟然轰的一下燃烧起来,最后化作灰灰飘落四方。

        火织云锦帕在天雷之下立时毁了。

        这还没完,那道劫雷虽然变得小了,却依旧顽强的继续劈向赤狐,赤狐没有办法,只能吐出妖丹,红色妖丹滴溜溜乱转,向着劫雷迎去。

        “咔嚓~!”

        劫雷狠狠打在妖丹上,赤狐身子猛地一震如遭重击,劫雷在妖丹抵挡下消散,赤狐嘴角也溢出一缕鲜血。

        只是这一下就让赤狐受了伤。

        赤狐赶紧收回妖丹,运转妖力修复伤势。

        抬头看看天上依旧浓黑的劫云,赤狐心里哀叹,第一道劫雷最弱,却依旧炸碎自己法宝,还让自己受伤,之后两道雷劫又要如何抵挡。

        喘息两口气,赤狐再次奔跑起来,她现在只有一个信念,父亲说东方有一线生机,她就要拼尽全力往东方跑。

        第一道雷劫过去,天空乌云再次开始活动起来,酝酿第二道劫雷,赤狐奔跑,劫云也在不停移动,间隔了约莫一两分钟,第二道劫雷成型,对着赤狐狠狠劈下来。

        赤狐一看这道劫雷,心里顿时吓得颤抖,第一道劫雷手臂粗细,而这一道劫雷竟然有大腿粗细。

        可她现在只能硬抗。

        噗~!

        赤狐再次吐出内丹,向着劫雷迎去。

        闪电划过天际,向着下方狠狠砸下来,很快打在赤狐那火红的妖丹上。

        “轰~!”

        好似天地炸裂般,声音飘荡四方。

        再看赤狐妖丹,在劫雷之下发出一声脆响,妖丹之上布满裂纹,随时有可能崩碎。

        “噗~!”

        赤狐噗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扑通趴在地上。

        妖丹碎裂,妖身殒灭。

        妖丹是妖族的本命所在,现在虽然没有彻底碎裂,可也已经在崩溃边缘,此时赤狐已处于濒死状态,奄奄一息。

        而此时天上的劫云还在凝聚,正在酝酿更大的劫雷,胡心月勉力睁开眼睛,看看天上劫云,她知道,自己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

        江浩施展轻功回到自家小院,他家的小院位于青溪镇外,半山之间,如今到了夏天,入眼全都是绿色。

        在屋后挖出朱光骨坛,擦拭干净后收入空间,在看看小院,几个月没来,已经落满灰尘。

        他已经打算好,今后就在金华别院居住,不过今晚他还是打算在这里住一晚,就在外面盘膝打坐,算是与这个家告别。

        就在他擦拭凳子时,忽然看到远方乌云骤起,时间不长一道雷霆降下。

        江浩很是纳闷,怎么刚才还好端端的,忽然就变天了,仔细看去,又发现那片乌云很是蹊跷,有云有雷却不见一丝雨水,这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神霄御雷术。

        难道是有修士在那边施展雷法?

        江浩准备过去看看,施展轻功向着落雷的方向窜去。

        可江浩刚走到一半,发现乌云向着自己这边快速接近,紧接着第二道天雷落下。

        江浩立刻打消之前念头,这不像修士施展雷法啊。

        他忽的一惊,

        难道是妖怪渡劫?!

        江浩三两步窜到刚刚落雷地方,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只通体火红的狐狸,那身皮毛红的就像锦缎般漂亮,不过此刻小狐狸嘴里正往外淌着血,眼看就不行了。

        赤狐原本已经在等死,可忽的听到声音,艰难睁开眼睛,当她看清江浩样貌后,眼睛骤然放出光亮。

        她终于知道父亲说的一线生机是什么了,父亲认定的贵人江浩竟然出现在这里。

        “嘤嘤嘤~!”

        小狐狸对着江浩艰难的哀叫几声。

  https://www.piaotian5.com/book/9585/10367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com。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com